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孙仲言,在场的玄师全都惊住了。

他们都知道棋盘上的最后一个玄阵有多么复杂,别说重新绘制,便是让他们一点点的描摹,怕是都难。

何况楚流玥还是从最后往最前面一点点的勾勒!

这比倒背一本书还要难上不知多少倍!

可楚流玥却似乎记得清清楚楚,每一笔都走的流畅自如!

“就算她破解了那玄阵,应该也不可能完全记住的吧...”

就连天麓学院的众人也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

“难道她以前真的见过那玄阵?”

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为什么能那么快的解开玄阵,并且还能完整修复!

东方青咳嗽一声。

“那个...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丫头一直是过目不忘的吗?”

在上沉思课的时候,虽然楚流玥一直很低调,但是他仔细观察了几次,早已经发现,任何玄阵对楚流玥而言,似乎都不算什么问题。

只要她想,不但能快速破解,而且还可以完整的将玄阵的纹路描绘下来!

能不能施展出高级玄阵另说,毕竟她现在的境界还不能爆发出那么强大而丰沛的力量。

但是每一道力量该如何勾勒,她却是清清楚楚!

东方青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楚流玥似乎是上课上的无聊了,便在自己的座位上,将那棋盘反复把玩。

他无意间瞥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她竟是在描绘玄阵!

从那时候,他就知道这丫头不简单。

这也是为何,他说什么都希望楚流玥参加这次玄师比赛。

“当真?”

就连孙仲言都有些不敢置信。

他平常和楚流玥的来往并不多,除了期中考核那一次,几乎再没看到楚流玥在玄阵上的表现。

现在看,还真是...

”但是她这样是要做什么?“

他们很快就知道,楚流玥为何这样做了。

只见楚流玥将那玄阵一笔笔的重新描绘之后,忽然停了下来。

“若是没猜错,刚才你就是走到了这里吧?”

她将棋盘展示给司霆看。

司霆心中讶异万分,点了点头:

“不错。”

楚流玥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向奚婉婉。

奚婉婉看到被楚流玥复原的棋盘的时候,后背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楚流玥手指轻挥,一道似有若无的线条,被她从棋盘中挑起!

“奚婉婉,你可认得,这是什么东西?”

楚流玥手中的东西,不过寸许长,虽然呈现透明之色,但在阳光的映照下,有些反光,所以众人依稀可以辨认。

“那是——”

孙仲言神色一变。

“银魂勾?”

听到“银魂勾”三个字,不少人都是露出震惊之色。

传闻中这东西是用罕见的天雪蚕丝制作而成,通体柔软透明,但却坚韧无比,而且比刀剑更加锋利!

但是这东西却是有一个极大的缺点:只能用一次。

一旦动用,这银魂勾就会变得脆弱无比,彻底成为废物。

但从某个角度而言,这却也成了它的一个优点。

起码作为暗器,是再合适不过。

杀伤力强,又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只要等待一段时间,它自己就会完全消融!不见任何踪迹!

只是天雪蚕丝极为珍贵,普通人连见都没见过,更不要说用。

“这些棋盘在拿上赛场的时候,统统都是做好检查,绝对不会掺杂这种东西的!”

孙仲言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声色俱厉的看向奚婉婉。

“奚婉婉!你要如何解释!”

奚婉婉早在楚流玥将那银魂勾挑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僵住。

她浑身冰凉,脑子里面也轰鸣不已,几乎让她听不清孙仲言说了什么。

她脸色苍白的不正常,下意识否认:

“我、我不知道!那不是我的!”

楚流玥轻轻拨动了一下手中的银魂勾,懒懒说道: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触碰过银魂勾的人,手上会留下淡淡的银色,你敢不敢将手亮出来?”

奚婉婉身子一颤,袖中的手不自觉的蜷缩起来。

她怎么知道...她怎么知道!?

“我没有!我没有!”

奚婉婉依然在反驳,可是她这心虚的鬼样子,任谁也看出了点什么。

伏雲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身正不怕影子斜,婉婉,你只要将手伸出来,便可证明清白!”

奚婉婉心中焦急万分,眼中也有泪水涌出,手却是怎么也不肯拿出来。

“院长,您相信我,我真的没做...”

伏雲山看到她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奚婉婉一定是偷偷用了那银魂勾!

“破解棋盘上的玄阵的时候,每一道力量都十分精妙,走错一步,就是满盘皆输。若是此时,掉落一根银魂勾...那可真是不堪设想呢。“

楚流玥有些感叹的摇摇头。

“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价值可是不菲。就这么轻飘飘的没了,真是可惜啊...奚婉婉,你现在还想否认么?“

奚婉婉已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彻底瘫软在地。

她怔怔的看着楚流玥,怎么都想不明白,银魂勾到底是如何被发现的,又是如何被楚流玥找到的!

她只知道,这件事情被戳破,她的以后,已经彻底完了!

伏雲山也是气恼万分,怒喝道:

“你为何要这么做!?真是把我南风学院的脸都丢尽了!”

亏得他之前还帮奚婉婉说话,现在简直如同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自己脸上!

奚婉婉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下。

“一切都是我的错,请院长责罚!只是,不要牵连其他人...”

孙仲言沉声道:

“雲山兄,这件事,你们怎么都要给出一个交代吧?“

伏雲山何曾丢过这样的人?此时只恨不能将奚婉婉一掌拍死!

他深吸口气,一字一句道:

“奚婉婉心思不正,手段卑劣,从今天起,逐出南风学院!永不录用!”

奚婉婉如遭雷击,强烈的冲击之下,竟也昏了过去。

伏雲山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压着心中愤怒,对孙仲言和成函拱了拱手。

“这事儿,是老夫看管不周,对不住了。“

伏雲山已经摆明了态度,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楚流玥手指轻轻一碾,那没了作用的银魂勾便顷刻间幻化成了粉末。

将棋盘放下,她便朝着台下走去。

司霆脚步一动,刚想要上前亲自道谢,旁边已经传来一道低沉的笑声。

“流玥小姐,帮完了其他人,现在是否可以帮本王一个忙?”

------题外话------

嘤嘤,五更估计九点半。

今天阔步阔以不算欠???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