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之内响起,打断了容臻激烈的辩驳。

一片死寂。

容臻偏着头,捂着自己的脸,一动不动。

皇后也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然给了容臻一巴掌。

她虽然想要教训容臻,但到底是自己女儿,这还是她第一次动手打她。

“臻臻——”

皇后犹豫着开口,有些心疼的伸出手去。

容臻向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手。

皇后动作一僵。

容臻缓缓的抬起头。

皇后这一巴掌打的很重,甚至打掉了她的发簪。

她的头发凌乱的垂下,却依然遮掩不住她迅速红肿的脸颊。

原本因为愤怒而苍白的唇角,此时有一丝血迹逐渐渗出,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怎么,被我说中了吗?”

容臻冷笑着勾起唇角,双眼猩红一片,眼底燃烧着疯狂的神色。

皇后心里一沉。

“皇兄是太子,也是母后的依仗。所以这么多年,每一次,母后你第一个考虑的,永远都是皇兄。而我——您根本从来都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不是吗?”

从小到大,母后一直都在教导她,让她万事为皇兄考虑。

她虽然偶尔吃醋,但因为多年来也备受宠爱,所以并没有计较那么多,一直也都是那么做的。

不然当初听说楚流玥将容靳的狩猎场私自卖掉的时候,她也不会故意在宫宴之上为难她,想着为皇兄出气。

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在母后心中,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为了皇兄,只怕是母后随时都可以将她推出来挡枪吧!?

看容臻情绪激动,皇后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但听到那些话,她的脸色又冷了下来。

“臻臻,你想太多了。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今天先说到这里吧,你自己好好休息,反思一下。“

说完,皇后转身就要离开。

容臻却是笑的讽刺,指着自己的脸,一字一句说道:

“是啊。我原丹破碎,已经彻底成了一个废柴,对母后和皇兄而言,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自然可以随意丢弃!“

皇后脸上铁青。

她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底的怒意压下,转身走到门外。

“四公主伤情反复,近日都需要卧床静养,你们全都给本宫仔细着点儿!若是四公主出现什么问题,你们提头来见!”

宫人们惊慌万分的应了。

皇后冲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有人迅速上前,将门关上。

皇后抬脚离开。

宫人们面面相觑——四公主这是被软禁了?

看来连皇后也终于忍耐不下去了。

这位四公主娇纵任性,最喜欢用各种手段折磨人。

稍有一点不如意,就要让不少人遭殃。

现在可算是消停了!

若是皇后也不肯再照拂,那以后这四公主,可就再没有资本嚣张了!

房间之内,容臻看着紧闭的房门,眼中的怨愤几乎溢出来。

她死死的咬住唇,只咬的鲜血直流。

“祝老。”

她声音嘶哑的喊出一个名字。

片刻,她身后的虚空之上,忽然有波澜浮现。

一道黑色人影,缓缓出现。

“带我去见楚流玥。”

祝霖犹豫的看着她。

“四公主,现在只怕是不合适。”

容臻森冷的笑了一声。

“有什么不合适的?强者为尊,我多当一天的废柴,就要多受一天的屈辱!若是你不肯带我去,我自会想别的法子!“

她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世上谁也靠不住!

现在她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去找楚流玥!

祝霖沉默片刻。

“四公主,今天楚流玥才刚被慕副将选中,正是热闹的时候,现在动手,势必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不然...还是改天吧。“

容臻咬牙。

“我等就是!”

...

成函心情郁闷的回到住处,发现司徒星辰竟是在等他。

”星辰,你怎么在这?“

司徒星辰眸光微闪:

“我心里有些担心您,想来想去,干脆就在这里等您回来了。”

成函苦笑着摇头。

“到底还是你心疼师父。”

昨天他被慕青和暗中警告的时候,司徒星辰就在旁边。

她肯定知道了。

“你放心,师父没事儿。”

司徒星辰松了口气:

“那就好。“

看成函神色有些不好,她心中有些担忧,试探性的开口:

“师父,那位慕副将来曜辰国,到底所为何事?”

成函知道她心中好奇,也不遮掩,将事情简单的和她说了一遍。

司徒星辰听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您是说,他选了楚流玥...去天令皇朝?“

司徒星辰的声音有些虚幻。

成函烦闷的皱着眉头。

“说是这么说的,但是慕青和也说,并不会立刻去,后面好像还有一些关卡。如果楚流玥无法通过,应该也是不能去的。楚流玥到时候未必真的能去。“

司徒星辰压下心中翻涌的嫉妒,忍不住问道:

“既然要挑选地经原脉,为何慕副将不去其他地方,反而只来了曜辰国呢?”

无论是淮苍国,还是他们星罗国,前前后后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这让她心里如何能平衡?

”这一点,只怕是所有人都很好奇。“

成函无奈的摇摇头。

他何尝不想有这样的机会?

可惜...

司徒星辰好一会儿没说话。

如果楚流玥真的能去呢?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楚流玥绝对会紧紧抓住的。

哪怕她心里对楚流玥很是厌恶,也不得不承认,楚流玥的天赋的确很强。

这份天赋,或许真的能让楚流玥平步青云!

一旦她去了天令皇朝...她们之间的距离,就会被快速拉大了!

“慕副将为何只要地经原脉的天才?”

司徒星辰低声喃喃。

如果要选拔天医的话,那她肯定能选上!

成函摇摇头。

“地经原脉的天才在咱们这里很是罕见,但是在那天令皇朝,应该不算少。他这一趟来的,的确是十分蹊跷....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你还是回去好好收拾一番,咱们不日便要启程回去了。”

司徒星辰一惊,这才想起青骄会已经结束,他们的确是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可...

容修那边...

她还没有彻底死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