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楚流玥快步从司徒星辰身边走过,冲到了那少年的身前。

”将东西交出来!“

那少年被楚流玥这架势吓了一跳,后退一步

“你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指着旁边已经倾倒的药鼎,控诉道

“你毁了我的丹药!“

这个少年,也是太衍学院选择成丹的另一个学生——杨剑清。

在司徒星辰开始成丹之后没多久,他也走到了这一步。

楚流玥那匕首飞来的时候,药鼎之内已经隐约可见那丹药的轮廓。

此时骤然被毁,杨剑清反应过来之后,十分愤怒的看着楚流玥。

楚流玥眯了眯眼

“我要的是什么东西,你很清楚。是你自己拿,还是我来?”

杨剑清被她身上森冷的威压震慑,心底忍不住抖了抖。

楚流玥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女,但却隐约带着一股让人不敢违抗的气息。

被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看着,杨剑清不由得有些心虚,转开了视线,声音也有些飘。

“我、我听不懂!楚流玥!我们比赛比的好好的,你偏偏这个时候闯过来!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凭什么!?“

楚流玥神色一冷,就要上前。

此时,周围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

成函率先厉声开口

“楚流玥!你放肆!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如此!?“

楚流玥冷笑着回头

“成函院长,如果不是你们学院的人犯错在前,我也不会贸然上来的。“

“你说什么?!”

成函皱起眉头,心中更加愤怒。

“你是在暗示杨剑清有问题!?”

楚流玥耸肩

“不,我是明示。”

成函一噎,气的浑身发抖。

楚流玥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当众质疑他们太衍学院,不但毁了他们学生的丹药,还要如此污蔑!

他知道自己嘴皮子不是楚流玥的对手,再说他这样的身份,和楚流玥当众争辩,实在是有失体面。

他干脆看向孙仲言,沉声喝道

“孙仲言!这就是你们学院教出来的好学生!当真是胆大包天,为所欲为!难不成拿了两个第一,就真的可以目中无人至此吗!?”

孙仲言也是被楚流玥的动作吓了一跳。

但他对楚流玥的印象一直很好,所以哪怕此时她此番举动太过突然,他心中也还是觉得应该是事出有因。

“流玥一向是知道分寸的,她这么做,一定有原因。等她解释清楚了,成函兄你再追究这些也不迟。不是吗?“

成函咬牙。

孙仲言对这个楚流玥不是一般的维护!

“孙仲言,如今青骄会的最后一场比赛,已经被楚流玥毁了!闯下这样的祸事,你居然还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吗?”

孙仲言瞟了一眼场上的情况,咳嗽一声,提醒道

“成函兄,这比赛,不是还在继续呢吗?流玥上去,只是打翻了杨剑清一人的药鼎,阻止了他成丹,其他人也都还好好的——哦,对了,还有司徒星辰。“

成函一愣,扭头仔细看了一眼,发现果然如此。

除了杨剑清和司徒星辰,其他人好像真的没有受到什么波及!

一方面,这场地很大,为了方便炼药,每个学生都是独自占据一大片地方的,彼此之间的间隔不算很小。

另一方面,杨剑清和司徒星辰都是太衍学院的学生,两人是左右相邻,因此虽然司徒星辰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可远处的其他人,却幸免于此。

他嘴唇动了动,觉得难堪又恼怒。

“这么说来。更能证明楚流玥是故意的了!否则为何场上那么多人她不去打断,偏偏毁了我们学院的学生!还是——还是正在成丹的两个!”

孙仲言笑了

“成函兄,流玥很显然是冲着杨剑清去的,这一点大家都看的出来,流玥自己也承认。至于司徒星辰说实在话,她的丹药被毁,更多的是她自己的原因吧?南风学院的齐云峰也成丹在即,并且也在杨剑清的旁边,二人之间的距离,和杨剑清与司徒星辰之间的距离一样。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伏雲山略有些自得的捋了捋胡子。

“云峰这孩子,心性一向沉稳。“

先前看到司徒星辰和杨剑清接连成丹,他心里还有些担忧。

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楚流玥!竟是直接将二人一起端了!

如今两家撕扯起来,他自然在一旁看看热闹,甚至添一把火。

”方才我瞧见司徒星辰药鼎之内的火焰,似乎有些不稳当,好像和之前我们学院那学生的情况差不多。立雪,你看着呢?“

程立雪正在可惜自家学院损失了一个可以争夺名次的学生,听到伏雲山这话,立刻明了。

“不错。成丹的过程,本就十分消耗精力。若是实力无法支撑,药鼎内的火焰,随时都会熄灭,从而导致失败。依我看司徒星辰那丹药也许本就不”

“程立雪!你可不要乱说!刚才星辰的丹药明明就要成了!如果不是楚流玥横插一脚,怎么会失败!?”成函立刻反驳,脸色铁青。

这分明是在怀疑司徒星辰的实力!

程立雪呵呵一笑。

“成函院长,我是不是乱说,您身为天医,不是很清楚的吗?即将要成丹,那也是还没成丹,不到最后一刻,谁知道结果如何?“

若是能趁机将司徒星辰和杨剑清踢出就好了!

成函如何不知道南风学院打的什么主意,当下也不和他们过多纠缠,反而再次看向了孙仲言。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儿,楚流玥必须给出一个解释!否则的话,这青骄会,我们不参加也罢!”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安静了一瞬,没想到成函居然以此为要挟。

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

武者和玄师他们都没占到第一,唯独剩下这最后一点希望。

杨剑清和司徒星辰若是都因此没有获得名次,那他们可真是惨败了。

孙仲言犹豫的看向楚流玥。

楚流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成函院长,既然您要解释,那么,就请您仔仔细细的听好了。”

楚流玥抬手指向杨剑清,眸光冷冽,一字一句,如惊雷落下!

“他的身上,有血红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