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尖利刺耳的很,令楚流玥皱起眉头。

“你谁?”

那女人听到这话,仿佛受了更大的刺激,直接冲上前来,一巴掌朝着楚流玥的脸上扇去!

“你还有脸问我是谁!?我杀了你!”

楚流玥脚步一错,就避开了她的攻击。

那女人一时没站稳,差点一头栽在地上,好在被她身后的几个人快速扶住。

“夫人,您可要小心啊!”

那女人心头怒火更甚,指着楚流玥,厉声道:

“去!把她给我抓起来!”

“是!”

那几个人听到这命令,便立刻上前,将楚流玥包围了起来,打算动手!

楚流玥神色不变,然而声音却冷了三分,听起来不怒而威:

“这里是天麓学院,我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在这闹事儿!”

这句话成功的让那几人停下了脚步,心生忐忑。

是啊!

这里怎么说也是天麓学院的门口,他们如果真的在这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儿,天麓学院可不会善罢甘休!

那女人却似乎完全听不进楚流玥的话,声音又拔高了一个八度: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现在立刻给我把她拿下!我顾家要抓人,谁敢拦着!?”

顾家?

楚流玥心念电转,这才想起这个女人的身份来。

顾家家主顾云飞的正妻,顾家的当家主母——岳珍凌。

原身只见过这个女人一次,而且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楚流玥看到之后,只觉得似乎有些眼熟,但并未想起什么。

但她如此盛气凌人,张口闭口就是“我顾家”,便也不难让人猜出她是谁了。

楚流玥这才终于明白过来,她最开始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这岳珍凌,就是顾明珠的亲生母亲!

“原来是顾夫人。我和你们顾家似乎并无往来,也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儿吧?不知您这么兴师动众的要人将我拿下,到底所为何事?”

岳珍凌气极反笑,看着楚流玥,眼中满是怨恨:

“你还有脸说?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楚流玥面不改色:“我还真不清楚,不妨,您还是先给我解释一下?”

岳珍凌气的浑身发抖。

“你!”

“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吵吵嚷嚷?”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学院大门中有人快步走了出来。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白琛老师。”

白琛看到楚流玥,心脏猛地一跳。

尽管昨天就已经听到了消息,可此时亲眼看到,还是难免心生激动!

“小流玥!果然是你!”

他快步走到楚流玥身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圈。

“你、你当真没事儿!?”

楚流玥唇角微微弯起。

“是啊,我好好地,您不用担心。”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白琛心中情绪翻涌,有许多话想说,但到了嘴边,就只剩下这一句,翻来覆去的念叨。

他听说大门外似有人在吵闹,便想着赶来看一看,没想到居然是楚流玥!

忐忑了一晚上的心,总算可以安放了!

等心中的情绪稍微平缓了一些,他才看向四周,表情顿时有些不好。

这些人,似乎是想对小流玥动手啊…

他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岳珍凌的身上。

“顾夫人,您怎么来了?”

岳珍凌深吸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冷声道:

“白琛老师,这是我们顾家和楚流玥之间的事情,您最好还是别管!”

白琛乐了。

“顾夫人,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小流玥是我们天麓学院的学生,您现在要将她带走,我们难道连问一句的资格都没有了?”

岳珍凌不是傻子,立刻听出白琛是站在楚流玥那边的。

顾家地位尊崇,但天麓学院也不是好招惹的。

如果白琛铁了心要护楚流玥,那她还真的没办法将楚流玥从这里强行带走。

“这个问题问我,不如问楚流玥!”

白琛问询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楚流玥耸肩: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才刚刚走到学院门口,顾夫人就带着人冲了过来,二话不说要将我带走,还说什么…要我赔她女儿的命。”

白琛听到这,忽然明白了什么,将信将疑的看向岳珍凌。

“顾夫人,您是说…是流玥害了您的女儿,顾明珠?”

“不错!”

听到自己女儿的名字,岳珍凌刚刚勉强平息下来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眼泪疯狂涌出。

“就是她!害死了我唯一的女儿!”

白琛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顾夫人,这牵扯到人命的事儿,可不能乱说。我理解您失去女儿的悲痛心情,但是当时在万灵山脉中,情况混乱,就连我们都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您又是如何这么肯定,是小流玥害了您的女儿?”

“我当然能确定!我已经打听过了,当初明珠和楚流玥一同被困在一座山上,被那黑翼吞天蟒和无数魔兽围攻!那种情况下,为何明珠死了,只有楚流玥一个人安全无虞的回来了?!这一定是她动了手脚!”

岳珍凌喊得底气十足,情绪激愤,仿佛亲眼看到了一般。

白琛听着,却不以为然,甚至心底还觉得有些可笑。

“…所以,您只是因为小流玥独自一人活着回来了,就认定是她对顾明珠下了杀手,置其于死地的?”

岳珍凌冷斥:

“难道这还不够么!?不然的话,你让她亲口解释,如何在那种情况下,独自一人逃出生天的!?”

如果楚流玥也死了,那她无话可说,只能自认倒霉。

可现在楚流玥好好地站在这里,而她的女儿却连尸骨都难以找寻!

她心里如何能不恨?!

白琛一阵无语。

“那您这么说,可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那可算是污蔑。”

岳珍凌愣住,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接话,显得有些心虚。

楚流玥轻轻揉了揉眉心,淡淡道:

“没有证据,没有证人,只凭着自己的想象,就认定了我的罪,甚至还要将我押走?顾夫人,您这未免太不讲理了吧?”

岳珍凌被二人三言两语噎得说不出话来,原本哭的通红的脸很快变得苍白。

但她到底是见过不少世面的,狡很快辩道:

“那你自己说清楚,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唯独你安全的回来了!?如果你早有逃亡的手段,又为何不帮明珠一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