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霆看了过去。

七皇子,容修。

当今尊贵的离王殿下。

也是...她喜欢的人。

他停下了脚步,没有再上前。

即便是他,也必须承认,这位久不在帝都的离王殿下,的确风姿卓越。

旁边的司扬忍不住用胳膊肘捅了捅司霆,低声喃喃:

“不过是个药罐子,真不知道那死变态喜欢他什么...那张脸吗!?“

男人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

当初听到楚流玥说喜欢这位离王殿下,他心里就很是不服。

自家大哥比起他来,除了身份差了一点,哪儿不是远远胜过?

何况,自家大哥以后就是司家的家主,认真说起来,也没有真的低到哪儿去。

真不知道楚流玥到底是怎么想的!

司霆神色淡淡,瞥了他一眼。

司扬自知失言,连忙闭上了嘴。

他却不知,司霆心中的想法,和他恰恰相反。

离王殿下是出了名的身体羸弱,没有实权,甚至在修炼上也没什么天赋。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喜欢他。

其他人再好,她不喜欢,又有什么办法?

而且...他总觉得这位,似乎和传闻不太一样。

在容修的身上,他觉察到了一股淡淡的威胁。

那绝对不是一个常年卧病在床的人能有的气息!

...

楚流玥并未觉察到二人之间的机锋,走到了容修身前。

“容——殿下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

容修淡笑:

“一点小忙,不过,得麻烦流玥小姐和本王一起走一趟。”

楚流玥心中腹诽。

他们分开才不到两个时辰,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非要赶来找她帮忙?

分明是故意的。

但看着容修温润的眸光,她心里一软,便似乎弥漫了一股淡淡的酸甜。

她嘴角翘了翘。

“殿下既然开了金口,那我自然没有不帮的道理。”

容修眼中划过一抹满意的微光。

若非是此时众人还在,他已经上前将人抱在怀中带走了。

岑虎挠了挠头,看着即将离开的两人,忍不住问道:

“流玥,你这就走啦?不和我们一起庆祝吗!?”

昨天楚流玥拿到了武者第一,他们就想要帮她庆贺一番的,只是后来考虑到她今天还有玄师的比赛,就暂时拖延了。

今天她又拿到了玄师第一,说什么也得好好的喝一场啊!

“上次你不是就说咱们去凤凰楼——哎哟!”

岑虎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委屈巴巴的看向牧红鱼。

她打他干嘛?

牧红鱼冲他龇牙一笑。

“殿下有事儿要请流玥帮忙,咱们怎么能耽误呢?庆祝的事儿,等流玥回来再办也是一样的嘛!”

岑虎不明所以,但看到牧红鱼眼中隐隐的杀意,他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是是!你去吧!咱、咱们都等你!”

牧红鱼杏眼晶亮的看着楚流玥和容修。

她觉得,她好像猜到昨天流玥去了哪儿了...

楚流玥被她这眼神看的抖了抖。

”那...我去去就回。“

说完,便和容修一同离开,燕青紧随其后。

“上次在珍宝阁看上的那个东西,听说和流玥小姐有关...”

容修似是不经意的开口。

隐约听到一些的人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和珍宝阁有关!

那就难怪了!

帝都之中谁不知道,楚流玥和珍宝阁的关系非同一般?

就连太子容靳和四公主容臻,也没能在珍宝阁那儿讨到什么好处,离王殿下如此慎重,直接请楚流玥帮忙,好像是挺明智的...

司徒星辰却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心底的情绪。

旁人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看在她的眼里,那二人的一言一行,却都无比刺眼!

帮忙?

怕只是个借口罢了!

她从不知道,性情冷清孤傲的容修,居然也会用那样的眼神看一个女子。

温柔,缱绻,宠溺。

如果这还不能证明两人之间有什么...

司徒星辰鼻尖一阵酸涩。

她以为,就算容修对她无男女之情,最少也有几分同门情分。

毕竟他们都曾经在明月天山待了那么久。

可今天发生的一切,却将她从美好的梦中浇醒。

他甚至——都不记得她是谁!

那眼神,冰冷漠然的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师父,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司徒星辰低声说道。

成函叹息一声:

“也好,明天就是天医的比赛,你回去好好休息,做好准备。“

司徒星辰应了一声,便也转身快速离开了。

...

楚流玥随着容修出来,一眼看到熟悉的马车。

容修是坐马车出来的?

想想也是,在帝都众人眼中,他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离王。

燕青已经上前架马。

容修走过去,亲自将帘子掀开。

楚流玥却是没动,目光缓缓从容修身上扫过,尤其在袖口和衣角格外停留了一瞬,似笑非笑。

“殿下衣服上的纹路,还真是别致。天下独此一家么?”

容修凤眸微眯。

好酸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