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让人将楚宁送回了家,并且请了人专门照看,以免他再有什么意外。

楚宁的心情他可以理解,但如今他这样子,若真是一个人出去了,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来。

他心中如何不悲痛?

当初他那么看好楚流玥,甚至想要收为徒弟,如果不是被师叔抢了先,他此时也许真是她的师父了。

亲眼看着这样一个出色的天才陨落,自己却无能为力,孙老心里也是有苦难言。

将楚宁送走之后,孙老将自己也关在了屋子里,许久没出来。



奄奄一息的楚燕被人送回了楚家,却没引起什么动静,反而有不少看笑话的。

自从上次楚流玥来闹了一次,将楚家的财产分走了不小的一笔之后,楚家众人几乎将楚燕和陆瑶夫妻很到了骨子里。

这两个人,一个仗着自己三少爷的身份作威作福,一个趁着自己掌管中馈中饱私囊,将楚家的底子几乎都掏空了!

如果不是还想着要让他们两人填不上这个窟窿,楚家人早就容不下他们了。

何况,楚纤敏在太子府,也不过是个贵妾的身份,根本掀不起什么浪花来,他们就更加肆无忌惮。

谁还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下人将消息上报给大长老,只换来一声冷笑。

“他自己作死,要去挑衅楚宁,能怪的了谁!”

楚流玥死了,他们楚家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谁心里不是暗暗窃喜?

可是那么多人,只有楚燕这个没脑子的,直接找上了楚宁!

楚宁再怎么说,如今也已经是五阶武者,绝对不是好招惹的,只有愚蠢到家的人,才会正面和楚宁作对!

“大长老,楚宁身为禁卫军总统领,将三爷打了个半死,这可不合适吧…要不要,在陛下那里参上一本?”

大长老嘴角扯了扯。

“他蠢,你们竟是也跟着没脑子!楚流玥刚死,楚宁悲痛欲绝,陛下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追究这种事情?再说了,是楚宁挑衅在先,当时那么多人都在场,将他说的那些狗屁话听得一清二楚,就算是告到陛下那儿,也一点都不占理!与其如此,不如将此事冷处理,无声揭过就行了。”

“大长老说的是!只是…就这样便宜了那楚宁,还真是可惜啊…”

这个时候如果能再狠狠的踩上他一脚,那才叫解气!

大长老冷笑。

“不用我们出手,楚宁自己就撑不住。楚流玥是他唯一的希望,如今她死了,他必定万念俱灰。数年前的那次打击,就让他落魄十年,靠着楚流玥才活过来。但如今楚流玥也死了,他可就彻底的没有奔头了。这样的人,活着也和死了一样。”

只剩下一个楚宁,将来慢慢收拾不就行了?

“可惜…楚流玥就这么轻易的死在了外面,还真是便宜了她…”

大长老低声喃喃。

只有亲手将楚流玥解决,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太子那边打听出点消息没有?这段时间,陛下为何对太子如此冷淡?”他沉吟片刻,换了话题。

“宫里消息封锁的严密,我们私下里各种查探,也没能问出什么来。不过,有一件事倒是有些奇怪。太子是在和三小姐成婚的那天夜里被急召进宫的,谁也不知陛下和他说了些什么,但出来之后,太子回到府中,就一直没有出来了。而在那之前,三殿下曾经进宫…”

“这事儿和三殿下有关?”

“不一定,但三殿下现在被陛下留在帝都,迟迟没有回西北军,想必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大长老眉头紧皱。

前几日他亲自递了拜帖,也被回绝,可见太子现在的情况比想象中的更加糟糕。

隐隐约约,他觉得太子的地位似乎岌岌可危。

但他们一直以来和太子交好,早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此时再投奔其他皇子,显然痴心妄想。

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帮太子突破眼前的困境!



牧红鱼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之后,便坐在床上发呆,整个人都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没有一丝生气。

她脑海之中似乎一片空白,却又不断浮现出在万灵山脉中发生的一切。

所有的场景清晰无比的一遍遍重演,令她难受至极。

如果当时,他们拦下流玥,那么后面的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是他们心存侥幸,是他们太过放松!

流玥再厉害,也不过是和他们一样的学生,甚至入学的时间比他们都还晚了半年多!

他们怎么能真的让她独自一人去面对七品魔兽呢!

那是何等厉害的存在!

就算是学院中的长老,只怕也未必是对手,何况流玥?

牧红鱼怔怔的想着,眼泪无声流下,而后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格外清晰。

脸上火辣辣的疼,但比起她内心的自责与愧疚,却根本算不上什么!

“呜——”

小金鬃熊觉察到她身上散发着的浓重的悲伤,也似乎受到了感染,蹒跚着爬了过来,抱着她的胳膊低声呜咽。

牧红鱼将脑袋埋在臂弯之中,无声抽噎。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牧红鱼连忙抬起头,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去开门。

“谁啊?”

当看清门外来人的脸,牧红鱼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她二话不说,直接就要关门。

就算来人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她也能一眼认出来,这是楚纤敏!

“哎——等等!”

楚纤敏一只手拉住了门,阻止了牧红鱼的动作。

“听说你受了伤,我好心来看看你,你这么急着关门做什么?”

楚纤敏说着,眼神迅速从牧红鱼的脸上扫过,眼角微挑。

牧红鱼被她的眼神激怒,声音冰冷:

“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走!惹毛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牧红鱼似乎笑了笑。

“你全盛时期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现在重伤?这种威胁,没有任何意义。”

“你到底想做什么!”牧红鱼已经彻底没了耐心。

楚纤敏忽然靠近了一步,眼底闪过一抹阴毒,缓缓笑道:

“楚流玥死了,我听说你和她关系挺好的,所以来看看你。看你这样子,她死的,一定很惨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