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峰没有说话,沉默显然就是肯定。

“顾家人怎么对你下手这么狠?”牧红鱼吃了一惊。

怎么说顾明峰骨子里也是顾家的血脉,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她虽然知道顾明峰在顾家一向不受待见,和顾明珠的待遇是天差地别,但如今将他赶出门,还如此对待,实在是过分了些。

她实在是不明白,同样是自己的孩子,顾云飞为何这般厌恶顾明峰。

顾明峰淡淡道:

“他们看不惯我罢了。我早就习惯了。”

楚流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确定他眼中并无半分伤心之色,不由得笑了一声。

“这样的家族,离开反而比留下来更好。及时止损,是一件大好事儿!等廖中书的身体好一些,我们一同去凤凰楼庆祝!”

顾明峰没想到楚流玥这么直白,但看她的神色,竟是十分真挚。

也对,她比他还先和家族脱离关系。

虽然楚流玥是主动断绝关系,而他是被迫赶出,但结果都是类似的。

顾明峰心里压着的一块石头忽然就放下了,莫名轻松了许多。

他吐出一口气。

“嗯。”

岑虎在旁边问道:

“对了,你们刚才说中书怎么了?”

这一天一夜他都在外面,并不知道学院里生了什么。

楚流玥不动声色的扫视一圈。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等有时间再详细告诉你们。岑虎,你和顾明峰先回去养伤。若有什么消息,我和红鱼会立刻告知你们。”

岑虎不疑有他,爽快的答应了。

顾明峰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



“你看,那儿就是你母妃当年住的地方。”

孙老一边和容修同行,一边介绍着学院。

容修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一条河蜿蜒而过,波光粼粼,在河水流淌入后山的山脚下,有一座安静的小院。

“她住的位置,再往旁边一些,就是玄师的学生们住的地方。她喜欢清静,学生们敬重喜欢她,所以虽然挨得很近,但极少来打扰她。”

孙老说着,又想起那个温婉大方的女子。

“对了,你应该知道,你母妃是玄师,在这里也是教的玄师吧?”

容修颔。

“父皇曾经提过。”

孙老摇头一叹。

“你母妃在玄师上的天赋极好,如果再有几年时间,成为顶级玄师,也不是不可能,可惜…”

红颜薄命,在这待了两年就去了。

就连容修,出声之后不久就被送去明月天山,也未曾见过她几次。

说话间,二人已经走到了那庭院之前。

门扉之上,挂着一个桃木牌子,上面镌刻着几个小字。

“宜风院。”

“这牌子也是当年她亲自刻写的。”

孙老看向容修:

“这地方已经多年没人来过,听说你要来,本想派人打扫一番,但想了想,毕竟都是她的旧物,一切就都还交给你吧。”

“多谢孙老体谅。”

“都是小事,不必言谢。那…老夫就先走一步。”

“孙老慢走。”

等孙老离开,容修才推门而入。

宜风院不大,但处处精致风雅,可见当年住在这里之人的品味。

院落中没有像是寻常人养着花草,反而是种着一颗树叶繁茂的桃树。

桃树下,有着一张藤椅,旁边的青石板上,还放着一套茶具。

容修袖袍一挥,将藤椅上的灰尘扫落,长身一躺。

藤椅长久没

人坐,出几道吱呀声响。

容修阖上眼帘。

微风拂过,卷起他雪白的衣角。

几片碧绿的树叶飘下,零散的落在他的脸上身上。

尤其是一片小小的薄叶,正贴在了他绯色的薄唇之上。

两色相映,如画卷般唯美。

楚流玥从双清河桥上走过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她和牧红鱼分头行动,正打算先回来拿点东西,还没走回自己的住处,目光就被这一处的景色吸引。

宜风院和这桥距离并不是很远,所以楚流玥看的很是清楚。

她眨了眨眼睛。

那个院子她先前也注意到过,从无人去,很是清静。

难道那就是容修母妃生前所在的地方?

她的目光从容修的脸上划过。

阳光映照下,他肤色如玉,甚至有些通透,眉眼如画,鼻梁高挺,脸颊线条流畅,无一处不是最好。

这样的人,简直是上天格外的眷顾,才能有着这般的容貌气韵。

楚流玥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对他的评价。

——就那样吧。

她忽然觉得有点心虚。

如果这样都不算什么的话,那这世上,当真是没有人能有资格说的上好看了。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视线,容修睫毛微颤,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过来。

二人四目相对。

他似在树下小憩了一会儿,眼中还带着几分未睡醒的慵懒茫然,一双眼眸清透纯净无比。

楚流玥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被抓了个正着,下意识就转开了视线。

但是刚刚扭过头去,她就后悔了——这不是更显得自己好像有点什么了!?

之前两人日夜相处,她也没觉得如何,怎么现在看一眼都觉得不对劲了?

要是现在走了,指不定会被容修嘲笑成落荒而逃!

想到这里,楚流玥一咬牙,重新看了回去,想要用眼神杀一个回马枪。

看!

看看怎么了!?

他躺在这里,谁从这里经过,不都能看见?她看一眼也没什么啊!

身后忽然传来几道女子的声音。

“等等,那是——离王殿下?”

“好像是诶!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容貌气度无双啊!”

“他好像住在那?和咱们也距离不远啊!”

“嘘!小声点!你们不怕被听见啊?能不能矜持一点!”

就算没回头看是谁,也不难想象这说话几人的仰慕和兴奋。

楚流玥的心情忽然有些烦躁。

——这家伙该不会是故意躺在那儿的吧?

堂堂离王殿下,居然一点都不介意被那么多路过的人打量?

这么一想,她眼里就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气恼。

容修看着她,忽然薄唇微张,将那一片薄叶含住。

------题外话------

昨天又失眠到三点,整个人都废了。

下午三点再更三章,不是第三章的三章,是三章节的三章。

说十更的现一个拖出去一个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