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图样乃是本王亲自绘制,请了专门的师父绣上,的确算是独此一家。”

楚流玥长长的“哦“了一声,神色微妙。

容修和司徒星辰的对话,她也听得清楚,知道这两人之间没什么。

司徒星辰对容修芳心暗许,那衣服上的纹路,八成也是她自己偷偷打样做的。

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个事情,她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

容修唇角笑意微扬:

“先上马车,路上说。”

楚流玥想着比赛已经结束,等会儿里面的人应该也都出来了,若是被他们看到这一幕,怕是又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她轻哼一声,抬脚便上了马车。

容修紧随其后,到了马车内,才将帘子放下。

燕青一挥长鞭:

“驾——”

马儿扬蹄奔跑起来,很快便离开了。

...

马车之内,楚流玥和容修面对而坐。

“殿下身份尊贵,能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楚流玥挑眉问道。

容修却低声一笑。

“你在生气?”

楚流玥没承认,却也没否认,一双清凌凌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除了你,我对其他女子,从未动过任何心思,更无任何——“

“我相信你。”

楚流玥打断容修的话。

容修倒是有些意外。

楚流玥却是神色自然而坚定。

“既然我们已经在一起,那么我自然信你。“

看到眼前少女笃定的模样,一丝笑意逐渐在容修的眼角晕染开来。

他轻轻握住楚流玥的手。

”你信我,自然是极好的,但是这些事情既然让你不高兴了,那么我便解释给你听。“

楚流玥一怔,看到容修认真温柔的神色,心里忽然一暖。

他放下身段,解释那么多,只是因为她...不高兴?

容修当然喜欢看到楚流玥为他拈酸吃醋的样子,但他更喜欢她欢欣喜悦。

所以,哪怕是一点点的委屈,他也不会让她承受。

他将自己的袖口翻了过来:

“你仔细看一看。”

楚流玥低头看去,这才瞧见他袖口里面,竟是也绣着奇异精致的纹路。

看起来像是...树藤?

外面是类似云纹一样的桃花,里面是栩栩如生的树藤,这...

当然,那树藤也是用金丝线绣制而成,看起来更多了几分仙气。

只是若非是掀开仔细看,还真的不容易发觉...

“我极喜欢这纹路,大半的衣服上,都有这样的图案。但凡见过我几面的人,稍有留意,便能自己画了去仿制。不过,终究只是学了三分,形似神不似罢了。”

容修语气淡淡,连司徒星辰的名字也懒得提。

一个不值得放在眼里的人,自然也没什么好提的。

如果不是她招惹了楚流玥不高兴,他倒是也不想和她计较那么多。

但现在,却是不同。

楚流玥看到那袖子里面的树藤纹路的时候,心里的火气就已经消散了大半。

此时再听容修的解释,心情更是平复了下来。

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情。

毕竟司徒星辰自己有手有脚,要做什么,旁人也拦不住。

“其实仔细看看,这纹路倒是也不太像...”

容修衣服上的云纹,一针一线都极其精准,甚至连那桃花瓣上的淡淡纹路也隐约可见,像是被风吹起,缠绵悱恻的流散成云。

司徒星辰的那个,只是轮廓有些相似,但是具体回想起来,却并没有什么美感,不像桃花也不像云,有些不伦不类。

楚流玥盯着他的袖子,指尖无意识的在他掌心轻轻滑动,想了一会儿,忽然忍不住笑了一下。

“倒是我小气了。”

容修被她剐蹭的掌心一阵发痒,目光微抬,视线便落在了她细嫩白皙的脖颈之上。

再往上,就是红润柔软的樱唇。

“这份小气,我倒是求之不得,旁人谁也不能有。“

楚流玥闻言,嗔怒的瞪了他一眼,非但没有半分威慑,反而越发勾魂摄魄。

容修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燥热。

有些事情,真是不能开头,一开就收不住了。

他强迫自己转开视线,忽然后退了几分。

楚流玥正奇怪,就看到他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解开放在了一边。

她忍不住调侃道:

“怎么?离王殿下不是身体虚弱,常年体寒吗?难道现在也热了?”

容修剑眉微挑,没有说话,一双修长的手,探向了自己的腰带。

咔嚓。

腰带玉扣应声解开。

楚流玥脸上的笑容一滞。

容修这是...

容修却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她的僵硬,将腰带解开,随手扔在了大氅之上以后,又微微扬起脖子,去解领口。

他本就身形高大,比楚流玥高出一个头还要多,如今二人平坐,他这样一仰头,楚流玥便能清晰的瞧见他凸起的喉结,以及线条流畅的玉刻一般的下巴。

贵为离王,他身上穿的自然也是锦衣华服。

楚流玥认得出来,那是用上好的流光锦裁制而成。

第一眼粗略看去,只会觉得这素白的衣料平平,不过是格外干净柔软。

但若仔细看去,便能瞧见那上面泛着淡淡的光,如暗夜月色皎洁清透。

他的领口束的很紧,刺绣精致,针脚细密,用一颗圆润的月牙石打磨而成的珠子盘扣起来,密密实实。

但此时,他的手指在那盘扣之上轻轻一拨,便轻易的将之解开。

一道平直的锁骨,隐约可见。

“殿下,你——”

楚流玥脸忽然烫了起来。

容修微微仰着头,凤眸却是微垂。

眼角余光瞥见那少女脸上一闪而过的茫然和慌乱,他绯色的薄唇微勾,没有答话,手指却是逐渐下移。

一颗。

两颗。

他锦袍上的盘扣,就这样被他一个个的解开!

楚流玥甚至可以看到雪白的里衣!

因为没了大半的束缚,他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变得松松垮垮,仿佛随时都会褪掉——

他长臂一伸,竟是真的将外衣脱了!

楚流玥甚至可以看到他动作的时候,里衣之下若隐若现的腹肌!

楚流玥目瞪口呆。

虽然容修之前经常和她同眠,但那都是晚上,而且当时两人关系若即若离,她也就没想那么多。

可现在,青天白日,衣衫半解,他是要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