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竟是抢在最后一刻,成功破解了最后一关!成为了玄师比赛中,唯一通关的一人!

看着那熠熠生辉的五颗星芒,众人反应不一。

有人震惊,有人诧异,有人欢喜,有人懊恼。

但是他们心中,都带着对楚流玥此举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从赶来半路参赛,一直到比赛结束,她只用了一个时辰,就解开了五个玄阵!

哪怕是之前对她抱有各种怀疑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承认,楚流玥在玄师一途上的天赋,的确堪称罕见!

楚流玥起身,冲着苏白客气的笑了笑:

“承让了。”

苏白苦笑。

他哪里”让“了?

“我认输。输的心服口服。”

苏白倒是也坦然,深吸口气,拱了拱手。

实际上,从楚流玥将那棋盘完整保护好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

楚流玥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强!

众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孙仲言率先反应过来,心脏激动的跳动:

“我宣布,今年青骄会玄师第一——天麓学院楚流玥!”

类似的一句话,昨天众人已经听过一次。

但是谁也没想到,楚流玥在拿下了武者第一之后,竟然还能夺得玄师的第一!

“死变态还真是不给其他人留一点活路啊!”

司扬一声长嚎。

他有种预感,他和楚流玥之间的差距,以后只会越来越大!

不只是他,连带着这里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这种人,生来就是为了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吧?!

牧红鱼等人则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激动欢喜的欢呼起来。

到现在为止,青骄会的两场比赛,都是他们天麓学院拿到了第一!

关键,还都是楚流玥!

她这次,算是彻底的成了青骄会上的一枝独秀!

反观另外两大学院,气氛则都是有些冷凝。

盛一铭听到孙仲言宣布的那句话,终于再也忍受不了,气血汹涌,两眼一翻,就彻底昏了过去。

奚婉婉连忙扶住他:

“一铭!一铭!你怎么样了!?”

伏雲山看了他一眼,有些烦躁,也有些失望。

“他不过是经受不住打击昏了过去,带回去让他好好休息就是。”

当众输了也就算了,怎么至于到这个地步,未免也太丢人了!

盛一铭这性子,还真是需要好好改一改...

“哦、哦!好!学生这就带他回去!“

奚婉婉一心都在担忧盛一铭,也就没觉察到伏雲山的不满。

她冲着旁边的人招了招手,请他们帮忙将盛一铭带走。

然而刚刚转身,就听到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请留步——“

奚婉婉心里一跳,下意识的停下,回头看去。

楚流玥正双手抱臂,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只是那笑容,却让奚婉婉心里越没底。

她心虚的避开楚流玥的眼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在叫我?”

楚流玥轻笑着点头:

“自然。这里有点事情,想要请你解释一下。”

奚婉婉心里顿时慌了。

楚流玥难道是要当众揭那件事?

不!

她当时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有人现,而且那东西根本无法留下证据,就算是孙仲言这样的五级玄师,也绝对现不了任何异常!

就连司霆,不也只能就此认栽吗?

奚婉婉心里安定了一些,勉强笑了笑。

“哦?不知是什么事?若是不要紧的话,不如回头再说吧。一铭现在陷入昏迷,我们得尽快送他回去——“

“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好了。”

楚流玥说着,忽然看向司霆。

“司霆,你刚才比赛比的好好的,怎么忽然棋盘就崩解了?”

司霆一愣,没想到楚流玥居然是为了这件事。

他抿了抿唇。

若是没有证据,就这样直接指证,没有任何用处,反而还会将楚流玥拉下水。

听得楚流玥喊了司霆的名字,容修薄唇微扬,似笑非笑。

小东西竟是还想帮人出头...

燕青莫名打了个寒噤,只觉得主子身上的气息瞬间冰冷了下来。

他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楚流玥却是已经拿起了先前司霆比赛所用的棋盘。

”我瞧着这东西,好像有点不对。“

司霆心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难道楚流玥能出证据?

他上前一步,沉声道:

“我先前棋盘崩解,是因为奚婉婉动了手脚。”

“司霆!话可不能乱说!”

奚婉婉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声音立刻抬高了一个八度。

“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是啊,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还敢公然这么做,你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连我都佩服三分呢。”

楚流玥真心实意的夸赞。

看样子,如果不是手里还拿着棋盘,她都要为奚婉婉鼓掌叫好了。

奚婉婉气的脸色通红,看着楚流玥这笃定的样子,原本安定的心又摇晃起来。

难道...难道楚流玥真的有办法?

“流玥,你现了什么?”

孙仲言拧眉问道。

他也知道司霆先前出局的莫名其妙,心里并非没有怀疑过奚婉婉。

只是他并未现线索,所以一时没有追究,正打算等结束之后,仔细问一问司霆。

没想到楚流玥抢先一步。

“也没什么,就是无意间现这棋盘上,好像多了点东西。“

楚流玥说着,一只手在棋盘上敲了敲。

奚婉婉目光紧紧的盯着。

那光滑整洁的棋盘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楚流玥分明是在诈自己!

她冷笑一声,多了几分底气。

“楚流玥,你说这上面多了东西,不知到底是多了什么?我瞧着,怎么什么都没有?“

其他人也是一脸茫然,不知楚流玥在指代什么。

楚流玥笑的意味深长。

“你很快就知道了。”

说完,她指尖挥动,一道银色流光忽然浮现。

随即,她的手指轻轻从棋盘之上划过。

一道浅浅的痕迹,留在了棋盘之上。

她手指轻动,似乎在勾勒着什么。

原本平淡无奇的棋盘上,逐渐亮起了一个图案。

流光交叠,清晰明灿。

孙仲言微微睁大了眼睛。

那是...

那竟然是棋盘上的最后一个玄阵!

楚流玥居然将那玄阵重新修复描摹了一遍!?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