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靳听到这话,心里竟是瞬间松了口气。

“你、你今天先歇着吧!本宫改日再来看你!”

说完,竟是不等楚纤敏的回答,就转身快步离开。

“殿下——”楚纤敏心中慌张不已,下意识就想要跟上去解释。

容靳却是陡然回头,皱着眉说道:

“对了,以后没什么事儿,你还是少出去抛头露面。学院你还可以去,但是你这脸——你的面纱,还是带着吧!”

说完,他便脚步匆匆的离开,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追赶一般。

一想到那张触目惊心的脸,他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

亏得他刚才居然还觉得她美!真是恶心!

容靳的身影快速消失,房间内又只剩下了楚纤敏一个人。

她怔怔的站在那里,许久竟是低声笑了起来。

只是这笑声中,只剩下了森冷怨毒!



“这个点了,父皇怎么忽然急召,出什么事儿了?”

容靳一边快步走出听风苑,一边冲着宋元问道。

“殿下,属下也不知。闵公公亲自来的,看样子,似乎是急事儿。”

说着,容靳抬眼看去,果然瞧见了闵公公的身影。

他心中越发疑惑。

到底是什么事儿,竟然让闵公公这么晚赶来?

闵公公正焦急的来回踱步等待,远远瞧见容靳,立刻快步上前。

“哎呦,殿下,您可算出来了!陛下这会儿正等着您呢,咱们快些去吧!”

容靳眉头皱起:

“这么着急?闵公公,到底怎么了?”

“殿下,这事儿咱家也不知道啊!只是下午的时候,三皇子殿下进宫面圣,和陛下在御书房谈了许久。三皇子走后,陛下就下旨让您快些进宫了!”

闵公公犹豫了一下,摸着怀中的拂尘。

“这…殿下,有句话咱家得跟您通个气儿。陛下这会儿正在气头上,您到了以后,可千万得小心些…”

气头上?

容靳眉头皱的更紧。

难道是和容玖有关?

可是这段时间,他和容玖并没有什么来往,怎么会牵涉到他?

“多谢闵公公。”

容靳不再多问,与闵公公一同进宫。



盛夏的夜晚格外燥热。

容靳一路匆忙赶到御书房的时候,出了一身的汗。

然而等他进去,看到父皇冷凝的脸色,却瞬间心中一凉。

“父皇——”

嘉文帝忽然抬手将桌案上的砚台扔向容靳!

容靳不敢躲闪,硬生生受了,额头上顿时磕出一道伤口,血流如注!

他心知不好,立刻跪下。

“父皇,您要教训儿臣,儿臣受着。但您能不能告诉儿臣,到底为何——”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嘉文帝粗暴的打断他的话,脸色铁青。

这还是容靳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神色,一颗心不断下沉。

到底…到底怎么了?

“容靳,你已经是太子了,为何还要对你的兄弟手足下手!?你当真这般容不下人吗!?”

嘉文帝怒斥。

容靳恍然回神,心中一惊。

难道…父皇知道他派人去查探容修的事情了?

“朕知道,容玖军功赫赫,俨然已经可以与你分庭抗礼,你看不惯他!但他毕竟是你弟弟,你已经是太子了,心胸怎还如此狭隘!?”

容靳懵了。

容玖?

不对啊!

他派的人去的分明是…

“父皇明鉴,儿臣没有——”

“还敢狡辩!你的人都已经被容玖扣下了!”

容靳剩下的话卡在了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若非是他从军多年,足够机警,这会儿还不知道是生是死!”

嘉文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太让朕失望了!”

容靳如遭雷劈,心底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对!

他的人是冲着容修去的,根本没有对容玖下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对于容玖,他的确是心存忌惮,可他根本没想出手!

因为他很清楚,容玖功高盖主,父皇早已经动了这个心思,这次让他留在帝都这么久,就是想要削弱容玖对西北军的掌控。

他坐山观虎斗就是,怎么还会没事儿找事儿?

难道…是容修和容玖联手了!?

想到这里,容靳的脸色格外难看。

这番神色变换,看在嘉文帝的眼里,自然就是承认了。

“兄弟相残…你真是长本事了!”

容靳无法辩驳,一句话也说不出。

容玖既然敢到这里告状,就肯定是有了铁证,他如果否认,继续追查下去,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而且他更不能说他本来是冲着容修去的,那后果只会更严重!

思来想去,容靳只得咬牙认了!

“儿臣…知错!儿臣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容玖的实力,并无杀意,还请父皇明鉴!但儿臣一时冲动,终究还是犯了大错,请父皇责罚!”

嘉文帝目光沉沉的盯着他。



修炼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

眨眼间,楚流玥已经在学院待了五天。

这几天的时间,她也逐渐摸清了学院各种课程的安排,并且开始习惯学院生活。

其实学生的课大多数都是自己选的,老师并不会强求。

加上楚流玥是修了好几门,所以时间上就更加自由。

除了每天去九幽塔修炼一个时辰,偶尔上几节课,楚流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自己的住处修炼。

第一天之后,九幽塔再没有出现过那样的情况,不过楚流玥总还是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暗中盯着她。

她认真考虑了以后,并未去找叶老询问此事。

她总觉得这似乎和她体内那神秘的水珠有些关系。

然而容修却并未再来。

楚流玥终于回到了自己床榻休息,却总是能嗅到淡淡的桃花冷香,以至于时不时的想起这人来。

楚流玥本想干脆搬到隔壁去住,但想到有这若有若无的气息在的时候,她似乎总睡得格外安稳,最后只得作罢。



这一天,楚流玥照例进入九幽塔修行,一个时辰后离开。

出来的时候,却正巧遇到了牧红鱼。

楚流玥点头打了个招呼,没想到牧红鱼却跟了上来。

“我听说你天天来这修行?”

楚流玥轻笑:

“你听说的消息总是不少。”

“真的?你这么奢侈!?”

牧红鱼惊叫一声,眼中是难掩的羡慕之色。

“也是,你有十九个时辰,哪怕天天来,也能支撑大半个月的!哪儿像我,累死累活才赚来两个时辰,还得省着用!”

楚流玥心中一动。

“这时间是怎么赚来的?”

“你不知道?也是,你刚来学院,对这些自然没什么了解。能赚修炼时间的办法多得是,我以后慢慢跟你说!不过,我先问你个事儿:魔兽潮汐就要来了,你和谁一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