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修脚步一顿,侧眸看去。

当看到司徒星辰,他清澈干净的眸子里,浮现一丝淡淡的疑惑。

“你是——”

司徒星辰犹如兜头一碰冷水,原本热烈激动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但她还是勉强维持住了脸上的笑容:

“容修师兄,我是星辰啊!”

容修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忆眼前的女子到底是谁。

身后的燕青低声提醒:

“殿下,她是宗夜长老的侄女。“

听到这句,容修露出恍然之色。

“原来是司徒长公主。“

司徒星辰瞧着他的反应,似乎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一颗心几乎彻底冰凉。

而他陌生疏离的语气,更是让她煎熬万分。

自从知道这一次的青骄会是在曜辰国帝都举办,她就一直在想象着二人相见的场景。

这一幕她幻想了无数次,可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他竟是根本就没有认出她。

她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的失落。

其实,他们分别已经两年有余,她如今和以前的样子也不太一样,他乍然之下没有认出,也很正常。

在心中这样劝慰了自己一番之后,她的神色才逐渐恢复自然。

“许久未见,容修师兄风姿更胜以往。“

容修咳嗽了一声,笑的温和,眼角却并未沾染半分笑意,依然是清冷一片。

“司徒长公主过奖。本王身子孱弱,不过是药罐子一个,实在是担不起这样的盛赞。“

司徒星辰欲言又止。

她知道他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羸弱无害。

以前,她曾经亲眼看到过他是何等的卓越清绝。

但现在显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她一双水眸之中似有潋滟波光闪过,轻声道:

“容修师兄这样称呼我,实在是太客气了。我们既然同出一宗,容修师兄直接喊我——”

“司徒长公主此话差异。”

容修语气淡淡的打断了她的话,嘴角噙着笑,态度却更加疏冷。

“你是宗夜长老的侄女,本王却是拜在烛影长老座下。明月天山一共八大长老,各自占山为派,本就不同。何况,两位长老近几年各自勤于闭关修炼,来往也并不多,‘同出一宗’,实在是算不上。这’师兄‘一称,还是请司徒长公主收回。“

听到这,原本一脸茫然的众人总算是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二人都是出身明月天山,不过并非是跟随同一人。

这样说来,也的确算不上是师兄师妹。

何况,是个人都听的出来,容修这话虽然说得客气,但态度却很明确,摆明了不想和司徒星辰有什么牵涉!

这司徒星辰,可真是撞了一鼻子灰!

“容修师...”

司徒星辰没想到容修居然如此轻易的撇清了和她的关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她自小身份尊贵,无论是容貌还是天赋,都极其出色。

父皇母后还有哥哥,还有许多人,都是宠着她。

尤其是少年们,在面对她的时候,要么手足无措,要么殷勤备至,从来都是以她为中心。

她已经被追捧惯了,猛然被容修这样一晾,便不知如何是好了。

她刚一开口,就撞上了容修沉静内敛而带着淡淡威压的眼神,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一张清雅温婉的脸,变得红白交加。

容修却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她的窘迫,转身朝着天麓学院那那边走去。

燕青看了司徒星辰一眼,心中默默为这位长公主默哀。

喜欢主子本不是错,但是得罪了主子心尖儿上的人,主子怎么可能再给她什么好脸色?

回来帝都的这一小段时间,主子已经将这几天和那位有关的事情全都了解了一遍,自然也听说了这位司徒长公主屡次为难的作为。

主子过目不忘,无论是看过的书,还是见过的人,绝对都记得清清楚楚。

刚才那么做,无非就是要给她难堪罢了。

看着容修离开的背影,高大挺拔,却也冷清疏远。

司徒星辰失魂落魄的后退两步,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

“容修,你怎么来了?”

看到容修,孙仲言等人也是十分意外。

前几天他说有些事情要处理,便离开了学院,没想到如今刚一回来,就直接来了这里。

孙仲言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的身体如何?”

容修淡笑着摇摇头:

“孙老放心,本王很好。只是有一点小事,需要流玥小姐帮忙,所以特地前来。”

此言一出,不只是孙老,连周围竖着耳朵的众人也都有些惊讶。

流玥小姐?

那不是在说楚流玥?

堂堂离王殿下,有什么忙是需要楚流玥帮忙的?

孙老心中有些好奇,但也不会多问,便点了点头:

“那丫头现在正在比赛,只怕还得一会儿才能结束。”

容修淡笑:

“无碍。本王等着就是。“

说完,便当真寻了个位置,坐下静静等待。

燕青跟着站在他的身后,不苟言笑的样子,看起来如同一座冰山。

这倒是让不少对孱弱温润的离王殿下颇有心思的少女们冷静忌惮了许多。

离王殿下看起来脾气挺好的,但是这个冷面侍卫...好像不好惹!

容修对各色视线视若罔闻,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场上,似乎真是在耐心等待比赛结束。

这情形,又引得不少人暗自开始议论。

“离王殿下和楚流玥怎么会有交集?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她帮忙的?”

“这谁知道?离王殿下身份尊贵,岂是咱们能打探的?”

“难道是离王殿下和楚流玥——听说之前在太子寿宴之上,离王殿下就曾经帮她解围呢!”

“怎么可能!?那肯定只是因为离王殿下人好心善吧!楚流玥凭什么能得到离王殿下的青睐?她现在可已经不是世家贵女了...”

“但是她爹楚宁已经是禁卫军总统领了啊!何况她的天赋又这么好!这次青骄会之后,楚流玥怕是要变得炙手可热了!”

“我看他们没什么可能...“

司徒星辰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

好不容易恢复的心情顿时又起波澜。

她紧紧的捏住了自己的袖子,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上前询问的冲动。

别人不知,她却是清楚的!

楚流玥先前用的那琉璃界,就会容修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