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雪巴巴的看着楚流玥,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一颗巨大的脑袋卡在窗户上,看着十分滑稽。

“反正已经坏了,直接进来吧、”

楚流玥扶额,又好气又好笑的冲着它招招手。

雪雪这样的体型,想要从窗户进来本就有些困难,加上它肉身力量强横至极,稍微一动作就将这木板给摧毁了。

见楚流玥没有生气,雪雪这才放下心,纵身一跃,直接扑到了楚流玥的怀中。

楚流玥将它接住,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怀中的一大团蓬松柔软,让楚流玥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她抱着雪雪掂了掂,有些惊奇:

“咦,雪雪,你好像瘦了?”

和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样子比起来,似乎是小了一些?

雪雪在她脸上亲热的蹭了蹭,痒的楚流玥不断后退。

“行啦行啦,雪雪别闹,痒痒——”

雪雪又缠了她好一会儿才罢休,乖乖的在她脚边卧下,尾巴不断的摇摆,看上去乖巧万分。

楚流玥不由一笑,若是给人看到这场景,怕是别人都要以为雪雪是她的魔兽了。

想到这里,楚流玥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

说来也是奇怪,容修才是雪雪的主子,但它却似乎和她也很亲昵。

从第一次见面,直到现在,楚流玥一直对雪雪有种莫名的亲近,好像从心底里觉得它不会伤害自己。

魔兽凶悍,尤其是这样的高阶魔兽,更是骄傲万分,按理说除了自己的主子,它们是不会对其他人假以辞色的。

但雪雪…

“最近都没有见到你,跑哪儿去了,嗯?”

楚流玥一遍给它顺毛,一遍无心的问道。

雪雪舒服的闭上眼睛。

那位主子在的时候,它何曾有过这样的享受?

也不亏它这几天在外奔波了。

见雪雪一脸享受,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楚流玥也不在意。

此时此景,有雪雪陪着,倒是驱散了她的孤单。

“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你主子倒是有一点极为相似。”

雪雪一动,睁开一只眼睛瞄她。

楚流玥纤细白皙的手指点了点它湿润粗糙的鼻子。

“都喜欢半夜闯到别人屋子!”

雪雪又心虚的闭上了眼睛,蹭了蹭楚流玥的手掌,鼻腔哼唧两声。

楚流玥心中叹了口气。

这幅无赖的样子,就更像了…

“玥儿。你回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楚宁的声音。

楚流玥欢喜的起身去开门,雪雪却是比她还快,身形一动,就从窗户又跳了出去。

原本就破损了的窗户,裂缝更大了些…

楚流玥无语的看了一眼。

她还没怎么呢,雪雪怎么反而这么心虚…

她将门打开,门外正是已经好几日不见的楚宁。

此时的他身上穿着禁卫军的黑色铠甲,看起来风尘仆仆。

但看到楚流玥的一瞬间,他那双有些疲惫的眼睛瞬间亮了许多。

“玥儿,当真是你回来了。”

楚流玥眨了眨眼,难得撒娇:

“明天学院放假,所以今天下课我就直接回来了。几天不见,玥儿很想念爹爹啊。”

听到女儿这话,楚宁只觉得这几天的疲倦一扫而空,瞬间舒畅了起来。

“爹爹也甚是挂念玥儿!最近事情太忙,爹爹都没空出时间去学院看你。”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笑道:

“爹爹,咱们家离学院挺近的,哪儿用得着您送?倒是您最近刚刚上任,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看您的样子,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吧?”

一边说着,楚流玥一边将楚宁请了进来,给他倒了一杯茶。

“可不是。除了要接手禁卫军的事务,还要处理四公主的事情。之前四公主在狩猎场遭遇意外,原丹破碎,陛下很是心痛,这几日一直在清查,已经处置了几十个人了。”

楚流玥淡淡的“哦”了一声。

“原丹破损,以后…岂不是无法修炼了?”

“可不是?这事儿给四公主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宫里也闹得鸡犬不宁,还说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伤了她的那只魔兽。可惜,那天是她自己追着那魔兽到了悬崖上的,其他人当时都不在场,连那魔兽是个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又如何找得到?”

“四公主应该见到了才是,若是她描述一番,应该挺容易找到的吧?”

“四公主自己也没看清,加上受惊过度,根本说不清楚。想要找到,难如登天。”

楚宁叹了口气,对这件事根本不抱什么希望。

楚流玥不以为意。

容臻是被宠坏了,以为自己是皇后所生的嫡公主,就能为所欲为,殊不知她此番成为废物,过去的一切宠爱很快就会消散。

等待她的,只有孤苦凄凉的未来。

皇室中人最是冷酷无情,没有了利用价值,便会立刻将之抛弃。

可惜,容臻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楚流玥一手托腮,闲闲问道:

“听说前两天楚纤敏嫁去太子府了?还真是够快的。这下太子和楚纤敏,可算是得偿所愿了。”

哦,楚纤敏或许算不上。

她想办法攀附太子的时候,应该从没有想过自己要以妾室的身份嫁过去。

不过进入学院修行了几天,帝都中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

楚宁神色一紧:

“玥儿,太子的事情,不要妄议。咱们好不容易和太子划清界限,以后千万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牵连才好。”

这反应让楚流玥有些奇怪。

看着楚宁谨慎警惕的模样,楚流玥心念电转:

“…太子出事儿了?”

楚宁没想到楚流玥如此聪慧,一句话就猜到了重点。

思虑片刻,他拧眉叹了口气。

“这件事牵涉太大,玥儿还是不要过问的好。总之,谨言慎行。”

被嘉文帝叫过去,得知了那件事之后,他简直惊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他们已经和楚家脱离了关系,并且先一步和太子解除了婚约,否则的话,连他们父女肯定也会被牵连!

以前他对容靳满心怨恨,但如今却只剩下了庆幸。

“爹爹放心,玥儿晓得。”

楚流玥说着,心中却在思索,太子是做了什么事儿,才会让楚宁这般反应。

她今天从学院出来,并未听到什么风声,可见宫中是保密了的。

但太子的处境…或许岌岌可危。

楚宁身为禁卫军总统领,其实就是嘉文帝手中的一把刀。

如今,这把刀,已经悬在太子头上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