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带着药材回到了自己住处。

将乾坤袋之中的药材尽数取出之后,依次放好,正打算回天药阁,将乾坤袋还给左戎老师,就觉察到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她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看到左戎老师带着其他几个老师来到了院子里。

左戎老师一看到她,立刻笑道:

“流玥啊,这几个也是之前帮廖中书诊断过的老师,我带着他们来看看你。”

那几个老师都不动声色的打量起了楚流玥。

左戎那家伙说楚流玥知道廖中书是中的什么毒,而且还有法子暂时压制住他体内的毒性,他们心中既惊讶又好奇,就跟着左戎一起来了。

但其实他们心中更多的是怀疑——楚流玥连修行都没去天医那边,而且入学考试的时候,不是说她在这上面天赋有限吗?怎么现在听起来倒是很厉害的样子?

楚流玥心知肚明,他们不是来看她的,而是来看她如何炼制那些药材的。

她也没点破,和几位老师见了礼,将他们请进屋中。

“左戎老师,您来的正好,我刚将这乾坤袋里面的药材拿出来,东西就还您了。”

楚流玥说着,将乾坤袋还给了左戎。

左戎笑呵呵的收下。

“你动作倒是利索,以后如果还有这样的事儿,尽管开口就是!”

楚流玥抿唇一笑。

“那流玥就先谢过您了。”

二人的对话,又让旁边几个老师心中暗自吃惊。

左戎平日里对这乾坤袋宝贝的很,连他们想要借来一用都不肯,如今对楚流玥倒是大方的很!

“那些就都是你从天药阁拿的药材?”

另一个老师指着屋中堆放起来的玉盒问道。

“这未免也太多了些吧?”

楚流玥淡淡笑道:

“玄苍老师放心,流玥深知这些药材得来不易,必定物尽其用,不敢有丝毫浪费。”

玄苍却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她:

“物尽其用?这么多药材,你一个人如何炼制?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夸大了吧。”

楚流玥也没再辩解。

“行了行了,玄苍,你连廖中书是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还在这说这么多做什么!”

左戎一句话将玄苍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他低哼一声:

“好!那就先听听你怎么说!”

剩下几人也立刻竖起了耳朵。

楚流玥心头微动。

“其实这种毒,我也不太了解,只是曾经偶然见过…”

她当然不能完全将自己的底子都透出去,就简单的提了几句,言语之间很是模糊。

左戎几人还想仔细问一问,却发觉楚流玥好像也不是完全了解,最后只能放弃。

“这么说,你对这方子,也没有完全的把握了?那这岂不是在拿廖中书的性命当儿戏?万一出了什么事儿——”

玄苍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开口。

“还能出什么事儿?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廖中书现在什么情况吗、若是再拖延几天,他这条小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儿戏不儿戏的?”

左戎不耐烦的打断了玄苍的话,冲着楚流玥挥挥手。

“这家伙就是固执呆板的很!流玥你不用管他!尽管做你想做的就是!”

玄苍悻悻的闭上了嘴。

楚流玥心中轻叹一声。

原本想安安静静的帮廖中书炼药,但没想到左戎对这件事情如此上心。

看他们这样子,分明是打算看她如何炼药。

楚流玥索性也不再理会他们,走过去将药材拿出,开始一样样的准备。



皇宫,御书房。

容修披着一身黑色大氅,静静的站在门外等候。

他长身玉立,芝兰玉树,仅仅是往那一站,便似乎让这周围的景致都失了颜色。

不少伺候的宫女远远的看着,眼中满是仰慕。

“离王殿下当真是生的好容貌!单单是这一身的风华气度,我看这帝都之中,都没人能比得过!”

“可不是?上次太子寿宴,离王殿下一露面,不知招了多少女子芳心!可惜离王殿下身体不好,也不常来宫里走动,咱们想见一面都难啊!”

“真不知道将来哪位贵女能有此荣幸,嫁给离王殿下…”

“哎,可惜离王殿下身体虚弱,也没什么实权,不过是个闲散王爷罢了,也算不得顶好的。”

“那又如何?能天天看到那张脸,已经是毕生修来的福气了!哪儿还敢奢求那么多?太子殿下以前倒是威风,可如今不也…”

“嘘!这你也敢说?不要命了!”

砰!

书房内忽然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躲在暗处的宫人们吓了一跳,立刻作鸟兽散。

容修眼帘微抬,深邃的凤眸之中,看不出丝毫波动。

有一个人仓皇的从御书房中退了出来。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臣这就退下!”

这个狼狈不堪的人,正是楚家大长老楚霄。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整个人看起来都灰头土脸的。

原本他今天来求见陛下,是想要为太子求情,但没想到刚一提到太子,陛下就勃然大怒,直接将他赶了出来!

他这才意识到,太子这次是真的惹怒了陛下!

自己如此贸然前来,才是真正蠢到家了!

楚霄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脑子竟然也开始拎不清了!

病急乱投医,反而让自己和太子的处境更加危险!

闵公公随后也走了出来,瞥了楚霄一眼。

“楚霄大人,您这段时间就先别来宫里了。”

楚霄欲言又止,但最后只能应了。

“多谢闵公公。”

闵公公心中鄙夷。

楚霄年龄大了,也糊涂了。

楚宁现在圣眷正浓,对楚家本就带着几分不满,他偏偏还这个时候进宫为太子求情,是真不怕将整个楚家都拖下水啊!

闵公公懒得理会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站着的容修,脸上立刻堆满了殷切的笑容,迈着小碎步上前。

“离王殿下,您可来了!陛下这几日一直念叨您呢!”

容修嘴角噙着散漫的笑,淡淡道:

“前几天身体不大好,这才恢复了一些,便立刻来看望父皇了。”

“您快请——”

陛下正在气头上,换做普通人他是不敢往里请的,但是这位离王殿下可不一样。

楚霄听到这话,忍不住抬头,看先这位极少露面的离王殿下。

容修淡淡看了他一眼,点头示意,便长腿一迈,朝着御书房内走去。

楚霄忍不住跟着看去,却很快被闵公公催促着离开。

容修刚走入房间内,就看到地上散落着碎裂的茶杯。

嘉文帝脸上还带着几分怒意。

容修淡笑道:

“父皇,什么事情惹得您如此生气?”

“不值一提!”

嘉文帝看到他,神色缓和了许多。

“倒是你的身体,最近可是好些了?”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已经好多了,这几天已经能出门走动了。”

嘉文帝松了口气,但旋即还是皱起了眉头。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等有机会,一定得帮你找个实力更强的天医看一看!”

容修笑了笑,云淡风轻的模样。

“儿臣的身体生来如此,倒是早已经看淡了,父皇也不必过于忧心。”

“朕怎么能不担心?你是朕…从小你就没了娘亲照顾,后来小小年纪就远离帝都,孤身一人前往明月天山。这么多年,父皇亏欠了你很多。”

容修眼帘微垂。

“父皇言重。您的心意,儿臣都明白。”

嘉文帝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摇头一叹。

“你向来是最懂事的,哪儿像那几个不争气的…算了,你不喜欢这些事情,便也不和你多说。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你回来帝都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曾看上哪家的贵女?”

容修一怔。

“父皇,您这是——”

嘉文帝哈哈一笑。

“如今你已经封王,身边却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所谓成家立业,自然要先成家,再立业!朕已经让下面的人准备了不少适龄贵女的画像,你来挑上一挑,择日成婚吧!”

------题外话------

咳,今天先加一更,择日再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