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毒!?”

牧红鱼也吓了一跳,顾不上羞窘,快步上前。

“你确定?他中的什么毒,你可知道?”

楚流玥将被子重新给廖中书盖好,没有立刻回答牧红鱼的话,反而看着廖中书问道:

“这两天你的腿是不是时常发痒,而且一挠就破皮出血?”

廖中书呆呆地点头。

“的确是这样…你怎么知道?”

楚流玥刚才不过是隔着衣服看了一眼,竟然就猜的如此准确!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毒现在已经扩散到了你的全身,不出三天就会侵入肺腑,到时候才是真的无力回天。”

廖中书顿时紧张起来:

“这么…这么严重?可是我回来之后,连门都没有出过,怎么会中毒?而且老师们也没有说这件事——”

“这种毒号称‘血红蛊’,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毒类。一旦沾染,身体上的伤口便会反复溃烂,无法愈合。更严重的是,伤口周围会迅速充血,皮肤脆化,疼痒难耐,轻轻一碰就会破裂。到最后,全身皮肤皲裂血尽而亡!”

楚流玥每多说一个字,牧红鱼和廖中书的脸色就白一分,听到最后,两个人的脸都已经苍白如鬼。

尤其是廖中书,原本就气若游丝,听到这话更是连气都有些喘不上来了。

“这…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难道我…”

剩下的话他有些说不出来,可楚流玥和牧红鱼都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这样厉害的毒,连学院的老师都没能看出来,更不用说治了!

那他这条命,怕是只剩下最后几天了!

牧红鱼担忧的看着楚流玥:

“流玥,真的这么严重?那你、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你既然能认出来,那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廖中书也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她。

楚流玥沉默片刻。

“这种毒我是认识,但如果想要彻底解毒,至少需要炼制上百种药材,而且大多数都极其珍贵,短时间内,只怕是很难找到…”

如果是上辈子的她,对付这种毒自然不成问题,可现在这种条件,实在是难!

有些东西,只怕找遍曜辰国都不会有。

廖中书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

他愣了一会儿,苦笑道:

“看来…我只有等死了…”

牧红鱼看看楚流玥,又看看廖中书,一颗心如同放在火上炙烤。

廖中书和她关系一直很好,加上这次他们能活下来,廖中书帮了不少忙。

他们之间的情分,早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同门。

可现在,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房间内一时陷入寂静。

楚流玥忽然问道:

“你这毒是怎么中的?”

廖中书一脸茫然:

“我、我也不知道…去万灵山脉之前一直都好好地,就是从那里回来之后,伤口反反复复总不见好…”

“这么说,是回来以后在学院里中毒的?”

“应该…是。我回来之后,连这个门都没有出过。”

廖中书说着,又皱起了眉头,苦苦思索。

“可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从回来开始养伤,我一直都听从老师的叮嘱,按吃药和休息…其他什么也没碰过。”

楚流玥双手抱臂,忽然问道:

“纪玉荣对你如何?”

“他?他对我很好啊!这几天一直是他在照顾——你怀疑是他下的毒?”

廖中书终于明白楚流玥的意思,但却下意识否认。

“这不可能。我和他自从考上学院的那一天开始就一同住在这里,相处的一直不错。虽然不如亲兄弟,可也算是关系极好的,他没道理对我下手啊?”

牧红鱼也忍不住插话道:

“对啊!流玥,那纪玉荣我也是认识的,人挺好的,应该做不出这种阴险毒辣的事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不是他,难道还是你自己给自己下毒么?”

楚流玥对二人的话不以为然。

如果真的没做什么,那刚才纪玉荣为何看到她那么心虚?

牧红鱼二人相顾无言。

楚流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将他抓来问吧?那就算他做了,他肯定也不会承认的啊!”牧红鱼揉了揉太阳穴,觉得脑仁有点疼。

楚流玥扫视一圈,看到廖中书旁边放着一个空碗,隐约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药香。

“这是你喝药的碗?这么这么干净?”

廖中书点点头。

“每次喝完药,玉荣都会立刻将碗拿去洗干净,他说那药的味道太冲,担心影响我休息,所以每次都会特意等我喝完拿走,洗好了再拿回来…”

廖中书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看着那药碗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难道,真的是他?”

一开始他还觉得这是纪玉荣照顾他,心中很是感激,但现在想来,的确有些奇怪。

他一个病人,就算是闻一闻药的味道又如何?

连他自己都不在意,为什么纪玉荣反而对这件事情这么看重?

他劝了好几次,说不用这么麻烦,可纪玉荣却总以这是小事为由推脱了。

牧红鱼猛地跳起来,跑到了那药碗面前,仔细的打量着。

“流玥,你是说那药有问题?可惜现在这碗被洗得干干净净,什么证据也没了。要不然,等中书下次喝药的时候,咱们再当场检查?”

楚流玥红唇微挑,摇摇头。

“他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了。先前下的毒已经足够,只要再等几天就行。何况——”

何况,纪玉荣应该已经觉察到了她的警觉,绝不会给她一点查证的机会。

牧红鱼颓然:

“那怎么办?”

廖中书勉强笑了笑。

“红鱼,你也别想这些了,现在就算是查出点什么,怕是也已经晚了。我的身体…”

楚流玥不赞同的摇头,淡笑道:

“越是如此,才越要查。只有找到给你下毒的人,才能有希望拿到解药。你先好好养着,我和红鱼去查就是。”



叮嘱廖中书好好休息之后,楚流玥和牧红鱼便一同离开。

等走出门后,牧红鱼回头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问道:

“流玥,咱们现在怎么查?如果没有解药,中书撑不了几天的。咱们来得及吗?”

楚流玥抬眸看向某个方向。

“所以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暂且止住他体内的毒性扩散。”

牧红鱼一愣:

“你不是说那解药很难——”

“完全解毒是很难,但压制毒性还不算很难。”

楚流玥说着,抬脚向前走去。

“哎——你去哪儿?”

楚流玥头也没回:

“天药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