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故意降低音量,不只是司扬听到了,容靳等人也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瞬间屏住了呼吸。

——楚流玥当真是一贯的胆大,当着太子的面也敢说这种话!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容靳听到这一句,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未发怒。

他深深地看了楚流玥一眼,就转过头去了。

众人一脸茫然:太子居然不打算找楚流玥的麻烦?她的话说的这么难听,太子居然也能忍?!

容靳还真的能忍。

既然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重新赢回楚流玥,那么这点小事儿,自然不算什么。

说起来,以前楚流玥在他这里,也是受了不少委屈,心里对他有些怨气也是正常。

这不也正说明她还是在意他的?

想到这里,容靳心中非但没有半分的恼怒,反而还有了一丝隐隐的期待。

楚流玥喜欢他多年,他是知道的。

当初他被楚纤敏迷惑,才和她解除了婚约。

但那么多年的钟情,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

只要他放下身段,楚流玥一定还会回头的。

如今父皇对他颇为不满,如果能重新赢回楚流玥,相信也能让父皇大大改观。

先前他虽然有些后悔解除了和楚流玥的婚约,可是碍于身份和脸面,并没有什么想法。

但如今,楚流玥声名赫赫,已然成为人人艳羡的天才。

他就算是和她和解,也不算失了身份。

为今之计,还是应该找个时机,与楚流玥说明自己的心意...

...

楚流玥自然不知道这短短时间内,容靳已经想了这么多。

她只是觉得被容靳恶心到了。

这个男人,心狠手辣,自私自利。

当初觉得原主是废柴,玷污了他尊贵的太子身份,就和她解除婚约。

后来楚纤敏毁容,没有了什么利用价值,他也就弃之如敝履。

这样的人,被他多看一眼,她都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哎,流玥,我怎么觉得太子对你的态度...有点不对劲?“

司扬看了看容靳,又看了一眼楚流玥,低声问道。

楚流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司扬乖觉的在自己嘴上轻轻一划,闭上了嘴。

一直闭着眼睛在默背玄阵的司霆睁开眼,看了一眼容靳,而后垂下眼帘,遮去了眼底的神色。

其实刚才他就已经停止了默背,周围的那些话他听得清楚。

容靳心胸狭隘,如今这么反常,肯定对楚流玥有所图谋。

他本想提醒楚流玥小心容靳,但话到了嘴边,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她这么聪慧,想必是能应付的来的。

他还是不应该想那么多了。

司霆深吸口气,闭上了眼睛,将心底那一丝杂乱的思绪挥散。

...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越发激烈。

三大学院之前,武者的箱子里的名字,也逐渐减少。

在下午的时候,楚流玥再次被南风学院的一个少女抽中。

但那少女本身是三阶武者,或许知道自己不是楚流玥的对手,竟是干脆选择了放弃。

这是此次青骄会开始之后,第一个选择弃权的人。

在此之前,谁都想不到,三阶武者抽到一阶武者,居然还会弃权!

但这个人是楚流玥,似乎也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她已经连续打败了两个四阶武者,已经足够证明她的实力!

三阶武者,在楚流玥面前,实在是不够看。

从某个角度而言,弃权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毕竟,楚流玥出手果决,招式狠辣,万一不小心再像是雷鸣威那样被踢昏了过去,那可怎么办?

南风学院众人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们很清楚,若是换做自己,也未必有勇气和楚流玥一战。

于是,楚流玥再次晋级!

...

当第二天的比赛结束时,青骄会武者的参赛者,只剩下了最后的十人!

孙仲言将三个箱子里剩下的最后几个纸团拿出来,分别念出了这十个人的名字。

其中,天麓学院三人,太衍学院三人,南风学院四人!

而楚流玥,赫然在列!

她也是这十个人之中,唯一的新生!

当听到楚流玥的名字,广场之上一片哗然。

众人既觉得震惊,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楚流玥虽然只比了两场,但是含金量十足,谁也不会怀疑她的实力。

她的的确确有站在前十的资格!

孙仲言看向四周:

“明天的比赛,就时这十个人的最后对决!这一届青骄会的武者第一,也将从这十个人之中诞生!今天回去之后,还请大家养精蓄锐,明天尽力拔得头筹!“

众人齐声响应,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明日比赛是何等激烈,不由得都兴奋了起来。

楚流玥随着众人起身,打算回学院。

可是没走几步,便被人挡住了去路。

正是容靳。

周围人看到这情形,纷纷识趣的避让开来,但是眼睛却一直在朝着这边看,生怕错过什么。

走在人群中的楚纤敏也看到了这一幕,一颗心悬了起来,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容靳看着楚流玥,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和:

“流玥,本宫想和你说几句话。”

楚流玥神色淡淡:

“殿下和我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吧?”

容靳倒是也不在意被她甩脸色,只当她在耍小性子,笑了笑,道:

“不会耽误你太久时间的。”

楚流玥懒懒抬眸:

“太子殿下,我的时间很宝贵,并不想浪费在你身上。”

这话就有些难听了。

容靳有些尴尬。

楚流玥说完,抬脚就要绕过他离开。

容靳连忙再次挡在她的身前,也顾不得什么了,道:

“既然如此,本宫就直说了。青骄会之后,金桂园的桂花都开了,你来赏花吗?“

金桂园是容靳名下的一个园子,当初是他十六岁生辰的时候,嘉文帝赏赐给他的。

里面种着无数桂树,每到这个时节,桂花盛放,香飘满院,也是帝都一处有名的景。

楚流玥眉梢缓缓挑起。

金桂园?

那不就是原身去参加太子寿宴,却因为衣着破旧被嘲笑,最终被赶出来的地方吗?

容靳到底是怎么想的,那种让她受尽屈辱的地方,他居然还好意思邀请她去?

“不去。”楚流玥干脆的拒绝。

“为什么?”

容靳一脸不解。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那里的吗?你说桂花香浓,赏月最佳...”

“难为太子殿下还记得这些。但不知您是否还记得,您那时候说的话?”

容靳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也有些不好。

“您说,金桂寓意‘金贵’我这样的落魄乞丐,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的。”

楚流玥嘴角噙着几分笑,然而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

容靳当然记得。

那时候他只觉得楚流玥卑贱,别说踏入金桂园,就连让他多看一眼,他都觉得难受。

而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请过楚流玥。

“那...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流玥,今时不同往日,本宫是真心邀请你去的。“

楚流玥一字一句道:

“太子殿下,我也是真心不想去。拒绝的话,要说几次您才能听懂?”

容靳如同被当众甩了一个耳光,难堪不已。

“我和太子殿下已经解除了婚约,自此再无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所以,这样的事儿,以后您还是去找别人吧。”

楚流玥的目光淡淡扫过不远处的楚纤敏。

“毕竟,等着您宠爱的人,可还有的是。”

说完,楚流玥也不去看容靳的脸色,抬脚就向前走去。

这一次,容靳没有阻拦。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话,已经是他的极限!

而现在被楚流玥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更是让他难堪至极!

楚纤敏咬紧唇瓣,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心底翻涌的嫉妒和怨怼,走上前去,低声劝道:

“殿下,咱们先回去吧?“

容靳看了她一眼,瞧见她脸上带着的面纱,又是一阵厌恶。

若非是楚纤敏从中挑拨,他和楚流玥怎么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

他猛地一挥袖,甩开了楚纤敏的手,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连一个安慰的话语都没有。

楚纤敏一个踉跄,竟是直接摔倒在地上。

“嘶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令她不自觉的痛呼出声。

今天她上场比赛的时候,运气不好,遇到一个四阶武者,输了比赛不说,还被打伤了。

这一倒下,正好擦到了伤口。

周围人冷眼旁观,神色各异。

如果是以前,看到楚纤敏这样,肯定有不少人立刻上前帮忙。

但现在,她容貌已毁,又已经嫁到太子府做了不受宠的贵妾,她的父母更是麻烦一堆...

谁还会冒着得罪楚流玥和太子的危险去帮楚纤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