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随手将那一件外衣扔到了旁边。

“燕青,回去将这些带云纹的衣服全部烧掉。”

他懒懒道。

“记得,要在府外,别污了府里的地界儿。”

在外驾车的燕青连忙应了一声

“是!”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心中却是忽然猜到了什么。

容修这些衣服都还好好的,却这样干脆的烧掉

她压低了声音

“容修,这些你真的要全部烧掉?“

容修斜斜的躺下,里衣散落,露出一大片光滑坚韧的胸膛。

他姿态慵懒,似笑非笑。

“不过是几件衣服罢了,扔了换玥儿一个痛快,也算值得。”

几件衣服?

他只怕是一半以上的衣服,全都带着这样的云纹吧?

楚流玥顿了顿

“你先前不是说,你很喜欢这图案的吗?“

容修看着她,眼中笑意更深。

“但更喜欢你。”

和她比起来,那些都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

楚流玥心头一跳,斜睨了他一眼,将旁边的大氅拿起来,扔到了容修的身上。

“殿下如此,也不怕着凉了吗?”

容修一把将大氅接住,大笑起来。

楚流玥本想假装严肃的,但听容修笑的畅快,似乎也受了感染,不一会儿也跟着扬起了嘴角。

“殿下这次怕是要破费一番了。”

“那点小钱本王还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如今乃是初秋,天气似乎还真是有点寒凉了——“

容修凤眸之中带着未曾褪去的笑意,忽然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轻易便将人圈在了怀中。

”如此,便不冷了!“

楚流玥刚想反抗,便听到容修轻轻的“嘘”了一声。

她猛然惊醒,这才意识到二人还在马车里面。

若是闹出大的动静来,给人听到,真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她回头警告的瞪了容修一眼,容修便直起身,凑到了她的耳边,声音低不可闻

“放心,本王乖得很。”

热气喷洒在耳朵上,顿时如同点燃了一团火,让她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隔着薄薄的衣料,她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容修怀中炽热的温度,以及有力的心脏跳动。

既然已经这样,再挣扎也没什么意义,她索性放软了身体,半躺在了容修怀中。

“殿下先前说让我帮忙,似乎是和珍宝阁有关?”

容修低笑。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本王十分想念未来的王妃,只好请你帮帮忙。”

楚流玥又好气又好笑。

“殿下风姿绝世,只往那一站,便有无数女子前赴后继。若是再加上您这诱哄的功夫,当真是不知要动了多少女子的春心了。“

这倒是实话。

平日里容修看起来虽然温润如玉,但身上总带着淡淡的疏离感,以至于虽然不少女子都对之芳心暗许,但真正敢上前表明心迹的却是不多。

若他但凡说两句这样的话,只怕天下没有女子不会沦陷了。

不是说容修以前都在明月天山静养的吗?

那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

容修在那里那么多年,就算说不上清心寡欲,似乎也不应该这样会哄人吧?

不,差点忘了,他身上还有一重神秘的身份——圣子!

只是容修现在一直没有主动提过,她也就没有问过。

“那么,玥儿也包括其中吗?“

容修笑问。

看楚流玥闭口不言,似乎并不打算松口承认,他也不在意,手指在她腰腹之上轻轻摩挲,低声道

“其实本王还有一绝,但是只能给玥儿一人知道。”

楚流玥疑惑回头,问道

“什么?”

容修终于按捺不住,俯首吻住了她的唇瓣。

“等成婚了,你自然知道“

容修不敢真的放肆,只抱着人吻了一会儿便松开了。

等马车在珍宝阁门前停下的时候,容修已经取出了一套新的外衣换上。

这套衣服和之前扔掉的那一件看上去极为相似,只是衣角的纹路不同。

若是不仔细看,也是看不出什么的。

容修本来连这件也不想换的,但楚流玥上了他的马车,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的。

若是被人认出换了衣服,难免损伤楚流玥的名声。

容修先一步下车,燕青已经在旁边等候。

楚流玥紧随其后,发现果然是来到了珍宝阁。

她疑惑的看了容修一眼。

居然真的来这里了?

门外的小厮看到这马车到来,早就看出这马车上的标志是离王府,殷切的上前迎接。

“见过离王殿下!“

等看到后面下车的楚流玥,他们脸上的笑容更是热情了许多。

“流玥小姐!您可算来了!楚宁大人刚到,二当家正在里面陪着呢!“

楚流玥有些意外

“我爹?他怎么会在这里?”

小厮正要解释,刚刚抵达大厅的楚宁听到这声音,立刻就出来了。

一眼看到楚流玥,他当即快步上前

“玥儿!”

楚流玥发觉才短短一天不见,楚宁的脸上又冒出了青色的胡茬。

“爹爹,是玥儿不好,又让您操心了。”

楚流玥心中歉疚的说道。

楚宁却是认真的端详了她好一会儿,才松了口气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爹爹听说严二爷找到你了,便立刻赶回。没想到他说你回来就去迦南广场参加青骄会了。爹爹正打算去找你呢,你便来了!“

此时,严阁正好也大笑着跟了上来。

“哈哈哈!是啊!看来比赛进展的很顺利?”

说着,他看向容修,微微躬身,脸上露出更加热情的笑容。

“原来离王殿下也来了!”

楚宁平复了一下心情,也看向了容修,郑重说道

“听严二爷说,这一次也是离王殿下救了玥儿一命?”

容修淡笑。

“严二爷不过是夸张罢了,其实本王只是路上偶然遇到。”

楚宁却是心有余悸。

“不管怎么说,也要多谢离王殿下出手!之前殿下就已经帮了我们父女好几次,如今一再麻烦,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了“

楚流玥疑惑的冲着严阁使了个眼色。

其实之前她和容修回来之后,容修在树林中似乎发出了信号。

没过多久,燕青就来了。

走了没多久,又正好遇到前去找她的严阁。

据严阁说,是受了楚宁的拜托出来找她的。

现在看,他似乎将这些都推到了容修的身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