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停下来了。

容修心中想到。

不然的话,他可真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但是她如此甜软,又勾的他控制不了。

这一天,他等了太久。

一下,又一下。

容修的手紧紧握住她的腰身,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怀中少女逐渐软成一团,像是怎样揉捏都可以。

属于他。

只属于他。

楚流玥渐渐觉得容修身上的气息变得有些危险。

她直觉这样下去似乎不是太好,终于主动退开,脑袋一偏,就凑到了他的肩头。

容修的手在她腰间细细摩挲了几下,隐约有些发痒。

深吸口气,才终于压下心中的冲动,声音暗哑的可怕:

“下次再这样...“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故意问道:

“下次再这样,你又要如何?”

容修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眼底似有火星,随时都会燃烧起来。

“自然是...欢迎之至。“

楚流玥:”...“

果然和某人比脸皮厚,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看容修这样,她也不敢真的继续故意撩拨他,便静静的握住了他的手。

容修下巴蹭了蹭她头顶细软的头发,随后和她四目相对,认真说道:

“你还没有说,这个答案对不对。”

他眼底如静水深流,声音却带着一丝紧张。

楚流玥从未想过,强大如容修,竟是也会有“紧张”这样的情绪。

他在等她的回答。

到底是放在心里多重要的位置,才会求一个答案,都如此小心翼翼,谨慎万分?

楚流玥定定的看着他,脑海之中闪过诸多场景。

湖边初见时候的惊艳。

宫宴再见时候的讶然。

万灵山脉时候的动容...

一幕幕闪过,最后全部消散,只剩下眼前妖孽的容颜,越发清晰。

其实她对容修一直是不一样的,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直不愿承认。

但是,现在想来,都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理由罢了。

哪怕她曾经有着痛彻心扉的过去,那也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如今,有一个人,愿意拥抱她的新生,给她灿烂温暖的期许。

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落下一吻。

容修瞳孔微缩,眼底却有万千烟火绽放!

“容修。”

她仰着脸,看着他,同样认真的说道:

“在我这里,一生只有一道题目,也只有一个答案。没有背叛,也没有后悔,你懂吗?”

她的声音很是平静,但眼底却带着太多的情绪。

那些不堪的过往,是她永远的伤疤。

她绝对无法承受第二次的背叛。

容修心中像是被什么攥紧,生疼。

片刻,他薄唇微掀,低笑道:

“巧了,我也是。”

他握紧了她的手,与她四目相对:

“等我们回去,我便去府上提亲。”

楚流玥一愣,下意识问道:

“这么快?”

容修挑眉。

“很快吗?可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天没有把人拐回来,他就一天睡不安稳。

楚流玥还想说点什么,但抬眼瞥见他的神色,却又忽然心中一动。

“...好。”

不知为何,面对容修的时候,她似乎总是格外的好说话。

容修不敢再动她,生怕自己忍不住,只好退而求其次,吻了吻她的眉心。

”我——“

他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却是忽然停下,靠在了楚流玥的肩窝。

楚流玥侧头看了一眼,这才发觉容修的脸色格外苍白,竟似乎是昏了过去。

“容修!?”

...

青骄会第四日。

前三天的武者比赛终于结束,三大学院中修习玄师的学生们都蠢蠢欲动,打算在这一日的玄师比赛上,拿到一个好名次。

和前几天一对一的比赛不同,玄师比赛是所有人共同进行的。

偌大的赛场已经被均匀分割成了一个个的方格。

每个方格之内,都放着一个棋盘。

这棋盘之上,设置了五个玄阵。

谁能最快的破解这五个玄阵,谁便是第一。

一眼看去,赛场上许多人已经就位,等待比赛的开始。

天麓学院那边,却是有些骚动。

“流玥还没来吗?”

白琛皱着眉头问道。

牧红鱼摇摇头,也是颇为着急。

“今天早上我们去找她的时候,她就不在住处。本来以为她是先来了,可没想到这里也没有她的踪影。已经让岑虎回去找了——“

说着,她回头朝着入口处看了一眼,正瞧见岑虎气喘吁吁的回来。

然而他的身后,却并没有楚流玥的身影。

牧红鱼心里一沉,但还是快步上前,问道:

“流玥呢?找到了吗?”

岑虎一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连连摆手。

“没、没有!我找来找去,也没看到她!”

牧红鱼沉默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

“九幽塔呢?那里你找了吗?她平常很喜欢进去修炼的!是不是忘了出来了?“

岑虎摇头:

“我已经问了,她昨天今天都没去!”

白琛思虑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的喃喃:

“会不会是她昨天太累了,所以回家了?”

一旁的司扬忍不住插话道:

“不应该啊!昨天她还说一定会参加今天的玄师比赛呢!怎么会忽然不参加了?“

就算昨天比赛消耗了不少精力,但是楚流玥在玄师一道上的天赋和实力都极为出色,只要参赛成绩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

怎么会忽然不见了?

“还未上场的学生请尽快!比赛马上开始!”

仲裁老师遥遥的喊了一声。

孙仲言走了过来:

“流玥还没来?”

几人对视一眼,皆是摇头。

孙仲言心中隐隐浮现一丝不安。

他记得楚流玥昨天的确是回了学院的,可现在怎么会不见了?

从昨天到今天,他并未觉察到学院内有什么异常。

楚流玥如果是出去了,进出学院大门,负责看守的老师肯定是会知道的。

但现在...

难道真的是出了事儿?

毕竟,她这几天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但是这里毕竟是帝都,又是在举办青骄会,应该不会有人那么蠢,在这个时候对楚流玥动手才是。

孙仲言考虑了一回儿,说道:

“玄师比赛的事情先不要管了,现在找到人是最要紧的。白琛,你带人再去学院找一找,另外派人去帝都之内打探一下消息,看是否能发现踪迹。另外,通知楚宁大人。”

“是!”

------题外话------

今天的二月是一只废了的二月。

九点只能更两更了,剩下的估计下午三点前更。

仔细一算,已经欠了三更,悲伤,哭泣。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