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账?”

大长老气极反笑。

“她要什么账!”

小厮瑟缩的后退一步:

“她、她说,之前您签了那份分家契约,答应给她的那些家产,都还没给…还有她娘亲当初带来的嫁妆,她今天也要带走…”

一句话让大长老心头一惊。

他竟是差点忘了这个事儿!

那天他几乎被楚流玥气疯了,甚至都没有仔细核算就签了字。

如今粗略想来,怎么说都是一大笔钱!

单单是楚流玥娘亲当初的那份嫁妆,就极为丰厚!

若真是都还给楚流玥,无异于让楚家大出血!

大长老烦躁的踱步,余光瞥见桌子上零散的账本,心情更糟。

楚家现在入不敷出,若是再拿出这笔钱,更是雪上加霜!

——楚流玥怎么这么会这么厚脸皮,直接上门来要!?

“大长老,您还是快去看看吧,楚流玥说,如果今天拿不到钱,就不走了…眼下,他们已经将大门堵住了…”

“没用!”

大长老怒骂一声,大步流星朝外走去。

区区一个楚流玥,还真能将楚家拆了不成!?



大长老赶到大门,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没气个仰倒。

只见正门前,楚流玥正站在那里,身边已经汇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而她正一脸哀伤的和周围人说着话:

“…是啊,我很小的时候,我娘亲就仙逝了,只留下我爹和我相依为命。想必你们也都知道,那时候我爹为了救驾受了伤,无法继续修炼,楚家人就说,我们父女两个没精力照看我娘的嫁妆,让我们将这些都交给陆瑶保管…这么多年了,如今我和我爹总算是熬出头来。我是觉得,其他的东西不重要,不过那嫁妆,是我娘的,那是我娘留给我最后的一点念想了。我若是不要回来,真是心中不安…”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

楚宁和楚流玥也算是帝都的“名人”,大家私下没少谈论,多少也知道楚流玥这话说的是事实。

其实大家心里谁不清楚,楚家这么做,就是想要霸占楚流玥娘亲的嫁妆!

这楚家看起来家大业大的,其实内里还是贪的很呢!

“对对!这嫁妆是你的,旁人是动不得的!你可一定得要回来!”

“就是!楚家好歹也是四大世家之一,如果真的不肯将东西还你,那就太过分了吧?”

“说的也是啊…楚家要真那么做,岂不是脸面都不要了?”

众人议论纷纷,大长老听得脸色铁青,怒喝一声:

“楚流玥!你在做什么!?”

楚流玥眼帘一掀,懒散的看了他一眼:

“哟,楚大长老,我来做什么,您不知道?先前您答应了分家,说会把属于我和我爹的东西送过去。可是我左等右等,却一直没人上门,连个东西影子都没见到。我想着,大概是您贵人事儿多,所以没时间安排这些小事,所以这次我专门带了人来。”

楚流玥抬手指向身后的几人,

“这二位是珍宝阁的管事,最擅长看账,等会儿会帮着一点点的清点东西,绝无错漏。这四位是珍宝阁的小厮,力气大得很,正好帮忙将东西都搬走,也不劳烦你们楚家人了。楚大长老,你觉得如何?”

大长老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个楚流玥,竟是都算计好了的!

这次她带着人堵上门来,是打定主意要把那些东西都带走了!

看样子如果他不答应,她还打算直接抢的!

“你放肆!这里是楚家,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楚流玥反问:

“我怎么放肆了?我只是来拿回本来就属于我和我爹的东西,难道这都不行?还是楚大长老你打算赖账?呵,上次和这次,都有不少人见证,您这样,不太好吧?”

她脸上笑容淡了些。

“我当然也知道这里是楚家。如果不是你们迟迟不履行承诺,我又怎么还会来这?我还怕来的次数多了,脏了我的眼睛呢。”

“楚流玥,你怎么说话的!”

听到消息迟迟赶来的陆瑶当下斥责出声,眼底闪过一丝怨毒。

现在看到这张脸,他就会想起自己女儿那被毁掉的容貌,以及那凄凉卑贱的大婚!

“虽然现在你和楚家没什么关系了,但在场的以前好歹都是你的长辈,你离开楚家,连教养都没了吗!?”

陆瑶还剩下最后一丝理智,没有破口大骂,知道此事这么多人看着,来硬的不如来软的。

楚流玥却不吃她这一套,连敷衍都懒得了。

“陆瑶?你来了正好。我娘的嫁妆都在你那里,就算是清点,这段时间也足够你们整理了。今天我既然亲自来了,那就都给我还回来吧。还是——你也不愿交出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瑶自然不好否认,只得勉强扯了扯嘴角。

“这怎么可能?别说楚家家大业大,便是我陆瑶,也是出身陆家,怎么会看得上你那些东西?”

“那就好。”

楚流玥打断她的话,从袖中拿出一份单子。

“这是我娘当年嫁入楚家的时候,带来的嫁妆单子。等会儿交给吴管事和章管事挨个查点。那都是我娘亲最后留下的东西,若少了半件,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说着,楚流玥将单子递给了身后二人。

陆瑶傻了眼。

那单子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了,楚流玥怎么会有?

她喉咙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后背却冒出了一身冷汗。

这些年,她的确是动了那些东西…

本以为楚宁和楚流玥这辈子都没出头之日了,她理所当然的就打算将那些据为己有,谁能想到他们还有翻身的一天!

现在,她竟然还要仔细查检!

这可如何是好?

楚流玥看到她的神色,哪儿还不清楚她的打算,不由心中冷笑。

今天她要是不让整个楚家扒层皮,他们都不知道她楚流玥是不好惹的!

“小文,给我搬把椅子来。”

楚流玥一声令下,身后一个身材壮硕的青年立刻应声,快步走向旁边的马车,从里面搬出了一张紫檀木椅子,放在楚流玥的身后。

楚流玥大马金刀的坐下,好不悠闲自在。

“楚大长老,陆瑶,快点的吧。东西那么多,我只有今天一天假期,得快点清点才行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