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扬呆了。

“你、你说什么?”

楚流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然说出了这句话来,但看司扬神色震惊,干脆顺水推舟。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还要我再说第二遍吗?”

“不是、不——你喜欢谁?”司扬下意识问道。

这帝都之中,有谁能比司霆更出色?

楚流玥先前还说钟意太子,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就又喜欢上别人了?

“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他是谁?”

“是谁都和你们没有关系,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司扬,我将你们看做朋友,以前是,以后也是。”

但,也只是如此罢了。

司扬听懂了楚流玥的言下之意,心里并不愿意相信,但看她神色淡然,眸色清亮,并不像是撒谎。

他内心纠结了半天,烦躁的搓了一把脸。

“好吧!我保证,从此之后,我再不会因为这事儿来烦你了!以后,咱们还是朋友!”

楚流玥嘴角这才浮现一抹淡笑。

“好。”

司扬还有些丧气。

“那我先走了。你参加青骄会的事情,我会和东方老师说的。”

说完,便转身离开。

再待下去,他只怕真是要惹人厌烦了。

楚流玥扬声:

“那就多谢你了。”

司扬没回头,挥了挥手,很快便走了。

楚流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看去。

远处,容修正躺在那藤椅上,闭着眼睛,似乎又睡着了。

这距离,应该…没听见吧?

楚流玥心中不知怎的有点忐忑,连忙收回视线离开。

四周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微风拂过,一片叶子落在容修的脸上。

他微微转头,睁开了眼睛。

那双清透纯净的凤眸,此时竟深邃了许多,像是有暗潮涌动,无端端让人迷乱。

这哪儿是睡着了的样子?分明一直都醒着。

容修唇角缓缓掀起一抹笑意,蔓延到眼角眉梢。

随后,他将嘴里含着的叶子拿下,对折。

一道清亮悠扬的哨声,遥遥传去!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楚流玥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身体陡然一僵。



燕青带着东西赶来收拾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家主子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他一边打扫着院子,一边时不时的抬头看向主子。

当容修又摘下一片叶子放在唇边,他终于忍不住说道:

“主子,原来您这么喜欢吹桃叶哨?”

容修挑眉:

“有吗?”

燕青:“…”

地上那么多被吹过的桃叶,您难道以为我瞎了吗!?

来来回回的,您都吹了大半个时辰了!

您不累,属下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燕青内心风光叫喊,不过肯定是不敢真的说出来的。

“不好听?”

燕青肃然起敬的竖起大拇指:

“堪称一绝。”

容修满意的点点头。

其实好听不好听倒是不重要。

某人能听见,这才比较重要。

“殿下,您从府里带来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您要看看,还缺什么吗?”

容修思索片刻。

“缺点茶。”

燕青:“…属下这就去给您倒茶。”

吹了那么久了,能不渴吗?

“不用。晚一些本王自会去讨茶。”

燕青乖觉的应了一声,而后看向了远处的院子,心里为自家主子默哀了一秒钟。

流玥小姐,您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楚纤敏这两天的日子很不好过。

本以为楚流玥死了,自己就能顶替她武者第一的位置,进而提升自己在太子府和楚家的地位。

可楚流玥居然活着回来了!而且看上去好好地!

计划泡汤,一切都要重新谋划,而且现在的处境变得比之前更加糟糕!

看着手中父亲楚燕写来的信,楚纤敏简直焦头烂额。

娘居然怂恿顾夫人来学院门口闹?!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想要找楚流玥的麻烦没问题,可为何要将自己也牵连进去?

如果当时写的是匿名信,就不会被人发觉,更加不会有今天的麻烦!

现在,顾家是拿捏住了她的把柄,说这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善罢甘休!

顾夫人出了这么大的丑,让整个顾家的脸面都丢尽了,他们肯定会将这笔账,记在写了信的陆瑶身上!

陆瑶在楚家的日子本就难过,这下更是雪上加霜。

楚纤敏看着手中的信,上面的字迹凌乱潦草,显然是情急之下写的。

楚燕现在身受重伤,又如何能去救陆瑶?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可太子知道楚流玥还活着,昨天已经狠狠的训斥了她一顿,她现在自身难保,哪儿还有那么多的精力?

她烦躁的将那封信撕碎,走了出去。

因为她入学的时候成绩好,所以是单独一个小院子住的。

她走到院落左边的墙边,在瓦片的缝隙下摸索了一阵,拿出一样东西,而后快速的回到屋中。

那是一个比小拇指还要细一些的金属圆筒。

她轻轻扭动,圆筒打开,一张字条掉了出来。

她将字条展开,又用旁边的毛笔沾了点水,在上面涂开。

一行字迹,浅浅浮现。

“事情或许败露,务必小心!”

楚纤敏一惊,字条掉落在地上。



楚流玥回去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圆月悬空,皎洁明亮。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发现远处的院子里,并没有容修的身影,不由松了口气。

“本王在这。”

低沉的声音传来。

楚流玥心猛地一跳,抬头看去,却见容修正站在二楼的窗边。

“你怎么在这?”

楚流玥脱口而出。

容修目光远眺,脸上的神色有些微妙。

“本王口渴,来讨茶喝。”

楚流玥冷笑。

“殿下身份尊贵,耳聪目明,还差我这的一杯茶?”

容修终于看向她,眼中似有流光氤氲,勾魂摄魄。

“是啊。桃叶苦涩,唯有你这的茶可解。”

------题外话------

二月:容修好骚一男的。

流玥:没错!

燕青:赞同!

容修:?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