楚流玥吃了一惊。

“你是...三目神鹰!?“

传闻这种神兽诞生于极北荒漠之地,有通天彻地之能。

她两辈子都没有见过真正的神兽,之所以知道三目神鹰,还是因为她曾经在天令皇朝的秘史传记之中,无意看到过。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竟是会遇到这样一只神兽!

尽管只是魂魄,却也已经足够让人惊撼。

三目神鹰颔。

片刻,似乎是担心楚流玥不相信,它闭上了眼睛。

短暂的沉默之后,它双眼中间的位置,忽然出现了一只竖瞳!

那只竖瞳之中没有瞳孔,只有一个圆形的猩红眼球,看起来十分诡异。

楚流玥皱起眉头,有些怀疑的问道:

“三目神鹰的第三只眼,不是银白之色吗?为何你的却是红色?”

这次轮到那三目神鹰出乎预料。

“你见过吾族?“

楚流玥斟酌片刻:”...我的先祖曾经见过。“

三目神鹰意味深长的看了楚流玥一眼,缓缓道:

“吾之神目以前的确是银白之色,但是...千年前的那一场战斗...使它彻底损毁。而也正因如此,吾才会被困在这里千年!”

楚流玥顿时了然。

“原来如此。”

怪不得会有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建造九幽塔,原来是因为要镇压的,是一只神兽!

以前她刚刚知道这下面的天源福洞之中,竟是镇压着一只魔兽的时候,还颇为震惊。

但如果是三目神鹰,一切就都合理了。

除了这种等级的存在,其他魔兽根本不可能在天源福洞中存活千年之久!

楚流玥沉吟片刻。

“其实,这天方圣鼎,才是真正用来镇压你的吧?“

三目神鹰的眼底划过一抹锐利至极的光芒!

楚流玥似笑非笑。

短暂的对峙之后,三目神鹰终于道:

“倒是忘了,如今天方圣鼎已经在你体内...”

换句话说,它已经认楚流玥为主,对于它的一切,楚流玥自然再清楚不过。

“不错。”

九幽塔之上虽然也有禁制,但其实根本无法对它构成威胁。

哪怕是有封天阵存在,其实也无法真正困住它。

如果只有九幽塔,它早已经脱身!

可惜,还有一个天方圣鼎!

那才是它被困千年的真正关键所在!

楚流玥环顾四周,并未看到任何骨骸。

“那...你的尸骨——”

“天方圣鼎之中的业火,足以将一切燃烧殆尽。“

三目神鹰冷冷道。

楚流玥有些疑惑:

“既然这东西这么厉害,怎么你的魂魄被灼烧了这么久,还没有消逝?”

话音刚落,楚流玥就感觉到,三目神鹰的眼中,猛然迸出滔天的恨意!

“故意的!这是他故意的!”

它的声音猛然尖锐起来,让楚流玥的耳中一阵刺痛!

他?

那个他是谁!?

当初将这三目神鹰镇压在这里的人?

“什么故意的?”楚流玥下意识的问道。

这话似乎勾起了三目神鹰不堪回的痛苦过去。

它凄厉的嘶鸣一声,带着无尽的怨怼与悲痛!

“他将吾镇压在这九幽塔之中,以天方圣鼎的业火焚烧,又以天源福洞的原力滋养!令吾在生死之间煎熬!生生世世!永不生!“

楚流玥心中微颤。

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这样,既能让三目神鹰日夜承受这可怕的惩罚,又能让它永远无法以死逃避。

死了倒是一了百了,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不知那人到底和这三目神鹰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纠葛。

但是从这惩戒的手段来看,的确是个狠角色。

楚流玥不由得开始在脑海之中回想一切关于天麓学院的传闻,但想了一圈却现,她对于天麓学院最初的创建者,也就是第一任院长,竟是知之甚少。

她甚至连那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实际上,不只是她,其他人似乎也并不熟悉。

天麓学院是曜辰国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人人都知道这是修行者的顶级学院,可是天麓学院最早的那些事情,却极少有人知晓。

“所以...这么久以来,你都在尝试着从这里出去?”楚流玥轻声问道。

三目神鹰冷笑。

“不错!他自以为聪明,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了平衡,能让吾受永世之苦!但他却无法料到,水滴石穿!”

千年时间,实在是太过漫长。

连它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一天天的熬过来的。

最开始被镇压的那段时间,它痛苦万分,恨不得直接死去。

但对它而言,连死都是奢侈。

后来,它现自己可以吞噬天源福洞之中的原力。

里面蕴含着狂暴而凶厉的杂质,对于一般的魔兽而言,或许早已经爆体而亡。

但它是神兽,而且天方圣鼎的业火正好可以将其灼烧淬炼。

久而久之,它也能悄无声息的从中吸取力量,逐渐变强。

直到今日,终于可以一搏!

那封天阵它千年前就已经见过,早知道应该如何破解!

楚流玥忽然问道:

“那为何当初我进入九幽塔的时候,你那么针对于我?”

三目神鹰沉默下来,好一会儿,才阴沉着声音说道:

“因为...你的体内,有着一股极强的力量!吾想要得到这份力量,是以才会对你下手!”

楚流玥眯了眯眼。

这话的意思是指...她丹田之中的那颗水珠!?

“你的确和一般人不同,不是吗?否则,你根本无法来到第七层。”

楚流玥看了团子一眼。

她和一般人不同,团子和一般魔兽也大不一样。

“现在,既然你已经是天方圣鼎的主人,那么吾不会与你为敌。”

楚流玥不置可否。

“此时外面必定已经全部警戒了起来,学院的长老和老师们想要将你重新镇压。如果我放你走了,那我又该如何应对这些情况?”

三目神鹰陷入沉默。

“再说,你现在是魂魄的状态,即便是我放你走,你又能逃多远?没有了天源福洞的原力,你又能存在多久?”

楚流玥淡淡问道。

三目神鹰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

良久。

它忽然抬头,看向楚流玥。

“只要你答应将天方圣鼎之中的业火熄灭,吾愿追随于你!”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