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中闪过诸多念头。

她得罪的人不少,但似乎并没有人能够拿得出血红蛊这种毒。

就连天麓学院的老师们都对血红蛊没什么了解,何况这帝都中的其他人?

楚家?

太子?

亦或是其他人?

敌人在暗,她在明。

她眼前像是有一团迷雾笼罩,将这些事情的真相都遮掩了起来,无法看清!

楚流玥思虑片刻,终于松开了匕首。

楚纤敏这才大口的喘气,怨怼的看着楚流玥:

“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你满意了吧?”

“当然不满意。我是要解药的,你却没有给我,你害了我,害了我朋友,难道让我就这样算了?”楚流玥好笑的看着她,“你想的也未免太好了吧?”

楚纤敏就知道楚流玥不会就此罢休:

“那你到底想怎样?!”

楚流玥眉梢微挑。

“我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想要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孙老等人。毕竟学院中有你这样不惜代价对同门下杀手的人,还真是让人夜不能寐。”

“你——你想敢我走?!”

“你自己做错事在先,又怎么怪得了别人?”

楚流玥看着她,似笑非笑。

“真是可惜,听说当初你是以第一的成绩考进来的?谁能想到有一天,你会如此灰溜溜的被赶出学院呢?”

“不行!”

楚流玥的话彻底刺激了楚纤敏,她快步上前,就要去抓楚流玥,被楚流玥轻巧的避开。

“你不能将我赶出去!我不能走!我不会走的!”

如今,楚家她是回不去了的,太子府她又迟迟无法翻身。

如果她被赶出了学院,那么这一生就彻底毁了!

这是她唯一翻盘的机会,她怎么能就此放弃?

楚流玥神色漠然。

“自作孽,不可活罢了。”

楚纤敏焦急万分,想了半天,最后竟是哀求起了楚流玥。

“算我求你!别将这件事情捅出去!只要你能答应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再和你作对!你说什么我都会照做!求求你!”

她看楚流玥没什么反应,一咬牙,居然直接跪了下来!

“你要怎样才放过我!?”

纪玉荣心疼的上前:

“敏敏——”

楚纤敏怨毒的看了他一眼,立刻将他钉在原地。

“你还嫌害我害的不够惨吗!?滚!”

纪玉荣愧疚不已,竟是也跟着跪了下来。

楚流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人,心中没有半分波澜。

相反,她还对楚纤敏有些刮目相看。

以前的楚纤敏何其骄傲?

她恨她恨得要死,如今却也跪的下来。

也算能屈能伸。

这样的心性,比起当初可是狠了不止一星半点。

看来这一段时间的接连打击,几乎将楚纤敏逼到了绝路。

见楚流玥无动于衷,楚纤敏闭上眼,一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楚流玥看了一眼她紧紧扣在地面青白一片的手。

但凡有半点机会,楚纤敏一定会百倍讨还今天的屈辱!

“你想要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只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楚纤敏觉得每一秒的沉默,都在割裂自己的自尊!

就在她以为楚流玥不会应允的时候,终于听到了渴望的回答!

她猛然抬起头,眼睛已经隐隐发红。

楚流玥一字一句道:

“你只要装作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等那个人再来就行。”

楚纤敏愣住,旋即咬牙:

“我知道了!”

楚流玥颔首,转身离开。

刚走出一步,她忽然回头。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匕首上是抹了毒的。”

楚纤敏一脸愕然:“什么!?”

楚流玥好心的劝道:

“你放心,这毒是慢性的,如果你好好做事,我自然会定时拿给你解药。但如果你耍什么花招,就别怪我不客气咯。这种毒深入到你的体内,率先腐蚀你的五脏,而后就是你的骨头,直到一个月后,全身从内到外溃烂而死。啧,你应该不想那么丑的死吧?”

“你!”

楚纤敏心中火起,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

“我知道了!”

楚流玥又瞥了纪玉荣一眼。

“回头你自己搬出去,不用我动手吧?”

“不用不用!我知道该怎么做!”纪玉荣连忙答应了。

楚流玥这才施施然离开。

等她的身影彻底消失,楚纤敏才狠狠的朝着地上砸了一拳。

“贱人!”

“敏敏——”纪玉荣心疼的去扶她,却被一巴掌甩开。

楚纤敏撑着自己站起来,掌心因为用力,被粗糙的地面刮伤,满手是血。

但这点疼又算什么?

楚流玥今天带给她的屈辱,才是最让她刻骨铭心!

纪玉荣看到她双眼通红,阴沉狠厉的可怕,心里又是担忧又是害怕。

他还想说点什么,但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只好闭上了嘴巴。

楚纤敏摸向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心中不是没有怀疑。

难道那个匕首上,真的有毒吗?

可是不管到底有没有,她现在都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任由楚流玥宰割!

她转身打算离开,但刚走了两步,就猛然吐出一口血,昏倒在地。

“敏敏!”

纪玉荣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却见楚纤敏已经昏死了过去。

------题外话------

第五更稍微晚一小会儿,大概九点半昂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