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珠哪儿听不出来楚流玥的意思?

这分明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她气极反笑:

“楚流玥,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楚流玥耸肩:

“你觉得是就是吧。”

顾明珠顿时噎住,没想到这个楚流玥竟然油盐不进!

她不服气的抬高了声音:

“那我再加一个‘青木玄阵''!你答不答应!?”

房间内一片哗然。

青木玄阵!

那可是不输于龙弦阵的玄阵!

顾明珠为了和楚流玥比赛一场,居然肯拿出两个五级玄阵!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楚流玥终于回头,慵懒的看了她一眼。

“当真?”

“我顾家二小姐的话,自然当真!”顾明珠扬起下巴。

楚流玥点点头。

“好!”

她又不是傻子,对方主动送上门的便宜,为什么不占?

顾明珠看楚流玥终于答应,心中一喜,但旋即又生出几分鄙夷,冷笑道:

“看来刚才你不答应,不过是嫌弃彩头小罢了!”

言下之意,楚流玥分明是见钱眼开。

楚流玥笑眯眯,竟是坦然承认:

“你知道就好。要请人指教,也得有点诚意不是。”

不然的话,她还真是不愿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

“你!”

顾明珠心头火起,差点就要发作,却忽然感觉一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正是司霆!

顾明珠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又恢复了一贯的冷傲姿态。

“那就以东方老师布置的这两个玄阵为比赛,谁先全部解开,就是谁赢!”

“顾明珠,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都在这解了快一个时辰了,楚流玥刚来,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司扬看不过去的说道。

顾明珠看着楚流玥,冷冷一笑。

“解开玄阵动辄需要好几个时辰,有时候一天也未必能解开。楚流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来晚了,能怪我吗?何况之前她可是拿了第二,总不会连这点时间都要计较吧?楚流玥,你说呢?”

楚流玥不甚在意的挥挥手。

“让你就是。”

这般随意的样子,又让顾明珠好一阵气恼。

“开始吧!”

她说完,便低下头,再次开始专注的研究身前棋盘上的玄阵。

这一次,她一定要赢!

楚流玥收回视线,定定的看了司霆一眼。

这一眼,看的司霆有些莫名的紧张。

楚流玥勾了勾嘴角。

这麻烦,显然是因为司霆引起的。

不过,看在之前司霆帮过她的忙的份上,她倒是也不好计较这些。

司霆率先移开了视线。

楚流玥挑眉,也看向了自己身前的玄阵。



皇宫,御书房。

嘉文帝斜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垂手而立的容靳,脸上面无表情。

“朕再说最后一遍,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任何人,不必再追究。”

低沉厚重的嗓音在空旷的书房内响起,带着上位者的尊贵与威严。

容靳袖中的手紧了紧。

实际上,在他来之前,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答案。

但是…他实在是不明白!

“父皇,臻臻受伤的事情实在是蹊跷至极,那狩猎场先前一直是儿子打理,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怎么一被珍宝阁接手,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若是不仔细查明,臻臻的心,如何能平!?”

嘉文帝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太子,你这是在指责朕吗?”

容靳心头一紧,立刻掀袍跪下:

“儿臣不敢!”

“珍宝阁几次三番的劝阻,是臻臻非要进去狩猎高等魔兽,这事儿只能怪她自己!说到底,都是朕将她宠坏了。这么多年,她娇纵任性,朕都由着她,从不舍得罚!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嘉文帝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她原丹破碎,朕心如何不痛?朕已经派了楚宁率领禁卫军追寻那一头伤了臻臻的高等魔兽,当日跟随在臻臻身边没能尽到保护的几人也都已经被惩戒。你——还想要查什么?”

最后一句让容靳的心脏莫名一跳。

尽管嘉文帝没有看着自己,他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看穿。

“儿臣只是觉得——”

“上次朕就已经告诉过你,不要打珍宝阁的主意,看来你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嘉文帝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缓缓说道。

“你到底是想为臻臻查,还是…想要帮你自己查?”

“父皇!”

容靳一惊,顿时觉得嘉文帝的眼睛,犹如鬼火盯着自己,令他心惊胆战!

“父皇明鉴!儿臣绝无半点私心!”

嘉文帝却是不为所动。

容靳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全都清楚。

父子二人,一坐一跪,就这样陷入对峙。

房间内的气氛逐渐变得冰冷僵硬。

半晌,容靳终于垂下头:

“…父皇,儿臣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珍宝阁到底是何等来历,竟是连您也这般护着!?儿臣为了那狩猎场费尽心思,却转眼就被他们抢走!儿臣心中,实在是不甘!”

“你是太子,区区一个狩猎场,就能让你如此?其实你更在意的,是你太子的面子荣光,不是么?”

嘉文帝一针见血的话,让容靳脸色有些发白。

“如果、如果没有他们帮着楚流玥,儿臣也不会——”

“那婚约是你自己提出解除的。”

嘉文帝摇摇头。

他知道容靳心胸不够宽广,但最近的事情,实在是让他心生失望。

如果楚流玥当初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今天的局面一定大不相同。

“你回去吧。”

嘉文帝挥了挥手。

容靳还想再说,看到嘉文帝的神色,又将话咽了回去。

“…是。”

他起身离开。

刚刚走到门口,嘉文帝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朕听说,楚家的那个楚纤敏,前几日伤了脸。你有时间就去看看吧。”

容靳回头,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

“帝都中风言风语传的厉害,如今又是这种情形,你还是尽快纳了她吧。”

“父皇,儿臣和楚纤敏并无——”

“身为太子,该怎么做,你自己权衡就是。”

“…是。”



容靳一路一言不发的回到太子府,脸色却冷得吓人。

早在等候的宋元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有些慌张的垂下了视线。

容靳在宋元身前站定。

“去和楚家说,让他们准备一下,本宫近日就纳楚纤敏入府。”

宋元一愣:

“殿下,那是按…侧妃的礼?”

容靳冷笑。

“侧妃?她也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