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眉眼五官无一处不是上天精心雕刻。

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沉静如星夜,纯粹干净却又带着几分神秘。

绯色薄唇微挑,原本温润如玉清贵从容的气韵,就多了一丝暧昧春色。

他的目光落在楚流玥身上,嘴角噙着散漫的笑。

牧红鱼呆了一瞬,而后终于反应过来,睁大眼睛:

“离王殿下?”

容修轻轻颔首:

“永平郡主。”

牧红鱼自从来到帝都,进入天麓学院,就一直很是低调,极少提起自己的身份。

永平郡主这称呼,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

此时听容修提起,不由得又呆了一下。

“你认识我?”

容修淡笑。

“曾听流玥小姐提起过。如今一见,郡主的确爽朗大方,颇有平江王之风。”

这话夸得牧红鱼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她对自己老爹最是崇拜,听到别人夸他,比夸自己还高兴。

她有些好奇的问道:

“离王殿下见过我爹?”

“虽未有机会一见,但久闻大名。”

牧红鱼想了想,也是。

这位离王殿下自小身体不好,送到明月天山休养,就连帝都都没有回来过几次,又怎么可能去那么远的地方见过她爹?

不过,看起来眼光还是很好的嘛!

牧红鱼美滋滋的拉了楚流玥的袖子,小声道。

“流玥,你眼光也抬高了吧?我看离王殿下挺好的啊!”

楚流玥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真不知道牧红鱼这缺根筋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一句话就被人家收买了,以后说不定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呢!

“哎,他说你在他面前提起过我,你和他很熟吗?”

牧红鱼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楚流玥的目光顿时微妙起来。

“你刚刚还说——”

“之前殿下曾经帮过我几次,我特地前去道谢的时候,殿下多问了两句学院的事情,我就提了你两句。”

楚流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撒谎谁不会?

既然他故意揭底,那她也不用客气!

牧红鱼恍然。

“难怪…想必那时候他就想着来学院了,所以才问你那些的吧?”

楚流玥眼角微跳。

容修不动声色的看向楚流玥手中提着的玉盒。

“看来你们有事要忙,本王就先不打扰了。”

楚流玥屈膝行礼:

“殿下慢走。”

容修静静的看了她一眼,和孙老转身离开。

牧红鱼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流玥,我怎么忽然觉得有点冷?”

楚流玥咳嗽一声。

“快走吧,久了这汤药就凉了。”



二人很快到了廖中书的住处。

牧红鱼上前,刚打算敲门,门就被打开了。

纪玉荣正站在里面。

他脸上带着一贯温和无害的笑容:

“中书说你们今天会来,我便早早在这等你们了。快进来吧!”

楚流玥打量了他一眼。

和前一天比起来,他看起来自然多了,仿佛没有什么不对。

但这恰恰证明他有问题。

昨天牧红鱼暗中调查他,并没有完全封锁消息,但凡他打听一下,就肯定会知道。

可他今天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分明就是欲盖弥彰!

牧红鱼似笑非笑道:

“哟,这多不好意思?照顾他这几天,你应该很辛苦吧?我们就是来看看他,你只管忙你的事情去就是!”

纪玉荣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都是朋友,而且住在一起,这些都是应该做的。那…你们先上去吧,我等会儿给你们泡个茶。昨天你们来,都没能好好招待。”

“你今天这么清闲?”牧红鱼双手抱臂,“我记得,你今天原本是有课的吧?”

纪玉荣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啊?哦,我今天请假了。九幽塔的修炼时间用完了,我正打算今天去做点任务。”

牧红鱼不置可否。

“这可是要紧事儿,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

这显然是要让他走。

纪玉荣有些犹豫。

“其实…其实也没有那么紧迫…我怕中书等会儿…”

“我们两个人在这,你还担心我们照顾不好他么?”

“没有没有!那、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请便。”

纪玉荣知道继续说下去只会更加糟糕,只好不甘心的离开。

等他的身影消失,牧红鱼才撇撇嘴。

“想窥探我们,就不能想点别的法子吗?”

楚流玥没说什么,转身上了楼。



廖中书今天的脸色看起来比前一天更差了一些,精气神也更加颓丧。

牧红鱼吃了一惊:

“难道他又给你下毒了?”

廖中书艰难的摇摇头:

“自从昨天你们和我说了以后,我就再没有碰过他送来的东西。”

楚流玥检查了一下他的汤碗,果然干干净净。

“这血红蛊毒性很强,就算是不再下药,这毒也会越发厉害。到了后期,更是兵败如山倒。”

楚流玥说着,将玉盒中的汤药取出。

一股浓郁的药香扩散开来。

牧红鱼深吸口气,顿觉浑身舒畅。

楚流玥递给了廖中书:

“这药暂且只能帮你压制住毒性,解药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

廖中书二话不说,将那汤药接过去一口饮尽。

“你倒是对我们信得过。”楚流玥道。

廖中书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力却真诚的笑容。

“我如今这样子,不信你们,还能信谁?”

他们是共经生死的交情,再说,现在他也只剩下这一条路可以选。

“你先休息。我和红鱼再去查一查。”

廖中书点点头。

“麻烦你们了。这份情谊,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流玥!红鱼!我们回来了!”

廖中书的话还没说完,楼下就传来了岑虎的声音。

楚流玥让廖中书独自休息,便和牧红鱼走了出去。

刚走到一楼,看到岑虎和顾明峰二人回来。

顾明峰的脸上带着伤,看起来这两天似乎经历了不少事情。

牧红鱼吃了一惊,快步上前:

“明峰,你这怎么回事儿?”

顾明峰微微垂眸。

“一点小伤。”

“这怎么会是小伤?”

这一看就是被人往死里打的啊!

顾明峰没再出声,显然是不想过多谈论这个事情。

原本他是不想顶着这样的一张脸来见楚流玥二人的,但岑虎硬是将他拉来了。

楚流玥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了然问道:

“顾家的人下的手?”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