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还是说点实际的要求比较好。”

楚流玥握着刀鞘,稍一用力,想要将他推开。

容修眉头微簇,却没有后退,反而又上前一寸。

二人距离本就极近,如此更是呼吸相闻。

他就这样坦荡的将自己的一切展现在她面前,似乎毫不在意其他。

深邃的眼底,映出楚流玥的身影。

楚流玥有一刹那的恍惚,似乎…就算现在她手上拿着的是锋利的刀刃,他也依然会不管不顾的靠过来。

这一愣怔,动作就有了一刻的延迟。

容靳眼底似有暗光闪过,薄唇轻轻一挑,便是暧昧的弧度。

一道似有若无的轻叹,落在楚流玥的耳中

“…真凶。”

静谧暗沉的夜里,这样的一声喟叹,似是春风缭乱琴弦,在楚流玥的心中留下回声,久久不去。

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猛烈一跳,像是有什么狡猾的东西,将她心底那一道僵硬冰冷的围墙撕开了一道口子,钻了进去。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避开了容修的那双眼睛。

“殿下此等尊贵身份,只要招招手,便有无数温婉贤淑的女子前赴后继。我楚流玥凶悍狠厉,冷心冷情,殿下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容修看着她,眼底似有什么在涌动,最终化作一抹云淡风轻的笑。

“可本王眼里看不到她们,只看得到你,又有什么办法?”

楚流玥心中一动,忍不住又看向他。

清冷的月光流淌而入,容修的面容半明半暗,眉头轻蹙,似乎很是苦恼。

然而那眼角眉梢,却又挂着几分纵容宠溺。

这样直白的近乎倾诉钟情的话,让楚流玥一时不知该怎么接。

二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暧昧的气流在两人之间酝酿,仿佛连这夏末的风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楚流玥不是没有听过表白的话。

上辈子,她身份尊贵,实力超绝,容貌更不必说,不知引来多少少年倾慕。

按理说,再遇到这样的场景,她应该不会有什么感触。

可容修的话似乎带着一股莫名的力量,总能轻易的撩动她的心绪。

楚流玥垂下眼眸。

且不说容修几次出手相救,单单只论及笄生辰那日的桃花簪,以及今天这精致小巧的匕首,无一处不用心至极。

他为她做的这些事情,换做任何一个女子,只怕都会为之动容。

说她毫无感觉,那绝对是撒谎。

但,她经历过这世上最刻骨铭心的背叛,如今已经无法再轻易交付所有的信任。

面对容修给予的这些好,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欢喜接受,而是——想要逃离。

当容修靠近她,她心底竟是会隐隐的生出一丝恐惧。

那恐惧,正是来自于记忆深处无法忘却的痛苦!

而这些,她无法和容修开口。

何况,重生之后,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报仇!

如果和容修关系太近,那么势必会将他牵连到这里面。

这对容修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无数念头在心中闪过,不过片刻时间,楚流玥就重新抬眸看向了容修。

她神色平静,眼底一片清明,嘴角弯了弯

“殿下真会说笑。”

她清冷的声音,打碎了原本暧昧的气息。

容修定定的看着她。

二人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挑明,就已经明了彼此的意思。

楚流玥等着容修转身离开。

任何男人为一个女子做了这么多,却还被拒绝,应该都不会再继续的吧?

何况,容修身份如此尊贵。

然而,出乎预料的,容修眉眼之间,并无一丝恼羞之色,仿佛对楚流玥的话并不在意。

而后,他伸出手,握住抵在自己胸前的刀鞘。

“你只要说,这礼物你喜欢么?”

楚流玥愣了一下。

但看容修神色坚持,她只好点头

“殿下送的东西,总是很好的。”

“喜欢就好。”

容修低笑,而后忽然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这东西本王锻造的时候,颇是费了一番心思。今天你要好好陪本王休息,以做答谢。”

楚流玥吃了一惊。

“这是——您亲自做的?”

因为太过惊讶,她竟是没有来得及计较容修捏她脸。

看着面前少女难得一见的呆愣的模样,容修心情总算好了起来,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本王今天累极,明天再与你讲。”

楚流玥心中轻嗤。

这种事情还要放在明天说?

“殿下,明天您愿意讲,只怕我没机会听了。”

容修脚步一顿,回头看她。

楚流玥也向前走去,到了他身边,才停顿了一下,下巴微抬

“明天学院就要出发去万灵山脉了,一大早就要走。所以,您还是说给自己听吧!”

说完,楚流玥也不去看容修的神色,抬脚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直接将门反锁。

听到上锁的声音,容修才反应过来,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眉梢微挑。

片刻,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爱计较,半分不肯输。

正在此时,一直在旁边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雪雪,忽然从一楼一跃而上,跳到了二楼楚流玥房间的门前,爪子在门上抓挠。

不行!不行啊!

它爪子何其锋利,这一爪子下去,门上直接留下了几道整整齐齐的抓痕。

看到雪雪这样子,容修顿觉有失体面。

好歹也是高阶魔兽,怎么遇到点事儿就这么不淡定,抓来挠去的多丢人?

“雪雪,你在做什么?”

容修压着声音问道。

雪雪回头看了他一眼,满眼委屈不甘。

去万灵山脉还能是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狩猎魔兽!

楚流玥不喜欢它吗,为什么还要去外面找别的野狗——不是,野魔兽!?

那把它至于何地!?

这绝对不可以!

雪雪已经顾不上容修,又回头开始抓门。

然而这一个眼神,容修也立刻明白了过来。

等等!

天麓学院每年这个时候,的确会带领学生前往万灵山脉历练。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似乎…是要各自组队行动的?

那么,她和谁一队?

容修的淡定神色终于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楚流玥刚刚进入天麓学院,认识的人并不多,最熟悉的应该就是同为玄师的那几十个人。

她如果组队,应该是和这些人一起。

难道,是司家那小子?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