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是在司徒子越用凌霄刀劈裂了那玄阵之后,才觉察到自己丹田内似乎有些不对劲的。

那时候她还没觉得什么,可是被那黑晶玄阵的力量反噬之后,丹田之中的那颗水珠,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快速旋转起来!

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将之前储蓄在丹田内的原力尽数吞没!

并且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是要突破了!

在和司徒子越对战的紧张时刻!

先前她左等右等,想尽办法想要突破到二阶武者,始终没有什么动静。

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

楚流玥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很是无语。

这样的几率,也当真算是难得了...

不过好在有容修留下的琉璃界,暂且可以帮她支撑一段时间。

否则她真的要直接认输下场了。

将心中的杂念摒除,楚流玥便合上了眼睛,开始吸收周围的天地能量,尝试突破!

很快,浓郁的天地原力朝着她涌去,通过琉璃界涌入到她的体内!

...

看着这一幕,广场内外一片死寂。

有人甚至用力揉了揉眼睛,以确信自己并没有眼花。

楚流玥她——居然在青骄会比赛的中途尝试突破!?

这、这算怎么回事儿?

司徒子越心中又是难堪又是愤怒。

楚流玥此举,简直是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他再次挥刀攻击,可那琉璃界牢固的很,根本无法破开。

而楚流玥坐在里面,不动如山,专心致志的准备突破。

司徒子越只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握紧了刀柄,只恨不得立刻将琉璃界劈开,顺带将楚流玥也彻底解决!

...

成函看到这情形,也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仲言兄,楚流玥这么做,未免太过分了吧?她这样做,根本就是藐视子越,藐视青骄会!“

孙仲言也被楚流玥这行为惊呆了。

但是到底是自己人,怎么也得向着她,便道:

“哦?流玥不过是要突破,又不是作弊或者是其他,成函兄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吧?”

“我看一点儿也不过!”

陈涵抬手指向赛场上的楚流玥,脸色难看。

“青骄会是比赛的地方,不是修炼的地方!她要不是故意的,怎么早不做晚不做,偏偏选在这个时候!?谁知道她这突破要多长时间,这比赛,我看根本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呵,修炼一途本就会出现各种情况。别说这丫头,便是老夫我,也不能控制自己突破的时机,这怎么能算是错了?何况,子越正好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修整一番,也不算吃亏不是么?若是就此终止比赛,那——输赢怎么算?“

“自然是算楚流玥输!”

“哎——她之前还没有输,为何要认输?何况突破之后,这场比赛结果如何,说不定还得另说呢!最少也得算是平局!”

成函磨了磨牙,心中暗骂孙仲言这老家伙臭不要脸!

平局?

就凭楚流玥,也配和司徒子越平局?

孙仲言笑呵呵的问道:

“怎么,成函兄莫不是担心,流玥突破之后,会赢了这一场?“

成函嗤笑。

“你对她倒是十分看好啊!”

赢?

她楚流玥也得有那个本事!

司徒子越忽然道:

“既然比赛还没有结束,那我等着便是!”

他倒是想看看,楚流玥这大张旗鼓的突破之后,实力到底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司徒子越都这么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反对,便都安静了下来。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成函逐渐等的不耐烦起来,又打量了楚流玥周身的琉璃界一眼:

“这楚流玥还真是深藏不露,居然还有这等宝物傍身,难怪先前那么嚣张。想来,先前她能安全躲开子越的冰焰指,靠的也是这东西。“

言语之间,颇为不满,甚至还带着几分酸气。

盖因这琉璃界珍贵至极,就算是他,也无处寻得。

楚流玥的身份也算不上顶顶尊贵,这身上的好东西倒是不少。

“也不知她是从何处寻来这东西,保不齐是用了什么手段...”

司徒星辰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这东西,她只见过一个人有。

而且,如果她没有看错,这个琉璃界,分明就是那人的。

不然不会连上面那细小的雕刻镂空纹路,都一模一样。

这样珍贵的东西,楚流玥怎么能有?自然是旁人送的。

可是,那人和楚流玥是什么关系,竟是好到可以将琉璃界赠出?

她想不出楚流玥身上有什么可以与之等价交换的东西。

而且,按照那人的性子,如果不是心里愿意,谁能夺走他的东西?

一想到这些,司徒星辰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抓挠着一般,难受的要紧。

来到帝都好几天了,也没有见到那人的身影,甚至为了避嫌,她也没有刻意派人去打听。

但现在,她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

楚流玥将周围的一切杂音全部摒除,集中精神,开始准备突破。

但她很快发现,自己好像并不需要多做什么。

丹田之内的水珠在快速旋转,一道道波澜在上面蔓延开来,连带着上面划下的那一道纹路,也随之飘荡。

周围的天地原力不断涌入,顺着四肢百骸流入丹田,最后被水珠吞噬。

那波澜的动静越发的大。

楚流玥的心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她不知道的是,随着这动静的产生,她的头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原力漩涡。

围观着的众人,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周身的原力波动。

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楚流玥之前不是一阶武者吗?就算是突破,肯定也是成为二阶武者吧?但是这波动...怎么这么大?”

“你也感觉到了?我甚至觉得当初我突破三阶武者的时候,都没这样的动静呢!不过她本来实力就强,这样似乎也正常...”

白琛看了孙仲言一眼,低声问道:

“孙老,您怎么看?”

孙仲言神色有些凝重。

“这动静的确非同寻常,一般的修炼者,只有在突破四阶武者的时候,才会形成原力漩涡...”

白琛有些惊讶:

“您的意思是——她有可能会连续突破?”

孙仲言摇摇头。

“不太可能,接连突破这种事情,也不过是传闻罢了,实际上正常的修炼者根本无法做到。但是,她这样子,倒像是因为另一个原因...”

“是什么?”

孙仲言却是抿紧了唇。

看着赛场上的楚流玥,他脑海之中飞快闪过一个模糊的想法。

但因为这念头太过令人震惊,以至于他一时间也不敢确信。

好一会儿,他才终于认真的看向白琛:

“当初这丫头考入学院的时候,测试的原脉等级是什么?”

白琛一愣:

“原脉等级?她没测啊!因为是半路入学,考试的准备也不够充足,就没有进行这一项。”

说到后半句,他有些心虚。

其实根本不是准备不够,而是他当时觉得楚流玥不可能考得上,所以压根儿没准备这个。

孙仲言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倒是也没揭穿。

实际上,不只是白琛,那时候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谁能料到,短短几个月后的现在,楚流玥居然已经成了他们学院的佼佼者。

“怎么,您是觉得她的原脉有问题——”

白琛说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等等!

孙老刚才是在问楚流玥的原脉等级!

难道,他在怀疑楚流玥是...地经原脉!?

“...不可能吧?!”

白琛忍不住喃喃。

要知道,整个曜辰国,百年以来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地经原脉!

孙仲言目光沉凝,心脏却是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

“没有测试,谁也说不准。“

没有想到这一点也就罢了,可是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就无法压下去。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楚流玥为何在恢复了原脉,踏入修行之后,修炼的速度这么快!

否则的话,为何她能凭借着一阶武者的等级,接连越级战斗取得胜利!?

正当他心底因为这些而一片混乱的时候,场上忽然传来一道波动!

楚流玥突破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