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靳这几天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子嗣相残,争权夺利,本就是帝王最忌惮的事情之一。

嘉文帝当年也是这样夺来了自己的帝位,所以对这事情就更加的敏感多疑。

他当然知道这是皇室不可避免的斗争,但却怎么也没想到,最先动手的居然是容靳!

当初太上皇就是迟迟不立太子,导致他和几个兄弟手足相残,所以到了他,便早早的立了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容靳为太子,就是担心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

可是事与愿违,容靳实在是让他失望之极。

嘉文帝想不通,容靳是太子,身份尊贵,比其他人都有优势,只要那几个不发生叛乱,这位置将来就是他的!

可他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这件事情嘉文帝并未声张,下令锁死消息,任何人不得泄露。

而后,又责令容靳在府中面壁思过,并且收回了他监理六部的权利。

那些送到太子府的折子,被容靳连夜送回宫中,重新放在了御书房的桌案上。

容靳心知,父皇已经不信任他了。

比起其他,这才是他最大的损失!

如果父皇以后也还是无法信任他,那么以后——

容靳不敢多想,心知自己理亏,只能竭尽所能的认错,表明态度,以期能够减少父皇心中的愤怒。

这是他当上太子以来,吃的最大的一次暗亏,偏偏他还不能去找始作俑者报复!

容靳心里憋屈的很,却连发泄都不敢,父皇此时肯定明里暗里盯着他,他又能做什么?

想来想去,他只得将自己关在书房,两天没有出来。

第三天早上,楚纤敏照例端了汤过来,不出意外又是连门也没能进去。

楚纤敏的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她第一天嫁入太子府,太子被陛下连夜召唤进宫,回来之后就直接进了书房,她连面都见不到。

这三天,府中的下人们说话不知多难听,很多人看她不是受宠的,态度十分放肆。

今天她无论如何也得给自己争取一下。

但楚纤敏知道,若是硬闯,对她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她强忍下心中的屈辱,冲着紧闭的房门说道:

“殿下,川贝雪梨汤敏敏给您放这了,您得空了喝一点,别累坏了身子。另外,敏敏有一事相求。将养了一段时间,敏敏的身体恢复了许多,明天想要回学院上课,您看如何?”

如果她是当了太子妃,她自然是懒得再回去。

可如今她容貌已经被毁,就只剩下这一条路能走。

只要她还有实力,太子就绝对不会对她太过分。

所以哪怕学院中有着她最深恶痛绝的楚流玥在,她也必须回去!

说完之后,楚纤敏满心忐忑,在门外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容靳的回答。

“你想回学院也行,但是以后不允许再住在学院,每天回府。另外,要时刻注意你的身份!绝对不能丢了本宫的脸!”

楚纤敏如蒙大赦:

“多谢殿下!”



第二天,楚宁一大早就匆忙离开了。

楚流玥猜测,这次太子的麻烦,只怕是比之前预料的更加严重。

这么一想,她心情甚好,就没在家歇着,抬脚出了家门,直奔珍宝阁而去。

她的身影刚一出现在珍宝阁,就有眼尖的小厮跑去后堂告诉严阁。

正在里面忙着清点货物的严阁也顾不上忙了,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前厅,满脸殷切热情,却又不失敬重:

“流玥小姐,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今天学院休息。我就来看看。”

“嘿嘿,那感情好!您看看,可有什么喜欢的?”严阁搓搓手,神色期待,仿佛只要楚流玥说出喜欢哪个,他就立刻将东西送给她。

楚流玥连忙摆手:

“别别,严二爷太客气了。您之前送的那些东西,我有许多还没用呢。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要找你要几个人。”

严阁疑惑:

“要人?您这是打算做什么?”

楚流玥嘴角微挑。

“清账。”



楚家,正厅。

大长老高居上位,身边桌子上放着一摞账本,面前站着几个管事模样的人,此时都低眉垂眼,一脸紧张。

房间内很是安静,只有大长老翻看账本的声音。

每翻完一本,大长老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看到最后,他的神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将账本狠狠摔在桌上。

“怎么回事儿!这半年时间,楚家名下的铺子不但没有盈利,反而还亏损了!?你们是怎么做事儿的!”

几个管事吓得哆嗦了一下。

当中一人擦了擦额头的汗,一脸苦相的喃喃:

“大长老,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今年年份不好,田产的租金收不回来,生意也不好做,实在是没什么大的进项!而府中的开销一向庞大…这才少进多出,亏损了这许多。”

“之前不是有几家铺子是盈利的吗?怎么没有那几家的账?!”大长老烦躁的将账本翻了又翻。

几人面面相觑,声音更小:

“…大长老,您忘了,那几家都是当初家主赏给楚宁的,全都写的他的名字…他脱离楚家之后,就派人将那几个铺子收回去了。”

大长老一惊,才想起这回事儿来。

楚宁当初在楚家十分受宠,几乎是公认的下任家主,所以名下也有不少资产。

落魄之后,他虽然处境不堪,被夺去了这几家,但地契上的名字,却并没有换人。

楚宁上任禁卫军总统领之后,想要收回这些,自然不是问题。

他们是没有那个胆子和如今的楚宁正面相抗的。

大长老心中恼恨,几乎将那账本撕烂。

再这样下去,楚家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大长老,楚、楚流玥来了!”

正在此时,有小厮忽然从门外跑了进来,一脸惊慌。

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楚流玥不是已经和他们楚家脱离关系了,怎么还敢上门?

大长老眯起眼睛:

“当真是她!?”

“是、是她!”小厮欲哭无泪,“她还带了几个人来,这会儿就在大门外呢!”

“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大长老拍案而起,

“她居然还有脸再来我楚家!我倒是要看看,这次她又打算做什么!”

就算是她跪下求他,他也绝对不会手软!

小厮喘着粗气,艰难开口:

“大长老,楚流玥说、说——”

“说什么?”

“她说,今天是来要账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