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晴接连后退,不小心摔倒在地,惊魂未定的看向朝着自己扑来的那一团黑影,这才看清那居然是一只熊的幼崽,通体是浅棕色的鬃毛,唯独脖子周围,泛着一圈淡淡的灰色,隐约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四品魔兽——金鬃熊!

俞晴心下惊骇万分,这居然是牧红鱼的魔兽!?

一般人能够狩猎到三品魔兽已经很是不容易,四品的就算是皇室宗族子弟,也未必能有。

牧红鱼不但有,而且还是幼崽!

幼崽对人没有那么大的抵触,很容易驯服。

现在看来,这小金鬃熊分明对牧红鱼听话的很!

就在她震惊失神的时候,淙淙已经飞扑过来!一口咬向了俞晴的脖子!

魔兽成长的速度极快,这小金鬃熊当初被他们发现的时候,还是软软糯糯的一团,但是这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长大了一圈,而且爪子和牙齿也变得锋利起来。

小金鬃熊体内流淌着四品魔兽的血脉,天生具有极强的攻击力。

此时觉察到牧红鱼危险,心下恼怒,自然是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

一口初初长成的锋利牙齿,反射出森然的光芒!

俞晴整个人都彻底僵住!

这一口若是真要咬到了她的脖子上,只怕危险!

她想也不想,抬起手臂就要阻拦,打算将小金鬃熊挥出!

可这一下,却并未在小金鬃熊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它只是微微歪了一下身子,而后竟是直接咬向了她的手臂!

“不——啊!”

俞晴看到小金鬃熊的动作,就意识到了不对,正打算撤离,却已经晚了!

小金鬃熊已经狠狠的咬住了她的手臂!

尖锐的牙齿直接刺穿了皮肉!

血液喷溅!

剧烈的痛楚迅速传来,令俞晴的脸色都白了!

她下意识的狠狠一甩,将小金鬃熊踢出!

撕拉——

她的衣袖被扯断,露出了白皙莹润的手臂,然而在那小臂之上,却是硬生生的扯掉了一整块皮肉!

伤口深可见骨!

俞晴看到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几乎昏厥过去,整个心都在颤抖!

这样的伤,是一定会留下疤痕的!

小金鬃熊被踹飞,牧红鱼连忙上前接住,一把将它抱入怀中。

回到熟悉的怀抱,小金鬃熊终于吐掉了那一块皮肉,但依然凶悍无匹的盯着俞晴,随时打算再次冲出去!

俞晴被这可怕的眼神看的打了一个哆嗦,原本的嚣张和得意彻底消失不见,只剩下满腔的怨怼和不甘!

她抱着自己的手臂,眼中迅速积聚了泪水,如雨一般潸潸落下。

“牧红鱼,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对我?”

这可怜的样子立刻让不少人心疼起来。

牧红鱼却是不吃她这一套,冷笑道:

“赛场之上,愿赌服输。你刚才怎么对我的,我自然也就怎么对你了。你狡诈多段,妄图一分力气不花的赢了我,哪儿那么容易!?“

她摸了摸怀中小金鬃熊的耳朵,笑了。

“难道,这青骄会上,规定了不能召唤自己的魔兽?“

俞晴一下子噎住,神色难堪。

牧红鱼说的没错,的确没有这样的规定。甚至有时候,拥有一只等级高实力强的魔兽,还会成为人人艳羡的对象。

所以她召唤这小金鬃熊,谁也不能说她错了。

但——她的手臂!

“你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还要继续么?”

牧红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淙淙有一段时间没好好玩儿过了,不如让它再陪陪你?”

“不!不!”

俞晴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尖叫着拒绝。

若是再继续下去,谁知道这畜生还会给她造成什么伤害?

若是再咬伤了她的脸...

心中闪过诸多思绪,俞晴压下心中的愤怒,面上却做出可怜样子,垂泪哽咽:

“我、我认输!”

原本她是做好了准备,要在这一次的青骄会上拿一个好的名次的。

所以,她打定主意,在前面的比赛中,尽量减少原力的消耗,将力量都留到最后。

可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牧红鱼,直接将她的路斩断了!

早知道应该速战速决,不给牧红鱼留下任何机会!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牧红鱼轻哼一声。

这女人倒是能伸能缩,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赢的可能,就干脆认输。

这种狡诈之人,她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

“淙淙,我们走!”

说着,牧红鱼便抱着淙淙转身离开。

然而刚走了两步,一道温柔却有力的女子声音,忽然传来。

“牧小姐,这比赛说到底是为了大家相互切磋,彼此进步。你对俞晴下此狠手,未免有些过了吧?”

牧红鱼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司徒星辰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神色平静,但说的话却有些意味深长。

她这一动作,立刻让整个广场都安静了下来。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了她的身上。

牧红鱼皱了皱眉头。

“我过了?你有没有搞错,刚才先耍手段的是她!我不过是反击罢了!难道这也不行?“

司徒星辰温和的笑了笑。

“牧小姐千万别误会,我只是就事论事。俞晴她刚才求胜心切,所以用了点计谋。但其实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你也并未受什么伤不是吗?反倒是她...毕竟是个女子,手臂上留下这样的一块伤疤,终究是不好的。”

牧红鱼觉得莫名其妙。

“她留疤关我什么事儿?赛场上比的就是实力,难不成我出手的时候,还得小心着不伤着她?那还比赛个什么劲?!大家现在就各回各家不行了?”

牧红鱼性格爽快,说话极其直白,一番话说得司徒星辰也有些下不来台。

但俞晴一向和她交好,若是现在就这么算了,那俞晴岂不是白白吃亏?

司徒星辰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

“可是刚才,若非是俞晴主动认输,牧小姐似乎还打算放任那小金鬃熊要了俞晴的命?相信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你方才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所以,牧小姐,你起码要道个歉吧?“

牧红鱼气的脸都红了。

怎么司徒星辰这话说的,好像都是她的错?!

“司徒长公主这话就有失偏颇了。”

楚流玥忽然也站了起来,似笑非笑。

“红鱼她刚才求胜心切,所以召唤了自己的魔兽,虽然后来没有阻拦,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俞晴主动认输,也没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不是吗?小金鬃熊性子难驯,见了自己主人被攻击,本能就是拼命,却要硬生生忍下这口气,我看对它的生长发育也不太好。所以,俞晴是不是也该给红鱼和小金鬃熊道个歉?“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