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剑清的身体之上,猛然爆出一团火焰!

伴随着这可怕的爆破声,他的身体也彻底的爆裂开来!

那火焰快速的将这些飞溅开来的血肉吞噬!

楚流玥立刻甩出琉璃界,将那可怕的力量阻拦在外!

事情发生的太快,等大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杨剑清的尸身,已经彻底的湮灭在那一团火焰之中!

他甚至连一个完整的尸身都没有留下!

“该死!”

楚流玥低咒一声。

早先她就担心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特地来到跟前问,没想到还是——

最后一簇火焰也很快消散。

原先的地面之上,除了一小片烧焦的痕迹,竟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人群中不少人倒抽一口冷气。

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杨剑清不但被揭穿用了血红蛊,而且还自爆身亡!尸骨无存!

这下,是彻底的坐实了他的罪行,可也彻底的死无对证了!

楚流玥环视四周。

那一道冰冷而隐晦的气息没有再出现。

但是她心中隐隐有种预感:杨剑清一定和那个人有关!

无论是他带来血红蛊,还是最后他的自爆,很显然都是被人操控了的。

刚才她看的清楚,杨剑清是不想死的。

如果再有一点时间,或许她真的可以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来。

奈何对方手段太过强大,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机会,直接了结了杨剑清额命!

广场之内,陷入了长时间的诡异死寂。

好一会儿,孙仲言才道:

“这次青骄会,意外频出,是我们的疏忽。但是,成函院长,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先是恒景绰,后是杨剑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若是那血红蛊没有被发现,我们今天在场的人全都要遭殃!这个责任,敢问成函院长你担当的起吗!?“

这广场上少说也有上万人,还有着汇聚了众多强者和天才的三大学院!

更甚至,还有曜辰国的皇室!

这些人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简直不堪设想!

“我...我...”

成函也是慌了。

有一个恒景绰还不够,竟然又来了一个杨剑清!

他真是百口莫辩,怎么也洗不清了!

”我当真不知!“

伏雲山敷衍的笑了一声。

“你是院长,出了这些事情,你一句’不知道‘就完了?”

成函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他觉得自己和曜辰国犯冲!

每次来都没有好事儿!

成函深吸口气,朝着嘉文帝行了一礼。

“陛下见谅,这件事情我不会推脱,等青骄会结束,和恒景绰的事情一并调查!若发现任何问题,我绝对不会姑息!”

嘉文帝心中对这件事情也很是介怀。

但既然成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继续咄咄逼人,只好抬了抬手。

“成函院长为人,朕是知道的,绝对不会放任下面的学生做出这种事情来。如今青骄会的比赛还没有结束,还是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共同商议追查此事吧。”

身份最高的人开了口,大家当然不会揪着不放。

孙仲言深深的看了成函一眼。

“陛下宽厚,但这件事,绝对不能就此搁置。成函院长,我们等着你们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伏雲山也附和道:

“不错。我们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这事儿牵涉重大,说什么也不能坐视不理!否则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成函憋屈万分,却也只能这么应了。

...

“既然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了,那么接下来,是该说一说我的事情了吧?”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言的司徒星辰终于开了口。

此时,她看向楚流玥的眼神,已经和之前不太一样。

她没想到,楚流玥居然就是叶之庭的徒弟...

师父一直因为输给叶之庭而抱憾,这几年曾经提过好几次。

她当然知道叶之庭是何等厉害人物,所以对于这件事情就感到更加的不舒服。

她实在是不明白,楚流玥到底是如何被叶之庭选中的?

楚流玥迎上司徒星辰的视线,坦坦荡荡。

“好啊!”

“虽然我当时出手的时候,并非是冲着你去,而且也可以确保没有多余的力量波及到你,但既然你因此中断了成丹,那么,我赔偿你就是。”

司徒星辰的表情有些微妙。

”赔偿?你损毁了我一颗即将完成的丹药,又要如何赔偿?“

楚流玥抬了抬下巴。

“你旁边不是还有一副药材吗?“

司徒星辰脸色微变。

“你是让我再重新炼制?”

别说现在时间不够,就算是够,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力量了!

先前成丹的时候,她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快要消耗殆尽,如今绝对不可能再尝试一次!

楚流玥眨了眨眼。

“不是啊。我说了赔偿你,那自然是我来。”

“什、什么?”

司徒星辰一时间没听明白。

楚流玥解释道:

“我是说,我来代替你,进行第二次的炼药。丹药炼制出来之后,算是你的成绩,如何?“

这下,别说是司徒星辰,便是场下的其他人,表情也都变得十分古怪。

楚流玥这提议,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司徒星辰气极反笑。

“这就是你说的赔偿?”

楚流玥点头:

“是啊!怎么?你觉得不够?”

司徒星辰简直无语至极。

楚流玥对自己是有多大的自信,以为可以用这样的办法“赔偿”?!

她从四岁就开始背药方,多年来一直勤奋修行,到现在才勉强能够成丹!

楚流玥成为叶之庭徒弟,应该也不没有多长时间,现在也不知有没有到达二级医者!

这样的水准,替代她炼药?

简直可笑!

她压下心中疯狂涌动的嘲讽和不屑,淡声道:

“也就是说,无论你炼制出的东西是什么等级,都算作是我的成绩?我想冒昧的问一下,你现在的天医等级是——”

楚流玥听出了她的不以为然,也不在意,笑道:

“我的等级不太好说,等会儿你自然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解决办法,你若是不答应,那我也没办法。”

司徒星辰心中冷笑。

“好!”

她倒是要看看,等炼制出一堆垃圾,楚流玥怎么有脸面说那是她司徒星辰的成绩!

------题外话------

凄风苦雨,二十多度的温差也是醉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