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苏白意识到不对,也跟着连忙起身,却还是晚了一步。

哗啦——

他身前的棋盘被盛一铭散落棋盘的力量波及,瞬间倾翻!

原先已经破解了一部分的玄阵,眨眼乱成一团!

苏白的脸色瞬间青白交加!

盛一铭是故意的!

他明知自己不是对手,却趁机将他们的玄阵也破坏,强行中止了比赛!

他目光凌厉的看向盛一铭!

盛一铭距离最近,受到的影响也最大,直接摔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但是,当他的余光看到那散落在地上的棋子,心里却是莫名的畅快了起来。

这下,大家都不能继续了!

赛场上的突情况,也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伏雲山看到盛一铭这样子,当即神色微变:

“这是怎么回事!?”

盛一铭脸上浮现愧疚之色。

“院、院长,对不起...因为我的一时失误...才变成了这样...”

“你说的倒是轻松!现在苏白的棋盘毁了,该怎么办!?你如何赔偿!“

成函原本心情就十分糟糕,看到这情形更是按捺不住,直接了火。

他看的清楚,苏白明明正在顺利破解那玄阵,却偏偏被盛一铭给打断了!

“你身为玄师,不会不知道破解玄阵需要消耗多大的精力!现在,这一切都被你毁了!”

他们学院最后的希望就在苏白身上,盛一铭自己不成器不要紧,竟然还敢拉苏白下水!

孙仲言眉头拧紧,说道:

“闹成这样,比赛怕是要暂时中止了。”

成函却是不肯。

“本来比的好好的,怎么能就这么中止了!?先前三人的进度就已经不一样了,若是重新开始,岂不是太不公平!“

本来以为楚流玥已经足够糟心,没想到盛一铭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孙仲言心情也不好。

谁都看得出来,刚才盛一铭已经开始落后了,流玥本有希望和苏白一争高下。

现在要重来,流玥可也吃着亏呢!

这丫头前几天就一直在比赛,昨天晚上又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直接奔来继续参加玄师的比赛...

天知道那小身板还能支撑多久!

要不是因为这青骄会是他们承办的,他也非得闹上一闹!

伏雲山最是心虚。

但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退缩反而显得理亏。

他咳嗽一声,道:

“这件事,确实是一铭的不对。但事已至此,只怕的确是不能继续下去了...不如,让几个孩子先各自休息一会儿,我们重新出一个玄阵测试?”

孙仲言和成函都沉默了下来。

事情闹成这样,这只怕是唯一合适的折中办法了。

孙仲言犹豫着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按照雲山兄说的来吧。”

其实他心里也有一点私心。

他担心楚流玥连轴转受不了,若是能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下,或许也不错。

盛一铭低着头,缓缓擦去嘴角的血迹,心中却是浮现几分庆幸和得意。

若是重新来,他未必会输给那二人!

“慢着——”

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楚流玥忽然开口。

她定定的看着孙仲言,一字一句道:

“孙老,学生请求比赛继续。”

众人齐齐朝着她看了过去,眼神诡异。

场上已经成了这样子,如何还能继续!?

就连孙仲言也有些为难,劝道:

“流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棋盘都已经毁了,比赛根本没有办法继续...”

“我的棋盘还没有毁。”

楚流玥淡淡吐出一句话,却立刻在众人心中掀起风浪!

“什么!?你是说真的?“

孙仲言震惊出声。

盛一铭也是豁然抬,看向楚流玥!

楚流玥将怀中的棋盘展开。

上面的棋子,竟是分毫未动!就连那被破解了一半玄阵所产生的波动,也和之前并无两样!

她的棋盘——的的确确是完好无损的!

孙仲言又惊又喜,万万没想到在刚才那种情况下,楚流玥居然能保护好自己的棋盘!

“好好好!既然你的棋盘没有损毁,那么自然没有停止比赛的道理!只是...其他人...“

盛一铭就不说了,苏白是真真正正有些冤枉。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若是只让楚流玥一人继续比赛,似乎也不太好...

楚流玥淡笑一声,问道:

“孙老,这棋盘,您是可以修复的吧?”

孙仲言一愣:

“这是自然,你的意思是...”

“苏白的棋盘,还请您帮一下忙。等修复好了,我再和他同时继续比赛就是。”

孙仲言眼前一亮——他怎么没想到!?

“苏白,你可记得你刚才走到了哪一步?”

苏白点点头。

“那就好!修复起来,应该半刻钟的时间就好!”

这样,既不耽误比赛,对所有人来说,也足够公平。

说着,他一抬手,苏白的棋盘便是朝着他飞了过去。

指尖之上流光闪烁,棋盘上混乱的纹路迅变得清晰起来!

苏白在一旁看着,也仔细说了自己先前破解到了何处。

孙仲言动作极快,整个棋盘以肉眼可见的度恢复。

检查了一番之后,他又将棋盘还给了苏白。

“你看一下,是否已经妥当。”

苏白双手接过,小心的查看一番,神色认真的冲着孙仲言鞠躬:

“多谢孙老。”

之后,他又看向楚流玥,点了点头:

“多谢。”

“不用谢。公平比赛而已。我可不想被人说,我是胜之不武。“

楚流玥淡笑着,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

苏白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心中对楚流玥的印象,却是大大改变。

盛一铭被晾在了原地。

他愣怔了一会儿,眼看着那二人都已经打算开始,忽然惊慌的跳了起来。

“等一等!我的棋盘还没有恢复!”

就算是要继续比赛,那也得等他收拾好吧!?怎么能这么突然?!

楚流玥一手托腮,给了他一个懒懒的眼神,似笑非笑:

“若是我没记错,刚才你的玄阵崩裂,是因为你自己破解错误才导致的吧?按照规则,这好像已经算是...淘汰了?“

她虽然没有继续说,可谁都听得出那话外之音。

——作为一个已经被淘汰出局的人,还怎么好意思继续站在这里的?

盛一铭的话忽然堵在了嗓子眼,一张还算周正的脸精彩纷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