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寒毒!?

听到这个名字,不少人脸色一变。

成函愣怔了一瞬。

七寒毒乃是剧毒,一旦接触,便会迅蔓延到全身,七天之后,浑身冻结而死!

难道——恒景绰中了这七寒毒!?

他快步朝着恒景绰走了过去,等到了近处,果然看到他的手臂之上,竟是已经冻结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冰霜!

在血肉模糊的伤口之上,显得格外诡异!

“这——”

成函心头一跳。

恒景绰身上有这么大的伤口,那七寒毒只怕是早已经深入肺腑,无法挽救了。

他算是彻底完了!

成函愤怒不已的看向楚流玥。

“楚流玥!你当真歹毒!居然敢公然在青骄会之上下毒!?”

楚流玥嗤笑。

“成函院长,您还是先看看清楚,这七寒毒,分明是恒景绰自己带来的!刚才他出招的时候,在那噬月之中放了七寒毒,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了我的性命,没想到被我的魔兽识破,反将一军。他现在,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又怎么怪得到我的头上?”

她冷冷的瞥了一眼恒景绰。

“倒是我,还没追究他要杀我的罪责!“

“你胡说!”

成函心念电转,立刻想起刚才那血貂的确是吐出了一团黑色的东西,这才伤了恒景绰。

如今想来,那肯定就是七寒毒了!

“那东西分明是从你魔兽的嘴里吐出来的,一定是你——”

“成函院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儿,您难道不记得,我的魔兽是在吞了那一团噬月之后,才吐出的那东西吗?”

楚流玥摸了摸团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如您先前所说,众目睽睽,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呢。”

成函语塞。

实际上,他也已经觉不对劲,心里开始有些心虚。

但是此时此刻,他怎么能承认?

若是认了,不仅是恒景绰,连带着他,以及整个太衍学院,都会脸面无光,成为人人耻笑鄙夷的对象!

在青骄会上下毒,可是大忌!

孙仲言快上前,仔细的看了恒景绰一眼,神色也变得冷凝。

“我虽然不是天医,但是这七寒毒,也是认识的。成函,这件事儿,你最好也给大家一个交代!”

成函脸色青白一片,一时间竟是不知如何辩驳。

“啊——”

就在此时,恒景绰已经直接砍掉了自己的那一条胳膊!

鲜血四溅,他出一道凄厉至极的惨叫声,令人心中颤。

广场之上,一片安静。

哪怕是不知道七寒毒是什么的人,看到这番情景,也忍不住心生畏惧,不敢多说一言。

在这难堪而紧绷的死寂之中,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楚小姐,你口口声声说,那七寒毒是景绰自己带的。但,你可有什么证据?”

楚流玥眯起眼睛。

这个司徒星辰,怎么那么多戏?

这件事儿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司徒星辰上前一步,道:

“虽然刚才是你那血貂吞噬了噬月之后,才吐出的那七寒毒。可是,万一噬月之中,并无七寒毒,那东西是血貂自己本就带着的呢?”

她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暗光。

“如果你和那血貂,真的没有任何问题,为何刚才明知噬月威力强悍,却还要不顾危险,离开琉璃界?“

“司徒长公主,你这话问的有意思。明明我才是被害的那一个,却要我拿证据证明我的清白?“楚流玥蹙眉。

司徒星辰淡淡道:

“景绰实力强横,比你高出了不止一个等级。他怎么打都能赢你,为何还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这话听得楚流玥直接笑出声来。

“看来先前我赢了司徒子越,司徒长公主是不肯认了?若是我没看错,他现在还在你们后面躺着休息,连站起来都难呢。”

司徒星辰的脸色微变。

提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但是提哥哥,这楚流玥分明就是故意羞辱!

“那不过是——”

“我既然能赢司徒子越,那么,为何不能赢恒景绰?至于他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实力,还要用这种手段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楚流玥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毕竟,连容靳他也下了手呢。”

这句话一出来,不异于炸响一枚惊雷!

所有人短暂的愣神之后,便是一片哗然!

楚流玥这话的意思,分明是——

“流玥,你说的可是真的?”

孙仲言眉头紧锁,急急问道。

”他也中了——“

”若是不信,您大可前去检查一番。哦,成函院长和司徒长公主也一起看看吧,省的说又是我们暗中动了手脚。“

楚流玥大方的抬了抬下巴。

“人还在那边呢。”

孙仲言等人都快走了过去。

正照看着容靳的左戎一脸茫然。

七寒毒?

他没现啊!?

玄苍先一步冲了过来,再次一把握住了容靳的手腕,神色越凝重。

刚才他已经给容靳把过一次脉,可是什么也没有现,这次也是一样。

楚流玥怎么说

他有些迟疑的回头,

孙仲言连忙问道:

“如何?”

玄苍和左戎都沉默了下来。

孙仲言心中一沉。

此时,成函也已经走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容靳,冷喝一声:

“他这不是好好的吗?哪儿中了七寒毒!楚流玥,你就算是撒谎,也说点没那么容易被人戳穿的吧?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楚流玥看着左戎:

“左戎老师,麻烦您将容靳的手指割破。“

左戎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

银光闪过,一道血口便出现在容靳的手指之上,殷红的血珠快渗透出来。

但很快,那血珠便迅凝聚了起来,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冰霜。

左戎大骇:

“果然是七寒毒!”

众人皆惊!

成函的话堵在了嗓子眼。

玄苍又靠近了一些,仔细检查一番,才道:

“的确是七寒毒没错。只是因为剂量很少,所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说着,他心中生出几分愧疚和自责。

刚才他们居然都没有看出来若是任由这七寒毒蔓延,只怕容靳

左戎连忙拿出一颗丹药,喂给了容靳。

虽然还不能解毒,但是暂时压制还是可以的。

就连孙仲言也有些后怕。

容靳毕竟是太子,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学院也难逃罪责。

楚流玥看向成函和司徒星辰:

“刚才和容靳交手的,就是恒景绰。难道他身上的七寒毒,也是我隔空投的?”

司徒星辰淡淡道:

“景绰实力强横,比你高出了不止一个等级。他怎么打都能赢你,为何还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这话听得楚流玥直接笑出声来。

“看来先前我赢了司徒子越,司徒长公主是不肯认了?若是我没看错,他现在还在你们后面躺着休息,连站起来都难呢。”

司徒星辰的脸色微变。

提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但是提哥哥,这楚流玥分明就是故意羞辱!

“那不过是——”

“我既然能赢司徒子越,那么,为何不能赢恒景绰?至于他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实力,还要用这种手段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楚流玥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毕竟,连容靳他也下了手呢。”

这句话一出来,不异于炸响一枚惊雷!

所有人短暂的愣神之后,便是一片哗然!

楚流玥这话的意思,分明是——

“流玥,你说的可是真的?”

孙仲言眉头紧锁,急急问道。

”他也中了——“

”若是不信,您大可前去检查一番。哦,成函院长和司徒长公主也一起看看吧,省的说又是我们暗中动了手脚。“

楚流玥大方的抬了抬下巴。

“人还在那边呢。”

孙仲言等人都快走了过去。

正照看着容靳的左戎一脸茫然。

七寒毒?

他没现啊!?

玄苍先一步冲了过来,再次一把握住了容靳的手腕,神色越凝重。

刚才他已经给容靳把过一次脉,可是什么也没有现,这次也是一样。

楚流玥怎么说

他有些迟疑的回头,

孙仲言连忙问道:

“如何?”

玄苍和左戎都沉默了下来。

孙仲言心中一沉。

此时,成函也已经走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容靳,冷喝一声:

“他这不是好好的吗?哪儿中了七寒毒!楚流玥,你就算是撒谎,也说点没那么容易被人戳穿的吧?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楚流玥看着左戎:

“左戎老师,麻烦您将容靳的手指割破。“

左戎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

银光闪过,一道血口便出现在容靳的手指之上,殷红的血珠快渗透出来。

但很快,那血珠便迅凝聚了起来,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冰霜。

左戎大骇:

“果然是七寒毒!”

众人皆惊!

成函的话堵在了嗓子眼。

玄苍又靠近了一些,仔细检查一番,才道:

“的确是七寒毒没错。只是因为剂量很少,所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

说着,他心中生出几分愧疚和自责。

刚才他们居然都没有看出来若是任由这七寒毒蔓延,只怕容靳

左戎连忙拿出一颗丹药,喂给了容靳。

虽然还不能解毒,但是暂时压制还是可以的。

就连孙仲言也有些后怕。

容靳毕竟是太子,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学院也难逃罪责。

楚流玥看向成函和司徒星辰:

“刚才和容靳交手的,就是恒景绰。难道他身上的七寒毒,也是我隔空投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