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暗骂一句不要脸,耳朵却有些发热。

好在这会儿夜色正浓,他应该也看不清。

她深吸口气,让自己淡定下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上了楼。

“殿下如今再学院中也有自己休息的地方了,何必天天往我这里跑?”

容修却没答话,似笑非笑。

“你这位置好的很,本王做什么,你只要从这里看一眼,就能尽收眼底了。与其如此,倒是不如本王亲自来。”

楚流玥顿了顿。

“殿下,这地方是我先选的。”

她如果知道容修也会来,甚至正好待在那个位置,说什么也不会选择这里。

她走到柜子旁,翻出一把香姜片,洒在了茶杯之中。

热水沏茶,一股苦涩又带着点辛辣的味道很快扩散开来。

她故意倒了一杯,递了过去。

“殿下,请。”

容修看了一眼,笑了。

“本王每次来,怎么都是这姜茶?”

楚流玥认真道:

“我这里没有什么好茶,您若是愿意讲究就喝,若是不愿意,也不必勉强。”

容修唇角笑意微深,倒是直接将茶从她手中端了过去。

两人的手有一瞬间的触碰。

触手温凉,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慢的从她手背上轻轻滑过,带起一阵微痒的战栗。

楚流玥抬眸看了他一眼,却见容修神色如常,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

脸皮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厚!

楚流玥暗自腹诽。

“你身上带着药香,昨天一整夜都在炼药?”

容修呷了一口茶,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脸上,笑容淡了些。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

“殿下怎么知道?”

难道昨天他来了?

不对啊,她不记得他来啊?

容修抬了抬下巴。

楚流玥伸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下: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容修无奈喟叹,低笑一声。

向来聪明绝顶的人,在这种时候却总是喜欢犯迷糊。

他走近了几步,站在楚流玥身前。

高大的身躯靠近,瞬间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下一刻,他伸出手。

楚流玥正要后退,却撞上他的视线。

平静深邃的眸光下,似有暗潮涌动,隐隐的,还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疼惜。

楚流玥的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容修温热的指腹落在她眼下。

灯火的映照下,近处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眼下淡淡的乌青。

若非是熬了一宿,绝对不会如此。

“不过是一个同学,值得你如此?”

他的声音清淡低沉,神色有些捉摸不透。

楚流玥唇瓣抿起。

她并不意外容修会知道她在帮廖中书,毕竟这风声她本来也是有意透出去,引蛇出洞的。

“他曾与我们共生死,我自然是不能见死不救的。”

容修眸子眯了眯。

这话说的没什么问题,但他心情就是不爽。

若非是知道她还有其他目的…

“没有下一次。”

他的语气平静从容,却不容拒绝。

楚流玥眉头挑起。

“殿下,这是我的事儿,您好像没有权利管这么多吧?”

容修薄唇微掀。

“哦?若是本王说,本王有这个资格呢?”

楚流玥哼笑。

“殿下,您身份尊贵是不错,不过,凭什么我要听你的?”

容修的手顺着她的脸颊微微滑落,捧起了她的脸,忽然凑近。

楚流玥看着眼前迅速靠近的妖孽容颜,心脏忽然跳漏了一拍。

她想要后退,但袖中的手紧了又松,终究还是没有动。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已经逐渐习惯容修这样偶尔亲昵的动作。

好像…一切都自然而然。

他看着她,目光深深,像是有一股莫名的吸力,要将一切都吞噬。

旋即,他微微偏头,贴在她的耳边,低沉一笑:

“就凭…你喜欢的那个人,本王再熟悉不过。”

他的唇瓣在她细嫩的耳垂上轻轻摩擦,如星火燎原,然而他说出的话,却更像是惊雷,猛然炸响在楚流玥的心头!

他果然听见了!

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如果说之前楚流玥还能装作不知道他听见的话,那么现在,便是再也无法伪装下去了。

她心跳如擂,似乎有火焰从耳上蔓延开来,直让她全身发烫。

她连忙伸出手将他推开:

“殿下,您听错了,我没有说那个人是你。”

“本王说那个人是自己了吗?”

容修淡淡一句反问,楚流玥争辩的话戛然而止。

她双手抵在他宽厚坚韧的胸膛上,一时间不知是进是退。

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容修垂眸,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少女羞窘的神色,只觉浑身舒畅。

他手臂忽然揽住她的腰,而后打横将她抱起。

“殿下!?”

“嘘。昨天你没好好睡,今天本王陪你。”

容修将她抱到床上,温柔的放下,而后自己也顺势靠在了旁边。

楚流玥有些意外,眨眨眼:

“…哦。殿下不睡吗?”

容修俯身,压低了声音:

“和你靠这么近,本就睡不着。你尽管睡,不用在意其他。”

楚流玥剩下的话瞬间咽了回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这两天太累,过了没多久,她就陷入了睡眠。

容修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一道泛着淡淡银色光芒的流光,无声流入到了楚流玥的掌心。

楚流玥的呼吸逐渐变得绵长。

不知是否做了噩梦,她的眉心忽然紧紧皱起,神色痛苦。

容修看着,伸出手将她的眉心缓缓抚平,凑到她的耳边。

“玥儿,别怕,我在…”

这一声极轻,像是随时都会消散在风中。

然而楚流玥脸上痛苦的神色,却是逐渐褪去,重新变得恬静。

她无意识的朝着温暖的地方依靠而去,直到整个人都靠在了容修的怀中,才终于安分下来。

容修闭了闭眼,压下身体莫名的躁动。

还真是…一贯的会折磨他。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