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定睛看去。

一个少年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他身前的药鼎,火焰已经熄灭,里面只剩下一捧黑灰。

方才那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的。

原来是炼药失败了。

看衣服,是太衍学院的人。

旁边的仲裁老师提醒道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那少年这才回过神来,机械的点了点头,匆忙将药鼎清理干净,开始拿起旁边的第二副药材,进行第二次尝试。

但或许是第一次失败导致他越发紧张,他拿药材的手一直在抖。

仲裁老师暗自摇头。

场下看着的一些人,也纷纷叹息。

这样的情况,他们见的多了。

场上比赛本就激烈,第一次炼药失败,更是极大的打击。

有很多心理不够强大的学生,在第一次失败之后,便会迅速丧失信心,萎靡下来,从而导致第二次也接连失败。

果然,没过多久,那少年竟是稀里糊涂的的拿错了药材的顺序,等他发现,就开始手忙脚乱的想要将药材重新取出。

这一动,药鼎内的火焰失去了控制,竟是再次熄灭!

那一份未能提炼完成的药材,就这样浪费了。

仲裁老师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摇了摇头。

“三十七号,淘汰!”

听到这一声,那少年浑身一抖,眼底浮现深深的挫败,而后脚步无力的走下了台。

“这是今年天医比赛第一个被淘汰的吧?”

“真没想到,这第二次的表现,居然还不如第一次!之前好歹将药材都提炼好了,只是融合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大概是太紧张了吧别说他们,我在这看着都悬着心呢!“

“还是没天赋没实力啊!你看司徒星辰,从上场到现在,可都是淡定从容的很!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青骄会,但是那炼药的手法,却似乎比其他人更流畅呢!”

“毕竟是星罗国备受宠爱的长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啊”

司徒星辰这次是打定主意要拿第一,所以从一开始,就毫不犹豫选择了最难的一张药方。

也因此,她身旁摆放着的药材,足足是其他人的好几倍。

在其他选择“中”或者“下”药方的人已经开始尝试融合的时候,她还在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药材。

渐渐地,有更多的人开始被淘汰。

司徒星辰听着那些声音,不为所动,只偶尔会抬头,看一眼那几个和她一样选择了“上”药方的人进展如何。

其他人,她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被淘汰的人越来越多。

到了中午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半。

楚流玥一直在等着那人的出现,可是自从那一眼之后,对方却是再没有任何动静。

她心中有些遗憾,但并未放弃,一直还警惕着等待。

对方既然来了这里,那么肯定有所图谋。

现在青骄会上这么多人在这,不好动手,也许在结束之后

嘉文帝看着场上的比赛,笑道

“司徒星辰果然出色,前几年朕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如今已经亭亭玉立了。”

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是极为出色的。

皇后看嘉文帝神色,对司徒星辰是真的喜欢,便笑着捧场

”陛下所言极是。司徒星辰这样的女子,的确是难得一见。听说,她现在好像还没有订婚?”

嘉文帝大笑

“不错!她父皇对她很是宠爱,一直不舍得她嫁出去,总说要再多留几年。不过”

不过,之前他们二人通信的时候,司徒星辰的父亲,也就是星罗国如今的靖康帝——司徒佑,倒是曾经主动提过联姻的事情。

至于这联姻的对象,正是太子容靳!

这消息知道的人不多,司徒佑似乎也只是随意一提。

但是身为帝王,金口玉言,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嘉文帝心里清楚的很,那是司徒佑在试探他的态度。

他对司徒星辰自然是满意的很,但却不知司徒佑为何会有这个提议。

在星罗国,司徒星辰也可以挑选到满意的驸马,为何偏要联姻?

而且,还是选择了容靳?

皇后自然知道他在考虑什么事情。

当初陛下曾经无意间和她提起过,当时她并未放在心上。

可是现在想来,却是一个极好的选择——起码比楚流玥强!

若是陛下要赐婚,那么容靳就不好反抗。

更不用说,对方如果是星罗国长公主!

她似是开玩笑一般道

“也不知将来是谁有这样的福气,能迎娶这位长公主。”

嘉文帝若有所思。

容靳暗暗皱眉。

其实他之前从母后那听过一些消息,当时也曾经动过心思。

但那是惹怒父皇之前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他接连遇挫,本以为已经没有希望了,可现在看,父皇竟似乎没有完全否决。

但——他心里的太子妃人选,已经定了楚流玥!

如果是之前的他,能和司徒星辰联姻,他是很乐意的。

谁不想迎娶这样一位完美的太子妃?

可现在,他的心里只有楚流玥一人,说什么也不愿换成其他人。

他咳嗽一声,似是无意的和坐在身边的容齐说道

“听说前两天的比赛,楚流玥都拿了第一?”

容齐一愣。

自己这个大哥不是一向最讨厌楚流玥的吗?怎么现在主动提起了?

他脑子一转,忽然想起这两天好像是有传闻说太子对楚流玥态度有所转变,甚至还曾经当众邀约。

不过被楚流玥拒绝了。

按照他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再和楚流玥有什么来往了才是

容齐点点头

“好像是。只是前几天臣弟没来,所以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也不太了解。不过皇兄,你怎么忽然提起她来?你不是一直”

容靳笑了笑。

“她之前也算救了本宫一次,本宫还没来得及当面谢谢她。”

容齐心中越发奇怪,总觉得容靳在说起楚流玥的时候,表情有些微妙。

嘉文帝听到这话,扭头看了他一眼。

容靳居然会帮楚流玥说话?

看来这段时间的事情,的确让他改变了不少。

“流玥那孩子的确很好。“

容靳点点头,苦笑一声。

“父皇说的是,以前是儿臣没有眼力,这才错过。如今儿臣”

------题外话------

咳。

又欠一更。

下午四点更新两章补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