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露出同情之色。

“不敢不敢,顾夫人身份尊贵,您这道歉,我可是承受不起。不过,顾夫人,您刚才哭喊的时候好像太拼命了,听听,这嗓子都哑了。”

岳珍凌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不是故意讽刺她吗!?

“你——”

“行了!”

顾云飞一声怒喝,看向身后随从。

“还不快点将夫人送回去,好生养着!”

“是!”

几人连忙上前,半搀扶半强制的将岳珍凌带走了。

顾云飞在这里,岳珍凌心里有再大的火气也不敢继续闹,只得随着那些人离开。

等她们几人的身影完全消失,顾云飞才终于松了口气。

“孙老,流玥,这事儿…”

“顾家主,孙老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是顾明珠害我不成,最后反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实际上,不只是这一次,就连先前,也是如此。她想要偷金鬃熊的幼崽不成,反被追杀,后来还刻意将我们小队的人拉下水,导致我们一行人也被金鬃熊威胁。若非是我们运气足够好,这会儿别说是我,就连牧红鱼他们也难逃一死。”

楚流玥神色淡淡,说出的话,却令众人再次陷入震惊之中。

“我身份平凡,伤了死了也没什么,但牧红鱼…乃是永平郡主,如果也因此出了事儿,顾家主,只怕你们也要麻烦了。”

顾云飞剩下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楚流玥说的话不知真假,但孙老站在她那边,就算是假的,也成真的了!

“我原本想着,顾明珠已经不在了,那么我们也不必再追究这些,毕竟死者为大。但我没想到的是,我一再退让,换来的居然是无端的指责和脏水。顾家主,我虽然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可是没做过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认的。旁人如果想要污蔑我,我也断不可能坐视不理。今天好在孙老在,不然的话,我可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您说呢?”

顾云飞后背冷涔涔的。

“那你想要如何?”

楚流玥顿了顿,莞尔一笑。

“顾夫人已经当着众人的面和我道歉了,我当然不会拿着不放。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顾云飞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

“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

楚流玥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笑道:

“顾家主,贵夫人痛失爱女,现在悲痛欲绝,冲动之下很容易被人鼓动,或许被人钻了空子,也不一定。您还是…多多注意为好啊。”

顾云飞心里“咯噔”一下。



闹剧终于收场,楚流玥回到学院,简单的和孙老以及白琛讲了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

但是关于她到底是如何从那黑色漩涡之中逃离的,却是一句带过,只说自己当时昏迷了,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树林之中,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孙老心里不怎么相信,但看楚流玥似乎并不想多说,也没有继续追问,叮嘱让她好好休养,便放她走了。

楚流玥还没走回自己的住处,就碰到了前来找她的牧红鱼和岑虎。

两人看到楚流玥活生生的站在眼前,都是激动欢喜的不得了。

“流玥,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牧红鱼一把抱住她,又哭又笑。

旁边的岑虎挠着头,笑的嘴角都要咧到后脑勺去了。

“哈哈!我就说流玥肯定不会食言的!当初咱们说好了山外见,这可不就见了?”

楚流玥见二人神色都很是憔悴,知道他们这几日应该也是十分难受,心中微酸,拍了拍牧红鱼的肩膀。

“我一向说话算话。倒是你们,看起来一个个病怏怏的。”

牧红鱼擦了一把眼泪。

“哪有!”

说着,又自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听说刚才顾家主母来找你麻烦了?他们怎么好意思的?”

楚流玥摇摇头。

“已经解决了,想必顾夫人之后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岑虎疑惑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毕竟可是顾家主母啊!”

楚流玥嘴角勾了勾。

“就因为是主母,这件事才格外严重。”



楚家。

听了下人传回的消息,陆瑶许久没回过神来,呆坐在椅子里,不可置信的喃喃。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样都扳不倒她?”

不但没有扳倒,甚至还帮楚流玥澄清了!

有孙老的那些话,从此整个帝都,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谣言了!

楚流玥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她到底是靠着什么,能一次次躲过危机?

“都是你做的好事!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知道孙老也是楚流玥的靠山了!”

楚燕重伤,现在还不能下床,脾气却变得更加暴躁,动不动就出声训斥。

陆瑶烦闷不已:

“我又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还不都是你没脑子!”

正在二人争吵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陆瑶看了一眼,院子里竟是冲进来了一群人,一副来者不善的模样。

“做什么!这里是你们能随便进来的吗?都给我出去!”

当前一人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三夫人,我们可是奉了大长老的命令前来,请您去大厅的。”

陆瑶心里猛地一跳。

“大长老找我做什么?”

“嘿,您自己做的事儿,您自己不清楚么?现在,顾家的人,可也在候着您呢。请吧——”

听到“顾家”二字,陆瑶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