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听到这句话,牧红鱼心底的怒火彻底被点燃,抬手就朝着楚纤敏的脸上扇去!

楚纤敏毫不示弱,一把钳制住了她的手,而后狠狠一推!

牧红鱼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身上好几处伤口再度裂开,流出血来,在衣服上留下斑斑血迹。

她身受重伤,如今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根本不是楚纤敏的对手。

楚纤敏一脚踏入门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光讥讽。

“生气了?你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听说,楚流玥是死在那黑翼吞天蟒的手中,整座山都崩塌了!想必现在,已经尸骨无存了吧?”

牧红鱼胸腹之间一阵翻涌,眼前有重重黑影闪过。

“你…你给我滚!”

楚纤敏却轻笑一声。

“我好心来看你,你却如此抗拒,还要赶我走,真是不识好人心。不过你放心,楚流玥将我害到这般地步,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没能亲手解决了她,甚至连她怎么死的都没看到,真是可惜的很。既然你和她感情甚笃,那么这账,以后就记到你头上了。以后,我再慢慢‘回报’。”

说着,她转过身就要离开。

小金鬃熊忽然从后面追了上去,一口狠狠的咬住了楚纤敏的小腿!

“啊——”

楚纤敏痛呼一声,飞快的低头看去,见到是那小金鬃熊,又惊又怒:“滚开!”

小金鬃熊被重重的甩出,摔在地上。

它身体一震,满是鲜血的嘴里吐出了一块肉来!

——它竟硬生生咬掉了楚纤敏小腿上的一块皮肉!

楚纤敏疼的脸色煞白,看着自己小腿上血肉模糊的伤口,心都在颤抖。

她好不容易才养好了伤,居然又被这小畜生攻击!

这样深的伤口,是一定会留疤的!

“你找死!”

她猛然抽出腰间的长剑,便朝着小金鬃熊砍了过去!

小金鬃熊抬头看她,浑身的毛发忽然竖起!眼睛里满是敌意!

在那长剑落下的时候,它居然直接朝着楚纤敏冲了过去!

楚纤敏的剑,险险的从小金鬃熊的背上削过!

但小金鬃熊天生就是四品魔兽,肉身力量极强,加上它躲得快,这一剑下去,竟只是斩断了它的一些鬃毛!连一道血口都没能留下!

砰!

小金鬃熊一头狠狠撞在了楚纤敏的小腹上,直接将她撞倒在地!

楚纤敏后脑勺狠狠磕在地上,脑子里面一阵嗡鸣!

她简直被气疯,一脚将小金鬃熊踢飞,挣扎着起身,举剑朝着小金鬃熊露出的腹部刺去!

“淙淙!”

牧红鱼惊呼一声,便直接扑了过去!

楚纤敏的剑尖,已经到了牧红鱼的后心!

铿!

旁边飞来一块石头,精准无比的打在了剑身之上,让楚纤敏的这一剑偏开,惊险万分的从牧红鱼身边刺过!

楚纤敏愤怒回头:“谁敢——”

话刚出口,便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停下。

来人竟是闻堰老师!

他快步上前将牧红鱼扶了起来,确定她没有大碍,才再次看向楚纤敏,神色很是难看。

“楚纤敏,你在做什么!?”

他本来打算来看看牧红鱼恢复的如何,没想到刚走过来,远远就看到楚纤敏站在门口,而且手上还拿着剑!

等到了近处,更是清楚的瞧见楚纤敏对牧红鱼下手!

“这里是学院!你是疯了不成,居然敢对自己的同学下手!”

楚纤敏心道不好,刚才门没关,只怕闻堰老师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急忙辩白:

“闻堰老师,您听我说,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来只是想要看望一下牧红鱼,刚才是她的魔兽先攻击我,我为了自保才才反击的!”

对于这个解释,闻堰却是一个字也不信。

“你少来这些!你和牧红鱼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种地步了!”

楚纤敏暗自咬唇。

“闻堰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您看!这就是它刚刚在我身上留下的伤!”

楚纤敏说着,指向自己的小腿。

闻堰皱眉看去,果然瞧见上面被硬生生的撕掉一块皮肉。

他回头看了牧红鱼和小金鬃熊一眼。

小金鬃熊依然是浑身警惕,死死的盯着楚纤敏。

闻堰摇头,有些失望的说道:

“魔兽最是敏感,尤其是幼崽,它对你如此防备,显然是因为感受到了你的敌意。牧红鱼是它的主子,它为何对你如此,还要我继续问吗?”

楚纤敏有些慌张:

“闻堰老师——”

“好了。你现在也受了伤,勉强算是扯平,我就不继续追究了。你赶快回去养伤吧!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有第二次。”

闻堰打断她的话,神色已经有些不耐。

“…是。”

楚纤敏知道再争辩下去也没有意义,只得咬牙咽下这口气,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闻堰看着她的背影,良久,叹了口气。

曾经的楚纤敏聪慧勤奋,怎么现在竟是变成了这样?

牧红鱼将小金鬃熊抱在怀中,轻轻拍了一会儿,它才终于从刚才的状态恢复过来,软软的趴在了牧红鱼的怀中。

闻堰回头,看到她神思恍惚眼眶通红的模样,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劝慰。

他从袖中拿出一封信:

“红鱼,你父亲平江王来信了。”



楚纤敏回到自己的住处,处理了自己的伤口,但心里却越想越气。

楚流玥活着的时候,就将她害的一败涂地,不但毁了她的容貌,更逼得她以妾室的身份嫁入太子府,直到现在都抬不起头来!

而现在她死了,居然还阴魂不散!

她咽不下这口气!

想了又想,她忽然起身,朝着桃李苑而去。



桃李苑内,凌竹正在处理伤亡学生的赔偿事宜,就听到楚纤敏前来的消息。

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起身走到庭院中,一眼就看到等候在那里的楚纤敏。

“纤敏,你怎么来了?”

凌竹以前很是欣赏楚纤敏,虽然她回来之后,他隐约觉得她似乎有了些变化,但并未十分在意。

经历了先前的那些事情,有一些改变也是正常。

楚纤敏不动声色的朝着里面看了一眼:

“凌竹老师,孙老在吗?我有一件事,想要禀报。”

凌竹摇头:

“孙老正在忙,这会儿只怕是没时间见你,有什么事儿你和我说也是一样,之后我再转告给孙老。”

楚纤敏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凌竹老师,天令皇朝的使臣,似乎就快要来了?”

凌竹一愣,神色认真了许多。

“嗯,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楚纤敏顿了顿,似是有些犹豫:

“…姐姐出了意外,实在是太突然了,但既然事情已经定好,临时反悔似乎也不合适。不知…孙老是否打算换人上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