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周围不是有那么多人在看着,大长老一定会冲过去亲自教训楚流玥!

这般嚣张的样子,真是看着就让人暴跳如雷!

“陆瑶!这些年家中一直是你主持中馈,你去和他们核对单子!该给他们的给他们,不该给的一点也别动!”

陆瑶被这一声爆喝吓了一跳,看到大长老满脸怒意,下意识答应。

“…是。”

大长老还嫌不够,又冲着其他几个管事沉声喝道:

“还有你们几个,一起去看着!这账,一点也不能算错!”

几人连忙应了。

陆瑶浑身紧绷,脚步沉重,但她心中明白,这种情形,再不愿意也得照做了。

那边,吴管事二人已经摆开阵仗,开始按照单子清点。

“八彩琉璃灯一对、白玉十二月令配两组、鎏金马壶一对、彩绘箜篌两只——”

陆瑶无法,只得咬牙:

“没听见吗!?还不去库房将东西拿过来!”

下人们应了,连忙过去。

等他们将这些东西一件件的拿出来,楚流玥带来的那几个人就会立刻上前,将东西接过,认真检查之后,才重新放好,搁置在马车中。

楚流玥笑眯眯:

“这几位都是珍宝阁最得力的,虽然职务不高,但辨认宝贝的眼力却都是最好的。是真是假,他们一看便知。这样仔细的查看好了,大家以后都方便不是?”

一句话将陆瑶心中最后一丝希望打碎。

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楚流玥今天…是要和他们作对到底了!



楚家不远的茶楼之上,有人将这一幕清清楚楚的收入眼底。

“这性子还真是一如既往…”

低笑声从珠帘之后传出。

“这几个人都是从你那调的?”

严阁闻声,又俯了俯身,恭敬道:

“回大当家,是。夫人今天一早来了珍宝阁,只说要借人,没想到…”

那时候他还疑惑的很,不知道楚流玥要看账的管事做什么,谁知竟是要来找楚家麻烦的!

他严阁也算得上是见过不少市面的,但这样的架势,却也是第一次见到。

楚流玥这哪儿根本是去要债的啊!

关键是,这要的还合情合理,抵赖不得!

楚家人多势众,如果楚流玥单独上门,肯定会铩羽而归。

所以她故意找了几个人,当众将事情挑明,把事情闹大,这样反而逼得楚家顾忌面子,不得不按照她说的做。

毕竟,楚家在帝都混,还是得要脸的。

“这事儿你做的不错。”

听出大当家语气中的赞赏,严阁受宠若惊。

他跟着大当家这么多年,这样的夸奖听得可是极少!

今天不过是调了几个人给楚流玥,就让大当家如此欢喜,也真是赚大了!

“大当家谬赞。这事儿属下实在是没出什么力,一切都是夫人自己的主意。”

珠帘后的人似是摇了摇头,笑道:

“这样的点子,自然是只有她能想出来,也只有她做的最干脆。”

换个人,怎么敢单枪匹马和楚家正面作对?

严阁想了想,忍不住说道:

“大当家,夫人她现在似乎还不太清楚您的身份,也不知道您为她做的那些事情。您要不要——”

“该她知道的时候,她自然会知道。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严阁低头:

“是。”



楚家大门前,吴管事二人还在对单子。

“这对半月双耳羽觞是假的。还有这一把青竹玉箫也是假的。”

楚流玥带来的那几个人做事干脆利落,一边搬东西,一边还不忘辨认真假,并且将假东西单独拎出来,放在一边。

每一个假物件被拿出来,都相当于在陆瑶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楚家众人也跟着脸上蒙羞,有一些已经按捺不住看向陆瑶,神色怨愤。

谁能想到,陆瑶当家主持中馈,居然如此张狂的中饱私囊!

如果不是今天清点这些东西,他们还不知道楚家的家产已经被陆瑶动了这么大的手脚!

这些还只是楚流玥娘亲留下的嫁妆,府中那么多的资产,谁知道她又贪了多少!

觉察到这些视线,陆瑶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整个人身形摇晃,似是风雨中飘摇的树叶,随时都会被吹走。

如果可以,她当真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站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煎熬!

楚流玥一手托腮,目光淡淡扫过那些被拿出来的假货,似笑非笑。

“看来这些年,你们一家的日子过得不错。我说怎么楚纤敏那么大方,随便买一套首饰都要二十万两白银。红玉髓的物件,还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陆瑶恨不得上前撕烂楚流玥的嘴!

那分明是楚流玥给敏敏下的套,她居然还好意思说!而且如此颠倒黑白!

可她还没开口,就觉察到周围楚家人的眼神变得更加怨愤。

她心里一沉,知道他们已经信了楚流玥的话。

那么多假东西被拎出来,他们怎么还会信她?

哪怕是楚流玥什么也不说,只怕他们此时也已经想要直接取了她的命!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楚流玥倒是悠闲自在的很,就坐在椅子上看着。

中间,吴掌柜还专门给她奉茶,端上了精致的点心,免得她饿着。

楚流玥全都从善如流。

她这样子,说是来讨钱的,倒不如说是来要命的!

直到过了晌午,这些嫁妆的单子才清点完毕。

之后,楚流玥又要求按照当天契约所说分割财产,硬生生又从楚家刮走了不少银两。

银子被搬上马车的时候,哪怕心性强大如大长老,也忍不住心疼的抽了抽眼角。

那几个管事巴巴的看着,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账本,只觉得更加肉疼。

而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么多珍宝早已经目瞪口呆。

“没想到楚流玥娘亲当年嫁入楚家的时候,竟是带了这么丰厚的嫁妆!”

“传闻这些年楚宁和楚流玥在楚家的日子很不好过,吃穿用度有时候连下人都比不上。这些宝贝随便变卖一些都够他们活下来的吧?”

“楚宁和他妻子伉俪情深,想必是不舍得卖…再说,这东西都被别人把持着,他怕是见到没见过,何况是卖?”

“也是。楚家这次可真是大出血啊!”

马车拉了一趟又一趟,好不容易才将东西都带走。

大门前,只剩下了那些被踢出来的假货,显得格外尴尬。

楚流玥这才起身,懒懒的揉了揉肩膀。

这大半天坐的,她可真累。

“行了,今天就先到这里。”

楚大长老眼皮一跳:什么意思?她还来!?

楚流玥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洒脱的摆摆手:

“放心,之后我是不会再来了。不过,这些假东西的账,吴掌柜都已经记下了。还请以后你们陆续给我补上。送到我家也行,我派人来取也可。”

大长老难掩愤怒的看向陆瑶:

“这就是这几年你当家做的好事!这窟窿你自己填!”

陆瑶身子一晃。

楚流玥笑的意味深长:

“楚大长老生什么气?不过是些小东西,就算楚家不肯拿,陆家富可敌国,这些还不是小菜一碟?陆瑶,你说是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