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塔之下,是一处天源福洞,正是靠着这个,这塔内的天地原力才会格外丰沛。

对于修行者而言,这是求之不得的好地方,能迅速提升修为,但对魔兽来讲,却恰恰相反!

天源福洞是天然的原力宝库,蕴含着极为浓郁的天地原力,但其中也掺着许多杂质,若是吸纳过多,反而会对修炼者的身体造成伤害,轻者损伤原脉,重则殒命。

修炼者能通过各种手段将体内沉积的这些杂质排出,但魔兽却无法做到。

而且,由于魔兽本性大多残暴凶厉,天源福洞对它们的影响更大,待得久了,便很容易丧失神志,最终狂化,甚至自爆身亡。

九幽塔就建在天源福洞之上,这里怎么可能豢养了魔兽?

水珠上的字迹很快消散,并没有要解释的打算。

楚流玥眉头皱起。

这个说法虽然荒唐,但她心底却莫名信了几分。

刚才那鹰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她很明确那就是属于魔兽的气息!

可是…学院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论是对于那魔兽,还是对于在塔内修炼的学生而言,这都是一个极大的潜伏危险!

而师父身为院长,又是否知道这件事?



离王府。

看到消失了一夜的主子终于回来,余墨连忙迎上去。

“主子,您回来了。”

容修颔首,眉眼舒朗。

余墨瞧着他嘴角隐隐的笑意,心中暗道奇了。

只要和那位待上一段时间,主子的心情总能变得很好,还真是不服不行!

“看来主子这一晚休息的甚好。”

容修剑眉微挑。

“昨天府中可依旧热闹?”

余墨俯首:

“是,对方又派了一批人来,想要闯入您的卧室一探究竟,不过都已经被我们拿下。”

“还是死士?”

“是,和前两天来的人一样,都是不要命的。见闯不进去,就要服毒自尽。不过,有一个没死成,现在已经关起来了。燕青昨天审了一夜,用了不少招,那人总算吐出点东西来。”

容修脚步一顿。

“哦?”

余墨压低了声音:

“是太子的人。”

容修笑了笑。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的招数。他不累,本王都腻了。”

余墨犹豫问道:

“主子,那您看这人——”

“三皇兄还在帝都?”容修忽然问道。

“是。陛下说三皇子殿下在边境多年征战,十分辛苦。如今没有战事,三皇子又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陛下的意思是…留三殿下在帝都。”

容修轻笑。

容玖在西北军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声望如日中天,父皇怎么可能安心放他回去?

留在帝都,才最是安全。

“本王回来许久,倒是还没有拜访过三皇兄。让燕青把人带上,本王送三皇兄一份大礼。”

“是!”



容玖年少参军,常年在外,以往都是在宫中少住几天就走。

但这次回来,嘉文帝却说他年龄已到,不宜继续住在宫中,所以特地在宫外给他准备了个府邸。

这府邸的规模,其实和容修的离王府差不多,但这封王的旨意,却迟迟没有下来。

容玖本来还抱着几分希望,但等了一天又一天,嘉文帝屡屡不放他回去,他心中也就明白了七八分。

封王事小,将他困在帝都才是大!

西北军中一直在请他回去,但容玖心知,此番怕是难了。

想通了这一点,他反而淡定了,继续安安稳稳的待在帝都,仿佛丝毫没有觉察到帝王忌惮。

后院,容玖和容枫正在切磋,二人刀光剑影,你来我往!

容枫天赋不错,一直跟着宫中的老师勤奋修行,如今不过十五岁,却已经是三阶武者。

不过,和久经沙场的容玖比起来,却还是嫩了些。

不过十个来回,容玖找到时机,长枪刺出,便轻松挑飞了容枫手中长剑。

容枫看着坠落在地的剑,苦笑:

“三哥,你就不能让让我吗?每次都这样太没意思了!”

容玖挽了个枪花:

“战场上哪儿有人让你?”

容枫无言,转瞬又耸肩得意一笑:

“我知道三哥是为我好!宫里的那些人每次和我交手都蹑手蹑脚,真不痛快!”

容玖嘴角扯了扯。

“那你怎么不去天麓学院?那里的老师可不会如此。”

“太子在那儿,我可不想去!”

容枫翻了个白眼。

“从小到大一直被拿来和他比,烦不烦啊?”

容玖闻言定定的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就一直藏着实力,假装不如他?”

“谁敢比太子优秀?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儿么?我又不是闲的蛋疼!”

容枫将自己扔到旁边的木藤椅上。

“没看着七哥十年不回帝都,就因为封了王,就惹来一身麻烦?三哥,我看你在帝都,也是他眼里的钉子咯!”

容玖正要说话,忽然看到亲信快步走来。

“三殿下,离王府来人,说离王殿下给您送了一份礼,东西已经放在门外了。”

“礼?拿进来看。”

容枫紧跟其后,一脸好奇。

“哎?三哥,七哥给你送什么礼?你生辰不是还早着呢吗?”

容玖没说话,心中却在暗自思量。

很快,一个木箱被抬了进来。

容玖眯起眼睛,手腕一转,长枪刺出,那木箱应声掀开!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那木箱中的,竟是一个遍体鳞伤浑身血迹的人!

他整个被扭曲成了诡异的姿态,塞入这木箱中,只是看一眼,便让人通体发寒!

容枫惊呼一声,哪儿见过这等场面,当下就面色剧变,干呕起来。

容玖看着,眉头紧锁。

“三、三哥!这是个、是个死人!?”

容枫艰难开口。

“七哥送你这个干什么?”

旁边的人提醒道:

“殿下,这个人还没死,只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

容玖上前一步。

“三哥别过去!”

容玖长枪一挑,一个东西飞出。

那是一块小小的印章。

容玖将印章拿起来仔细看了一眼,神色微变。

他思索片刻:

“将这人关起来,吊着他的命,绝不能让他死了!”

说完,转身便走。

容枫见状连忙跟上:

“三哥你去哪儿?”

容玖并未回头。

容修既然送来了这样一份大礼,那么他自然要笑纳!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