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景绰想也不想就立刻后退,想要躲开那东西!

然而团子吃了一团原力,体内正热血沸腾的很,这一下动作太快,恒景绰根本没有时间躲闪!

情急之下,他竟是慌忙举起手臂,想要阻挡!

噗嗤!

众人只见一个小小的黑色圆球快的从那血貂的口中吐出,随后便直接穿透了红景绰的小臂!

殷红的血迹四溅!

恒景绰的手臂之上,立刻被洞穿了一个血窟窿!

“啊——”

强烈的疼痛感传来,恒景绰疼的脸色都白了。

但是比起痛苦,他的脸上更多的是——恐惧!

他的另一只手抬着自己受伤的那一条手臂,因为害怕,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不行!

不行!

那东西,绝对不能沾染!

一股森冷的寒意,已经从那伤口处蔓延开来。

恒景绰脸色一片灰败,而后竟是忽然从身上拿出一把飞刀,直接刺入了伤口之中,狠狠一剜!

一块血肉掉落!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满心惊骇。

恒景绰居然生生的剜掉了自己手臂上的一块皮肉!

“他在做什么!?”

成函骤然起身,却看到恒景绰的动作并未停下,反而继续将那伤口周围的血肉,也接连剜掉!

一块借着一块,有的甚至还连着皮,看起来血腥残忍至极!

换一个人,这样的痛楚只怕是早就承受不了了,但是恒景绰却似乎疯了一般,动作接连不停!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他那原本好好的一条手臂,竟是已经剜掉了三分之一的血肉,森森白骨清晰可见!

“景绰!你给我停下!“

成函怒喝一声,但恒景绰却似乎完全听不见,颤抖着身体,好像要将那一整条手臂的血肉都剔掉!

一些胆子比较小的已经捂上了眼睛,不忍再看。

哪怕是一击毙命,似乎也比这样来的痛快!

他这样的行为,甚至比杀人更加可怕!令人不寒而栗!

成函愤怒万分的看向楚流玥,沉声喝道:

“楚流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到底对景绰做了什么!?”

楚流玥吐出一口血水,抬手将唇边的血迹擦去。

觉察到体内紊乱的气息逐渐平息了下来,她这才不紧不慢的看向成函,嘴角带着讥讽的笑,眸光之中似有寒冰寸寸凝结。

“成函院长,这话,您该问恒景绰自己才对。他做了什么,他自己心里有数。“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成函抬手指着楚流玥,脸色难看,“景绰现在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大家都有目共睹!你居然还想反咬一口不成!?今天这事儿你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就别想离开!”

闻言,孙仲言不咸不淡的笑了一声,但身上的威压却逐渐增加。

“成函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做什么要威胁孩子?”

成函深吸口气,但余光看到恒景绰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到底没有忍下心中的怒火。

“孙仲言,你难道还想包庇楚流玥不成!?”

孙仲言脸上笑容淡了些。

“流玥乃是我天麓学院的学生,岂能任由他人欺负?成函,你好歹也是长辈,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最好还是不要乱说。”

“你这是在威胁我!?”

“岂敢。就事论事罢了。”

二人你来我往,立刻让场上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楚流玥将团子抱入怀中,却见它迷瞪着一双眼睛,朝着它脑袋一歪,殷切又依恋的蹭了蹭她的掌心,似乎根本没意识到刚才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

她心中一暖。

若非是有团子,今天她就真的危险了。

拍了拍团子,楚流玥看向二人。

“孙老,这件事情是学生引起,还是让学生自己解决吧。”

孙仲言有些犹豫的看着她。

成函这样子,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啊。她打算怎么应对?

“好。不过你放心,学院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学生受委屈的。”

楚流玥点点头。

“多谢孙老。”

成函狠狠挥袖: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给出个什么解释来!”

楚流玥并未立刻回到他的问题,反而是朝着恒景绰走了过去。

恒景绰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手臂之上,对其他的动静根本置若罔闻,甚至连楚流玥走到了他的身前,他都不知道。

实际上,就算知道,他也顾不上了。

楚流玥定定的看了他一眼,目光快的从他已经血肉模糊的手臂之上划过,似笑非笑。

“呀,已经沾了血啊,那——就算是将整条胳膊砍掉,好像也没什么用呢。”

听到这一句,恒景绰的动作猛然一僵,眼底浮现绝望之色。

他又何尝不知?不过是抱着最后的侥幸——

砰!

趁着他愣神的时候,楚流玥忽然长腿一抬,狠狠踹了一脚!

恒景绰没有防备,此时也已经没有任何战意,直接被楚流玥一脚踢出!

楚流玥这一下是用了全力!

二人本来距离赛场边缘就不远,恒景绰倒飞而出,竟是直接飞出了场外!而后狠狠摔在地上!

他的身体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看起来格外凄厉。

“楚流玥!”

成函怒喝。

“你在做什么!”

楚流玥弯了弯眼睛,笑的十分客气。

“哦,没什么,只是想着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先将这一场比赛结束了也是正好。“

毕竟,她还是很想赢的。

成函胸口像是被一团火猛烈灼烧!几乎要控制不住的上前,亲自教训楚流玥去!

楚流玥却似乎已经预料到他想做什么,率先开口。

“成函院长,难道您不想知道,恒景绰到底为什么忽然变成了现在这样吗?您再看一看。”

成函扭头看去。

恒景绰从赛场上摔下来,但却似乎依然沉浸在那种诡异的状态里面。

他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第一时间就忙着捡回被摔在旁边的飞刀。

他咬紧牙关,似乎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一刀狠狠朝着自己的肩膀砍去!

看样子,竟是打算将整条手臂都断掉!

成函手指一抬,便飞出一道原力,将他的飞刀打落。

若是断了这条胳膊,恒景绰以后的修炼路途,只怕是困难重重!

然而恒景绰却慌忙万分的将那飞刀捡了回来,看样子,居然还打算继续!

楚流玥嘴角微勾,语调森凉:

“七寒毒一旦见血,便会迅渗透到四肢百骸,您这样阻拦,表面上是在帮他,可实际上,却是相当于将他往绝路上逼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