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寂。

不只是成函,在场的众人几乎都愣在了当场!

孙老只有一个师叔——当今天麓学院的院长,五级天医——叶之庭!

“你、你说什么?”

成函舌头像是打了结一般,迟疑的吐出一句话,不敢置信。

孙仲言笑的云淡风轻。

“我说,师叔这一辈子,只收了一个徒弟——就是流玥!只是师叔一向低调,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不过,师叔已经亲自在书院的名册之上,留下了流玥的名字。所以,这已经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成函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

孙仲言既然敢当众这么说,那么肯定是真的!

一脸震惊的,甚至还包括天麓学院的众人。

”我没听错吧?楚流玥居然是院长的徒弟!?“

“孙老亲自说的,还能有假?我就说之前怎么打听楚流玥拜了哪位老师,都打听不出来,原来是...”

“我的天...院长以前不是说收徒弟最麻烦的吗?怎么忽然就成了楚流玥的师父?!”

“院长很少出来,这事儿知道的人自然少。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楚流玥是不是在天医上的天赋,也那么...”

话没有说完,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甚至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同样的神色。

就连牧红鱼几人也是呆愣了好一会儿,表情微妙。

“岑虎,你知道这事儿吗?”

“我不知道,红鱼,你...也不知道?”

“...看来大家都不知道。“

顾明峰想起当初在万灵山脉之中发生的事情,自嘲一笑。

“我们还真是后知后觉。她说自己只是略有了解,我们竟然还信了。”

当时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才感觉不对。

楚流玥在这方面也太游刃有余了一些,那怎么可能只是“略有了解”!?

牧红鱼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我有一种预感,咱们抱着的这条大腿,好像比想象中的还要粗!”

...

“楚、楚流玥不是修行的玄师吗!?”

旁边的伏雲山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孙仲言颔首。

“当然,她进入学院之后,主要精力的确是放在了玄师之上。但是这个和她是师叔徒弟这一事并不冲突。毕竟,她还拿到了武者第一,不是吗?“

伏雲山嘴张了张,却发现孙仲言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但是怎么好像就是哪里不对的样子?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拜天医为师,修行玄师,而且还能够越级赢过其他武者?!

这未免也太离谱了!

其他人的反应和伏雲山也差不多。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天才。

实际上,能够进入这三大学院的人,无一不是有着令人艳羡天赋的人。

可和楚流玥比起来,却瞬间显得黯淡无光!

嘉文帝此时终于也忍不住问道:

“孙老,叶老是什么时候收了楚流玥为徒的?这事儿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虽然天麓学院独立于皇室,甚至连嘉文帝都要客气三分,但是叶老收徒事情重大,他居然到今天才知道,心里自然有些别扭。

更重要的是,这个徒弟还是曾经被称为废柴的楚流玥!

孙仲言微微垂首,解释道:

“陛下,在楚流玥入学天麓学院之前,她就已经和师叔相识,并且成为师叔的徒弟了。“

众人更是吃惊。

难道楚流玥的原脉恢复,并且成为天才,都是因为有叶老?!

这样的话,倒是能解释的通了!

但嘉文帝并未继续问这些,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楚流玥,好一会儿,才道:

“流玥,你现在...很出色...”

当初谁能想得到,楚流玥居然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呢!?

天才,而且不是一般的天才!

当初的楚纤敏,只怕是还不及如今楚流玥的一半!

他不由得想起之前容靳提起楚流玥的时候的神色。

他当然能猜到容靳的心思。

当初和楚流玥解除婚约,怕是他最后悔的一个决定了!

只是这些事情终究都过去了,现在再提这些,也不合适。

楚流玥屈膝行礼:

“陛下过奖。”

嘉文帝摇头,笑道:

“不,你是实至名归!”

皇后在旁边看的心气不顺。

从以前到现在,她一直不喜欢楚流玥。

以前是因为楚流玥是个废物,配不上容靳。

现在她虽然成为了天才,可是这性格...看看楚流玥是怎么对待楚家那群人的,就知道如今她已经是一个狠角色!

若真是放任容靳,让他重新迎娶楚流玥,那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说什么也得阻止!

...

成函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接受了这件事。

但他心里还是格外难受,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憋屈又愤怒。

“可、可是楚流玥为什么不参加天医的比赛!?”

楚流玥懒懒说道:

“因为我不想啊。”

众人:“...”

历年来,不知有多少学生对青骄会心向往之,天医比赛更是如此!

可到了楚流玥这,怎么似乎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成函冷笑一声,道:

“你不想?该不会是因为你没有资格吧?!“

话刚说完,觉察到众人看向他的怪异眼神,成函立刻后悔了。

叶之庭是什么人?

他是数十年来,最出色的天医之一!

能被他看上眼的,绝对不是平庸之人!

而他居然在这里公开怀疑楚流玥...那不就相当于质疑叶之庭!

关键他根本不是叶之庭的对手,说出这话就显得格外可笑!

楚流玥不甚在意的摊手:

“这个问题等会儿我自会给出回答,不过现在,还是先将杨剑清的问题解决了比较好。现在,诸位应该对我刚才的话没什么怀疑了吧?“

成函索性破罐破摔:

“好!只要你拿出证据,一切随你怎么处置!“

“多谢成函院长。希望等会儿您能记得您现在说的话。”

楚流玥从善如流,终于看向早已冷汗涔涔的杨剑清。

杨剑清猛然将双手伸出,咬牙道:

“随你怎么检查!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楚流玥的视线淡淡从他手上扫过。

干干净净。

似乎是怕楚流玥不相信,也似乎是想要证明自己,杨剑清竟是直接将身上的外衣脱掉,大声道:

“我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藏东西的地方!现在看的够清楚了吗!”

因为有些心急,匆忙之中他的外衣还撕破了,加上他涨红的脸,凌乱的头发,显得格外狼狈。

楚流玥顿了顿,嘴角缓缓勾起。

“我有说,要搜你的身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