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帮?

楚流玥心中冷笑,反而想问问自己凭什么要帮?

她和顾明珠之间非亲非故,而且当时顾明珠为了自己活命,还将她出卖给了黑翼吞天蟒!

这笔账她都还没有算,顾家的人又是怎么好意思来要她赔顾明珠的命的!?

楚流玥淡淡道:

“当时情况危急,我自己能活下来已经是千难万难,又怎么还顾得上其他热闹?顾夫人,您可别忘了,那是黑翼吞天蟒!你觉得,我是它的对手?”

岳珍凌一时语塞。

“那、那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谁知道你是不是用我女儿的命,换来了这一条活路!对,一定是这样!”

说到这里,岳珍凌猛然抬高了声音,似乎认定了楚流玥一定是靠着卑鄙手段才活下来。

楚流玥直接被气笑了。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岳珍凌和顾明珠这一对母女,果然是一样的脑回路。

如果当时在场的人换成岳珍凌,只怕她会做出和顾明珠一样的选择,用别人的命,换自己的命!

“顾夫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能活着回来,是我运气好罢了。但是您怎么都不愿意相信,那我还说什么?您只相信您自己的想象罢了!既然如此,随便您怎么想,但是今天,如果您不能拿出证据来,我是不可能跟着你们走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楚流玥转身便要离开。

“你不能走!”

岳珍凌上前几步,就要抓楚流玥的袖子,被她轻轻一晃躲开。

楚流玥的耐心彻底消耗殆尽。

“顾夫人,我可没那么多的耐心。”

她语气很是平静,但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却似有冷冽的光闪过。

顾夫人不知怎的,心底忽然生出几分怯意,再没敢伸出手去直接拉楚流玥。

楚流玥转身,朝着学院中走去。

白琛走到岳珍凌身前,叹了口气,劝道:

“顾夫人,我知道明珠的事对您打击很大,我们做老师的,也都很是伤心。可即便如此,也不能随便冤枉人不是?何况,小流玥的为人,我们都是清楚的,她绝对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所以我看,您今天还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岳珍凌却不肯。

“白琛老师,您今天是护定了楚流玥,是不是!?她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们如此相信她!你们自己想想,那种情况下,她如果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怎么可能逃的出来!?”

白琛的脸色也有些冷了下来。

“顾夫人,您这话,是在说我们整个天麓学院的老师和长老,都在为楚流玥打掩护?”

岳珍凌心道这未必不可能,但嘴上却不敢真的说出来。

她死死的盯着楚流玥,眼神怨毒。

陆瑶说的没错,这个楚流玥,当真是一条阴狠毒辣的毒蛇!

“呵,楚流玥是什么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初她连生养自己的楚家都能背叛,一脚踢开,甚至走了还要将楚家扒下一层皮,将楚家搅的鸡犬不宁,何况其他人!楚流玥,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说完,她便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放声大哭。

“明珠啊!我可怜的女儿!你死的太惨了!别人害你没了性命,我却拿她没有办法,是娘没用!是娘没用啊——”

她身边的那几个随从见此,也立刻跪了下来,齐齐哭喊。

“二小姐!您是被那奸恶之人害惨了啊!”

楚流玥眼角一跳。

这是打算在天麓学院门口哭丧呢!?

她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只觉荒唐。

这岳珍凌怎么说也是顾家主母,身份贵重,怎么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就算是再悲痛,再愤怒,如此作为,相当于将顾家的脸面也丢尽了,她怎么一点都不考虑?

岳珍凌见楚流玥有了反应,还以为她是害怕了,顿时哭的更加厉害。

那尖锐凄厉的声音,远远地就能听见。

很快,大门口外,凑过来不少看热闹的人。

有一些人开始对楚流玥指指点点,一番八卦的样子。

白琛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也是惊呆了。

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愤怒。

他们这么哭,将楚流玥置于何地,又将天麓学院放在哪里!?

他皱眉道:

“顾夫人,您这么闹,不合适吧?”

岳珍凌全当听不见,只顾着哭喊。

“你——”

白琛脾气暴躁,当下就急了。

楚流玥连忙拉住他。

“白琛老师,别动手。”

现在这么多人看着,谁先动手谁就理亏。

白琛烦躁不已。

“那难道就任由他们在这里这样闹?!你的名声怎么办?”

周围围观的众人此时已经听了个大概,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我说瞧着这人身份不一般,原来是顾家夫人!怪不得敢和天麓学院正面交锋啊!”

“那也不能这样吧…天麓学院可没那么好招惹啊…”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顾明珠是她唯一的女儿,就是靠着顾明珠,她才能稳住在顾家的地位!可现在顾明珠死了,下面可多的是人觊觎她的位置!她现在岌岌可危,能不恨吗?也怨不得她会这么不顾一切的来闹了!”

“原来如此!听她的话,是楚流玥害死了顾明珠?”

“我也觉得奇怪,你们想想,那么危险的情况,怎么就偏偏是楚流玥活下来了?顾明珠怎么说也是顾家最受宠的二小姐,身上肯定有什么底牌,连她都死了,楚流玥却…”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这个楚流玥真的有点邪门!当初楚家对她不好,她和楚家一刀两断之后,楚家的日子就变得难过起来。顾明珠听说好像和她的关系也不好,和她一起被困之后就死了!这里面…还真是说不准啊…”

听到四周这些议论声,白琛气的不行,但看楚流玥的神色,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嘴角还带上了几分笑。

“哎呀!小流玥!你现在还笑的出来?如果再让这些人说下去,你就真成了害死顾明珠的罪人了!三人成虎你知道吗!”

楚流玥双手抱臂,淡笑道:

“白琛老师,人家特地安排了这么多人来演一出戏,咱们如果不好好欣赏,岂不是浪费?”

白琛一愣:“你、你是说,这些人…”

“难为顾夫人如此身份,竟是也干出这样手段下流的事情来。”

楚流玥轻声说着,又走到了岳珍凌的身前。

“顾夫人,说说吧,谁教您的这些?”

岳珍凌的哭声戛然而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