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楚流玥!

所有目光都齐齐汇聚到了她的身上,反应不一。

牧红鱼几人立刻惊喜喊道:

“流玥!你——你终于来了!“

楚流玥朝着天麓学院的方向走去。

牧红鱼已经按捺不住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楚流玥的手臂。

“你、你...”

她很想问楚流玥啧一天一夜到底去了哪儿,经历了什么,有没有受伤,但是想到这里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到底还是忍了下来,只紧紧地盯着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楚流玥心中一暖:

“让你们担心了。”

牧红鱼连忙摇头:

“只要你好好地就行!”

孙仲言此时也是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楚流玥一番,确定她似乎无碍,心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楚流玥笑道:

“昨天有些事情耽搁了,不知现在还能否继续参赛?”

孙仲言立刻道:

“能!当然能!”

虽然现在时间只剩下了一个时辰,楚流玥能赢的可能微乎其微,但看到她这平静淡然的模样,却还是脱口而出。

“我看却是不能!”

成函忽然冷声开口,皱着眉头。

“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岂有这个时候参赛的道理?既然迟到了,便已经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

孙仲言反驳道:

“成函兄,青骄会似乎从没有过这样的规矩吧?流玥虽然迟到了,但现在比赛到底还没有结束,何况她之前的确报了名,如何不能继续参加比赛?“

成函对楚流玥厌恶至极,阻拦她参赛也不过是下意识的行为,听到孙仲言如此维护,便冷笑道: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今天她继续参赛了,那以后其他人也跟着效仿,又该如何?!岂不是混乱不堪!“

孙仲言哈哈一笑:

“那可未必!在场的人,只怕没有几个人在只剩下一个时辰的时候参赛吧?依我看,这不是乱了规矩,反而是心志坚定的表现!“

成函一噎。

论嘴皮子,孙仲言当是一绝,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见此,伏雲山也是有些不赞同,说道:

“仲言兄,不管怎么说,剩下最后这点时间,再让她参赛,实在是有些不合适。”

孙仲言双手一背,似笑非笑。

“难不成,雲山兄是怕流玥在这最后一个时辰内,将你们学院的学生反超?”

伏雲山脸色一僵。

这是赤裸裸的激将法!

可偏偏,还真的有用!

他若是再不同意,岂不是间接承认自己的学生还不如一个楚流玥?!

他冷哼一声。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没有再反对的道理!不过,这是唯一一次!”

孙仲言又看向成函。

“成函兄以为呢?”

连伏雲山都表示同意了,他若是再反对,反而显得更小家子气。

成函挥袖:

“既然你们坚持,那么尽管上场就是!”

他还就真的不信了,楚流玥一个二级玄师,还真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司徒星辰看了楚流玥一眼,不知怎的,心中有些不安。

“师父,难道真的就这样答允让她继续参赛?这...似乎不太合适吧?”

“不合适又能如何?你没看孙仲言是摆明了要帮楚流玥?那楚流玥似乎并不是他的徒弟,也不知怎的,对这个楚流玥倒是上心的很...”

成函说着,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大概是看他们学院已经没有人可以上场,这才想办法找补的吧?不过,妄图让一个楚流玥帮他们挽回面子,也真是异想天开!咱们只管看戏就是!若是那楚流玥到最后连第一关都没能破解,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

见他们两个都松了口,孙仲言心中稍安。

楚流玥感激道:

“多谢孙老。”

孙仲言摆摆手: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只管上去!现在距离比赛只剩下最后一个时辰,你只要尽力就行,其他的,也不必想太多。”

他心里其实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

楚流玥轻轻颔首:

“学生一定尽力。”

说完,她便走到了仲裁老师的身边,拿了属于自己的木牌。

奚婉婉拧眉看着她。

因为前一天的武者比赛名次排在楚流玥之后,此时奚婉婉心里对楚流玥既有嫉妒,又有畏惧。

看到楚流玥肩头蹲着的那红色的小小一团,她心中有些发怵,态度自然也不像是对待司霆一般张扬。

她勉强维持着神色的平静:

”本以为你拿了武者第一,今天这玄师的比赛,就不会来了呢。“

楚流玥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勾:

“为什么不来?不来,怎么能看到这样一场好戏?“

说着,她的眼神似有所指的从奚婉婉的手上划过。

奚婉婉心中一惊!

难道楚流玥知道——

怎么可能!

她做的时候悄无声息,就连站在赛场旁边的仲裁老师都没发觉,楚流玥刚刚回来,怎么可能瞧得见?

这话,肯定是在诈她!

奚婉婉露出一抹有些僵硬的笑容:

“看不出来,你和司霆似乎还颇有几分交情,难道你也认为是我动了手脚,才导致他失败的?“

楚流玥笑的更深。

“这和交情没关系,和眼力有关系。”

她似乎有些头疼的点了点自己的眼睛。

“我这双眼啊,看不得脏东西呢。”

奚婉婉平白打了个寒噤。

此时明明温度正好,面前的楚流玥也是笑着的,但她却忽然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

仿佛...一切都被看穿了一般!

她心虚紧张的转开视线,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扭身离开。

楚流玥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有些好笑。

真不知道该说这个奚婉婉是蠢还是笨。

她难道真的以为,自己的那点脏污手段,没人觉察么?

但此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她很快就收回视线,朝着台上走去。

迎面正遇到司霆。

二人对视一眼,司霆的神色有些复杂,最后只说了一句:

“你多加小心,尽力就好。“

楚流玥笑吟吟的点头。

这一次,司霆的确是可惜了。

按照他真正的实力,绝对是可以拿到第一的。

可惜,半路杀出一个手段卑劣的奚婉婉。

二人擦肩而过。

楚流玥按照木牌上的数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棋盘之上,连棋子都还没有摆上,一切都是尚未开启的样子。

她屏息凝神,手腕轻轻一扣,棋盘之上纹路变换!

第一关,立刻呈现在眼前!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