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两场比赛,他们接连输了两场,太衍学院这些年来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当仲裁老师宣布南风学院柳茵茵胜的时候,整个太衍学院这边的氛围都如同冰冻了一般。

成函脸上的笑容终于无法再维持,周身气息冷凝。

后面的众多学生,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去年曾经风光无限的他们,怎么会想到到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但这抽签的方式是很公平的,谁也不能做什么手脚,所以他们连个失败的理由都找不到。

司徒星辰见此,低声劝道:

“师父,青骄会不过才刚刚开始,咱们不过是运气不大好。真正有实力的人都留在了后面,反而是好事啊。”

听得她这样说,成函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是了。

他们又不是没人了?

单单是司徒星辰一人,就不知胜过多少!

这一次,他对她可是寄予厚望,想着她拿天医第一的!

“放心,师父心中有数。”

在武者、玄师和天医的比赛中,武者的第一是最不受重视的。

就算武者的比赛中他们不占优势,只要能在天医的比赛中拿到第一,就能一雪前耻!

“咱们安心等着就是。”

司徒星辰点点头。

...

武者的比赛还在继续。

楚流玥一开始还在担心自己的名字被再次抽到,但好在参加武者比赛的人不少,所以她被再次抽中的几率并不高。

实际上,一直到傍晚时分,青骄会第一天的赛程结束,她也没有第二次上场。

这也就给了她更多的时间安心修炼。

一整天的比赛下来,三大学院各有输赢,但粗略算一下,赢的最多的居然是一开始最不被看好的天麓学院。

反而是先前颇为张扬的太衍学院,接连失利,最后几乎是溃不成军。

几家欢喜几家愁。

青骄会的赛程通常会持续五天。

前三天是武者的比赛,第四天是玄师,最后一天才是天医。

第一天,几乎大半的武者都已经上台比赛,剩下极少数还没有上过场,以及赢了的人。

比赛暂时结束之后,三大学院就各自带着学生回去休养生息,备战第二天。

楚流玥也随着众人一同回到了学院。

...

走在双清河的桥上,楚流玥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宜风院。

院落栅栏关着,大门紧锁,院落之中也不不见人影。

也不知容修到底是在忙什么...

楚流玥想起司徒星辰衣角上的云纹,眉梢微挑。

她差点忘了,这位离王殿下,多年来不在帝都,而且深藏不露,身上藏着不知多少秘密。

她收回视线,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刚刚走到庭院之中,她便是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心中警铃大作!

她的目光飞快的扫视一圈,而后毫不犹豫的后退,当即打算离开!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就看到一道黑影快逼近!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而后迅用绳索将她的手腕绑了起来!

危险的气息令楚流玥心头一跳!

这人的实力极强!

现在的她绝对不是对手!

不等她抬头看清对方的脸,那人就已经直接将她带到了门前!

她离开时候锁的好好的门,此时忽然从里面打开!

身后那人一个用力,将楚流玥推入其中!

楚流玥的手腕被反绑在身后,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却听到身后“砰”的一声。

——对方竟是又将门锁起来了!

觉察到房间内还有其他人的气息,楚流玥立刻抬头看去。

这一看,心中却是吃了一惊。

正悠然坐在房间内,一脸高傲的看着她的,不是四公主容臻,又是谁!?

“容臻!?你怎么在这!“

容臻脸上浮现一丝不悦:

“本公主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

楚流玥心念电转。

按照容臻的脾气,她如此称呼她,她肯定是要火的。

可现在,她居然只是训斥了一句,显然别有目的。

楚流玥心中快闪过诸多猜测,面上却是不显。

“四公主见谅,我只是太过惊讶了。不知您今天来...所为何事?“

容臻瞥了她一眼。

“本公主找你,自然是有要紧事的。”

楚流玥眼帘微垂,笑了笑。

“四公主,您有什么事儿,直接来和我说就行,何必如此?”

“你一向奸猾,本公主可信不过你!”

容臻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在太子的寿宴之上,楚流玥将那带着血的原丹递过来的场景。

那脏污浓郁的血腥气息,似乎还在鼻端萦绕,令她一阵恶心。

楚流玥顿了顿。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刚才将她虏进来的人,此时就站在她身后。

她不是那人的对手,贸然动作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况。

她索性控制住自己想要回头看的好奇心,只盯着容臻,道:

“四公主有话直说就是。”

“本公主亲自来找你,只为一件事。“

容臻微微抬起了下巴,骄矜比起以往更盛。

“你天生原脉残缺,前段时间却忽然恢复如常,甚至还成了所谓的天才...你,靠的是什么?“

楚流玥了然。

果然是为了这事儿。

她先前就料想到容臻或许会从她这里下手,没想到居然过了这么久才来。

“只要你告诉本公主,是谁帮了你,帮本公主恢复原丹,那么以前的事情,本公主可以既往不咎。”

容臻的语气高高在上,如同施舍。

楚流玥静静地看着她。

容臻被她看的有些着恼,抬高了声音:

“你看什么!?”

“我不过是在想,原来四公主是来求我帮忙的,若是刚才没听清,看您这阵仗,还以为是来寻仇的呢。”

楚流玥轻笑一声。

容臻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你敢讽刺本公主!?”

“不敢。四公主出宫一趟不容易,想必是早就在这里等着了。不过,您说的这件事,我怕是帮不上您。”

“你说什么!?”

容臻恼怒的站起身。

楚流玥看的清楚,她的腿脚走起路来,很是奇怪。

分明是先前摔断了腿,没有长好。

“贱人!你看哪儿呢!”

觉察到楚流玥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腿脚之上,容臻气的脸色涨红,立刻扬起了手,朝着楚流玥的脸上狠狠扇了过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