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完晚饭,嘉文帝起身要走。

皇后有些惊讶:

“陛下,您…今天不留在臣妾这吗?”

嘉文帝脸上表情淡淡。

“马上就到十月了。”

皇后心里“咯噔”一下,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十月。

对于旁人而言没什么,但是对于嘉文帝,却极为特殊。

因为,当初的那位婉妃,就是死在十月。

这么多年来,每次到了十月前后,嘉文帝的心情都会格外沉郁,而且从不会留宿在宫中的妃嫔那里。

这个规矩,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刚才嘉文帝答应放太子出来,而且答允要为四公主再找天医,她一时高兴过了头,就将这件事情忘了。

“臣妾疏忽,请陛下恕罪。”皇后垂下头,掩去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怨恨。

嘉文帝摆摆手。

“你去看看臻臻吧。”

说完,便抬脚离开了。

偌大的宫殿内,再次安静下来。

周围伺候的宫人都垂着头弓着腰,不敢出一点声音,生怕招惹了皇后。

在宫中,谁不知道,表面上看皇后乃是六宫之主,身份最为尊贵,可实际上,根本比不过曾经昙花一现的婉妃。

在陛下心里,有一个位置,是其他所有人都无法取代的。

包括皇后。

平常也就算了,但今天这,实在是如同当众打了皇后一耳光!

漫长而煎熬的死寂之后,皇后深吸口气,再次抬头,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尊贵与端庄。

“本宫去看看四公主。”

“是!”



一来到容臻的寝殿,皇后就看到外面跪着一群宫人。

他们个个神色痛苦,仿佛承受着巨大的折磨,但却不敢出丝毫声音。

而容臻正坐在寝殿的正门口,神色凶厉的看着这些人。

看到皇后来了,她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连忙起身。

“母后,您怎么来了?”

皇后皱眉道:

“你父皇让本宫来看看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她仔细的看了一眼,嗅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息。

容臻忙道:

“没设么啊?不过是他们犯了错,女儿稍作惩戒罢了!”

皇后却是不信,看向那些宫人。

“你们都起来。”

前面一人尝试着站起,刚刚一动就摔倒在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哀嚎。

皇后这才觉到那人的膝盖上,竟是扎着生了锈的铁钉!

她快看了一圈,现其他人也是如此!

她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所有人回去休息,本宫自会派人前去给你们看伤,四公主最近心情不好,难免脾气暴躁了些,但这件事情,本宫不希望别人知道,懂吗?”

众人连忙应了,纷纷搀扶着下去。

皇后看向容臻。

“你随本宫进来!”

容臻自知理亏,只好跟着进去。

大门紧锁,皇后才终于沉着脸开口。

“你到底在做什么!说了几次,绝对不准再这样!你父皇知道了,会怎么想!?”

容臻别开脸。

“父皇早已经不管我的死活了!我如今不过是个废人,他又怎么还会在意我?”

皇后强压下心中的怒意。

“你父皇已经答应,等青骄会开始,会再帮你找一些天医。就算他们没办法,天令皇朝的使臣也已经在路上了,到时候总能帮你治好!你现在必须让你父皇心疼你,而不是厌恶你!”

容臻吃了一惊:

“当真?”

“自然是真!另外,更要紧的是,你父皇已经答应将你哥哥放出来。只要能在青骄会上大放异彩,肯定能重新得到你父皇的重视!这种紧要关头,你可千万不能添乱!”

容臻神色变换,连忙道:

“女儿知道了!一定不会让您担心的!”

说着,她便小心的凑了过去,一把抱住皇后的胳膊,喃喃:

“就知道母后对我最好了!”

皇后虽然心中有气,但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女儿,摸了摸她的头,劝道:

“原丹损坏,未必没有办法,你看那个楚流玥,天生原脉残缺,如今不也恢复了?”

容臻一听,心中忽然闪过一道光。

“对啊!母后,咱们怎么忘了这件事?!”

她兴奋的摇着皇后的胳膊:

“当初整个曜辰国的天医,不都说楚流玥的原脉无法修复吗?可后来她不但好了,而且还成了天才!母后,这个楚流玥一定有问题!”

皇后微微蹙眉:

“你的意思是——”

“咱们不如将楚流玥找过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好的!女儿猜测,她背后一定有神秘高人!让她将那人叫过来,说不定,就能治好我!”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之前倒是没想到。”皇后若有所思,“不过,咱们和那个楚流玥的关系并不好,这件事,她不一定会答应。”

容臻不以为然。

“她不答应又能如何?不过是一个禁卫军总统领的女儿,难道连咱们的话都不听?”

皇后却有些犹豫。

她记得,楚流玥和珍宝阁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

“这件事情还是慎重一些,明日青骄会,不如你随母后亲自前去,找她说一说此事。若她肯帮忙是最好的,如果不肯…”

容臻冷笑。

“哪儿轮得到她不肯!”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