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数道流光持续绞紧,金鬃熊不断挣扎,却是徒劳,怎么都无法挣脱开。

没多久,它的动作幅度就逐渐减小,凄厉愤怒的嘶吼之声也逐渐微弱,直到最后,它再不动弹,也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唯独地面之上,有殷红的血不断蔓延开来,染红了一大片,看起来格外血腥可怖。

当那光芒彻底消退散去,众人才终于看清里面的场景。

——原本身形魁梧的金鬃熊,此时却已经瘦了一大圈,身上遍布伤痕,整个都呈现出一种诡异扭曲的姿态。

而地上的血,就是从它的身上流出的。

牧红鱼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扭过头去,干呕起来。

岑虎勉强维持着,但那苍白的脸色,也褪去了最后的血色。

唯独顾明峰好一点,看到这场景,只是眼角跳了跳。

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麻烦,他们现在总算是安全了。

但…

更多的问题,却悄然产生。

他忍不住看向楚流玥,却见那少女神色依然十分平静,除了因为施展那玄阵耗尽了力量脸色有些发白,眼底竟是没有一丝波澜,仿佛眼前这凄厉可怖的场景,她根本不介意。

也是,这场景本就是她造成的。

如果不是她施展出那玄阵,绞杀了金鬃熊,他们这会儿是生是死还不知道。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如此…

顾明峰抿了抿唇。

他早就看出楚流玥不一般,但今天这一场战斗下来,他发现,她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深不可测。

确定金鬃熊已死,楚流玥总算是松了口气。

精神一松,浑身的疲惫齐齐涌来,几乎连指头都没有力气动一动了。

她冲着顾明峰说道

“虽然肉身损毁有些可惜,但它的原丹应该还在。你去取了吧。”

顾明峰摇头

“这是你杀的,应该属于你。”

楚流玥心道如果不是这会儿太累,她也想亲自去取的。

先前又不知道消失去了哪儿的血貂再次出现,蹦蹦跳跳的冲着那金鬃熊的而去,爪子一划,就轻易的找到了一颗烦着淡淡红色的原丹。

它宝贝的用尾巴将它擦干净,又回到了楚流玥的身前,两只爪子捧着,献宝一样的递上去,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楚流玥,满脸写着“快夸我”。

楚流玥失笑。

这小东西,遇到事儿的时候跑的比谁都快,等安全了,又回来讨巧卖好,当真好算计。

不过,这机灵劲儿并不让人讨厌。

楚流玥将东西收下,想了想,打算之后送给牧红鱼。

想到这,她走到牧红鱼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红鱼,你怎么样?”

牧红鱼本以为自己今天死定了,没想到最后一刻,还是被楚流玥救下,心中不由又是庆幸又是感激。

她忍着疼,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我没事儿!就是一点皮肉伤,养养就好了!这次要不是你——”

“是你和岑虎拼死拦住了它,我们才能赢。”

楚流玥轻轻摇头,目光在牧红鱼的肩膀上停留了一瞬。

看起来,似乎是骨折了。

“你先坐着休息,等会让我帮你接骨。”

牧红鱼这才知道她已经看出来,苦笑一声。

“你眼睛也太厉害了。”

楚流玥没说自己刚才拉她起来的时候,已经给她把过脉。

其实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牧红鱼身上最严重的,其实是内伤。

楚流玥将她安顿好,又去检查了岑虎的情况。

岑虎比牧红鱼更惨一点。

他本来就有伤,后来又那么拼命,简直是雪上加霜。

他的左小臂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情况也不容乐观。

好在岑虎本就是个糙的,虽然疼但非常能忍,楚流玥先给他接骨,他疼的满头是汗,硬是一声没吭。

等楚流玥帮他包扎好,他甚至还笑的龇牙咧嘴。

“流玥,你真行啊!四品魔兽都不是你的对手!你那玄阵,肯定不是二级的吧!?你之前还说你是二级玄师,要不是亲眼看见,还真是被你骗过去了!”

楚流玥笑了笑

“我的确是二级玄师,如果没有顾明峰帮忙,我也施展不出来。”

岑虎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只好道

“反正、反正你很厉害!我看,你比学院里那些鼻孔朝天的玄师厉害多了!”

以前整个帝都都说她是废柴,殊不知她才是真正的顶级天才!

听到这个,楚流玥动作一顿,看向了身后。

竟是差点忘了,这还有个人呢。

顾明珠。

感觉到楚流玥看向自己,顾明珠浑身瑟缩了一下,心底竟是生出一丝恐惧。

刚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可怕,她胃里翻涌了好一阵,好不容易才平稳下来。

可是她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却久久没能平息。

楚流玥居然能施展出四级玄阵!

不是说她才踏入这一门的修行没多久吗?不是说只是二级玄师吗?

那刚才的一切,又怎么解释!?

“你、你想做什么?”

顾明珠颤着声音问道。

“不干什么。不过是事情了解了,想要和你算算账。”

楚流玥说着,笑眯眯的看向顾明峰。

“顾明峰,你介意帮我看住她吗?”

顾明珠柳眉倒竖,尖声叫道

“你敢!”

顾明峰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向顾明珠,直接拿出绳子将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顾明珠虽然是三级玄师,可连续的逃亡早已经耗尽了她的力量,此时根本不是顾明峰这样的武者的对手。

她气的脸色涨红,不断谩骂。

“顾明峰!你疯了!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对我动手!?你信不信我回去告诉家主,治你的罪!”

顾明峰面无表情,全当听不见,将她的手也绑在身后。

“不知尊卑的贱种!你——”

啪!

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顾明珠的辱骂。

她的脸偏向一旁,左边的脸颊迅速红肿了起来。

顾明峰盯着她,眸光森冷。

“我可从没说过,我不打女人。还有,你想回去告状,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顾明珠看着他,发现那个印象中总是沉默寡言,任她欺凌的出身卑贱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成长了起来,变得极其危险!

楚流玥走到牧红鱼身边,按住她的肩膀,小心的帮她接骨,头也没抬,淡淡说道

“等她欠咱们几个人的账都讨回来,再让她死不迟。”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