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剑清顿时傻了眼。

“你、你——你耍我!?“

他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狰狞,似乎随时都打算冲上来和楚流玥拼命!

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搞成如此模样,面子里子全都丢的干干净净,楚流玥居然轻飘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只是让你将血红蛊交出来,又没所要搜身,更没让你脱衣服啊。”

“你!”

杨剑清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好容易,他才找回了自己的最后一丝理智,厉声道:

“不管怎样,现在我已经证明给大家看了,我的身上没有血红蛊!你如此污蔑我,这件事儿我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楚流玥似笑非笑:

“你身上没有,便能证明你没带吗?”

杨剑清一愣:“你什么意思?”

楚流玥抬手指向赛场上那翻倒的药鼎。

“你到底和血红蛊是不是有关系,很快就知道了。”

说着,竟是再次朝着那药鼎而去!

杨剑清心底一空!

“不行!”

他想也不想的跑到了楚流玥的身前,将她拦住。

楚流玥挑眉:

“什么不行?我不过是要检查一下那药鼎,你如果什么都没做,紧张什么?”

杨剑清被说中心事,顿时更加慌张。

他想要继续阻拦楚流玥,但四周已经有不少人的视线变得充满怀疑。

他自己也已经意识到,这样做只会让他显得更加奇怪。

他双腿打颤,不肯后退,也不敢再往前,只是口中喃喃着:

“不...不...”

看到他个反应,众人也意思到了不对。

成函心中涌上一股不安。

这场景看起来太过熟悉了!

之前楚流玥揭穿恒景绰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的!

楚流玥嘲讽的看了杨剑清一眼。

就凭他,也想拦她?

她脚下一动,身形一晃,便悄无声息的绕过了杨剑清!快速朝着赛场上而去!

眨眼之间,她已经走到了药鼎的旁边!

她俯下身,手中握着匕首,在那药鼎的边缘轻轻一刮。

一团赤红色的粉末,出现在了雪亮的匕首之上。

在阳关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诡异的光芒。

杨剑清脸色煞白!

他刚才的动作那么隐蔽,甚至连在场的这么多天医都没能觉察,楚流玥到底是如何发觉的!?

“这就是血红蛊。”

楚流玥仔细端详了那匕首上的赤红色粉末。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趁着将赤根放入药鼎提炼的时候,顺便将这东西放入其中的吧?赤根在药鼎之内燃烧,很快就会化为红色的粉末,和这血红蛊混杂在一起,难以辨认。而且,高温炙烤,也会让这东西自动散落在药鼎的内壁之上,从外面看,更是无法觉察。“

“如果燃烧的时间足够充足——比如等你成丹结束,这段时间,已经足够这些血红蛊彻底燃烧,散发出去。”

楚流玥语调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说出的内容,却在众人心中掀起了狂风巨浪!

“杨剑清!流玥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孙仲言厉喝问道。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杨剑清就是准备对这里的所有人下手!

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过之前的桓景绰!

杨剑清颤抖着嘴唇,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话来。

“那不是...那不是血红蛊...“

“不是?那不然你亲自来试一试?“楚流玥提议道。

杨剑清立刻后退几步:

“不!”

”嗯?你不是说这不是血红蛊吗?为何这么畏惧?正好在场这么多人都还没有见过这东西,不如给大家开开眼?“

说着,楚流玥眸色一厉,甩手便将那匕首甩出!

嗤!

那匕首在半空划出一道雪亮笔直的线条,直接朝着杨剑清飞去!

杨剑清立刻就要躲开,可他如何是楚流玥的对手!?

还没跑几步,那匕首就直接刺穿了他的小腿!

“啊!”

杨剑清痛呼一声,踉跄着跪倒在地!

小腿之上,已经是血流如注!

“楚流玥!你放肆!”

成函刚要出手,却是被孙仲言不动声色的拦下。

“成函兄,杨剑清自己都说不是了,你着急什么?你放心,流玥下手有分寸,小腿上的伤口不会致命。这疗伤的药材我们学院会提供的。如果那真的不是血红蛊,我亲自道歉就是。“

话说到这个份上,成函也没有办法了。

“快看!他的腿!”

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句。

成函定睛看去,吃了一惊。

杨剑清的小腿,竟是快速肿胀了起来!而且伤口处淌出的血,也逐渐变成了诡异的黑色!

他身上的气息迅速变得萎靡下来。

如果那东西没有问题,单纯的用匕首刺穿小腿,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孙仲言冷笑:

“成函兄,你身为天医,应该比我还清楚,这是不是血红蛊了吧?”

成函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的脸皮被扯下来,狠狠的践踏!

杨剑清浑身抖如筛糠,惊惧万分。

楚流玥刚才的匕首上,沾染了太多的血红蛊!

这么多的分量,此时全都沾染到了他的身上!

而且,还是从伤口直接渗透到了身体,蔓延极快!

他抱着自己的腿,终于装不下去了,开始惊恐万分的哀求:

“不!我不想死!院长!长老!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

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朝着太衍学院这边爬来,涕泗横流,浑身血迹,狼狈不堪。

“拦住他!”

成函几乎是尖叫着厉声喊到!

仲裁老师立刻出手,飞出一条绳索,将杨剑清死死捆住!

楚流玥朝着他走了过去。

“流玥,小心!”

孙仲言提醒道。

楚流玥脚步不不停。

“孙老放心,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一问他罢了。”

说着,她已经到了杨剑清的身前。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问道:

“谁派你来的?”

杨剑清呜咽着,不敢看她,也不说话。

楚流玥凑近了一些,声音低不可闻。

“若是你说出来,我便能帮你解毒。“

杨剑清猛然一怔。

“不然,你以为廖中书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楚流玥轻声道。

杨剑清的眼底闪过一丝挣扎。

楚流玥心中一动。

杨剑清知道的,显然比楚纤敏更多!

若是他肯说——

杨剑清张了张嘴,似乎打算开口,却忽然吐出一口血来!

楚流玥心道不好,立刻后退!

杨剑清的体内忽然涌出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

轰!

------题外话------

一个好消息:哭肿的眼睛恢复双眼皮了。

一个坏消息:五更大约得五点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