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音,听着倒是有些熟悉...

楚流玥正想着,就看到那道身影已经冲到了孙仲言的身前。

他身形有些佝偻,穿着一身破棉衣,不是叶老又是谁?

只是,他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比楚流玥更震惊的是孙仲言。

“师叔!?您怎么来了?!“

师叔?

楚流玥心中有些惊讶。

她早猜到叶老身份不一般,但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孙仲言的师叔!

这辈分未免也太高了吧?

叶老喘着气,瞪着眼睛盯着孙仲言。

孙仲言被他看得一阵心虚:

“...师叔,您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敢问我怎么了?叶老说着,竟是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你个兔崽子,敢和你师叔抢人!胆子肥了你!”

孙仲言不敢还手,只得抱着头躲:

“师叔!师叔!您动手干什么呀!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和您抢人啊!”

看着在学院中德高望重的孙仲言被追着打,楚流玥的心情顿时有些微妙。

她咳嗽一声,转开了视线。

“师叔,您要打也得跟我说清楚,我到底抢了您的什么人啊?”孙仲言十分委屈的喊道。

师叔常年不露面,怎么一来就要打人?

叶老终于停了下来,哼哧哼哧的指向楚流玥。

“她!“

庭院之中,瞬间安静了一瞬。

楚流玥敏锐的感觉到,先前隐藏起来的那些隐晦的气息,几乎是同时产生了一丝波动。

显然,所有人对于叶老的话都有些震惊。

孙仲言愣怔了好一会儿:

“这、这...师叔,您想要收楚流玥为徒?可是——您是天医啊!”

楚流玥在武者和玄师上的天赋的确没的说,可在天医上,似乎不尽人意啊...

孙仲言看了楚流玥一眼,忍不住劝道:

“师叔,您是不是听说这丫头是三门全过考进来,所以才想要收为徒弟的?您可能不太清楚,这丫头在武者和玄师上的天赋,比天医强了不知多少!而且,您不是一向嫌弃收徒弟麻烦的吗?“

为此,师叔怎么多年,一个徒弟都没有收过。

“若您真的动了收徒的心,这一届的学生中,倒是也有几个天赋不错的...”

“你们知道什么!”

叶老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我自己徒弟什么情况,我能不知道!?”

话音落下,孙仲言像是被猛然掐住了脖子一般,声音戛然而止。

一刹那,四周安静的呼吸可闻。

楚流玥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本来想低调的选个老师,而后开始在学院中的修行。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没想到叶老和天麓学院有这样一层关系,而且还在这个时候冲了出来。

“这丫头早就是我徒弟了!你这会儿想来抢,你想得美!”

叶老依然耿耿于怀,看着孙仲言的眼神,犹如看一个贼。

他走到楚流玥的身前。

“丫头,这些糟老头子都坏得很!你可千万不能被他们骗了!”

楚流玥:“...“

您这么直白真的好么...

叶老说着,又露出委屈之色。

“你这丫头,来学院也不跟师父说一声!难道你真的还想再找其他人当你的师父不成?“

楚流玥无奈的笑道:

“师父,您误会了,我——”

“为师不过闭关了几日,刚刚出关就去楚家找你,谁知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四处打听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要是晚一会儿,你岂不是就成了这兔崽子的徒弟了?!”

被骂的孙仲言已经顾不上委屈和辩解了。

叶老和楚流玥的这段对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他还没反应过来...

楚流玥顿了顿,也没说话。

如果早知道叶老是天麓学院的,她也不会这么费劲了啊。

不过想到叶老匆忙紧张的寻找自己,她心中也不是毫无波澜的。

叶老看着面前的少女,其实疼惜还来不及,又怎么忍心真的苛责?

他的声音缓和下来,拍了拍楚流玥的手臂。

“幸好为师来的快!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

楚流玥报以灿烂的笑容。

“知道了师父!“

师徒二人这边是欢欢喜喜了,孙仲言和一众屋内的老师,却都是懵了。

眼看叶老要带着人走,孙仲言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

“叶老,您——您真的已经收了这丫头为徒弟?“

叶老睨了他一眼。

“丫头喊师父,你没听见啊?”

孙仲言一噎。

“可是、可是她的天赋...”

“她的天赋,我——“

叶老正说着,楚流玥轻轻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叶老心里顿时一跳,瞧了楚流玥一眼,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这丫头,看来是不想暴露啊...

也是,若真是全都抖落出来,未免太引人注目了。

叶老咳嗽一声:

“反正她通过了天医的考试,而且又特别和我投缘,这拜师礼都已经行过,你们说什么都没用的了!”

看起来一副铁了心的样子。

孙仲言心中实在是觉得可惜。

楚流玥在天医上根本没什么潜力,就算是拜师了,以后也前途堪忧啊!

“师父,其实我对玄阵也很感兴趣,这次来学院,也是想要学习一二。”

楚流玥的话让叶老有些担心。

“你、你真想当这兔崽子的徒弟?”

楚流玥强忍着笑,摇摇头。

“既然已经有师父了,自然不好再拜其他人为师。徒儿想自己修行玄师,不知您能否答应?”

“自己?”孙仲言听着就觉得不行,“丫头,你可想清楚了,若是没有老师认真教导,这玄师的路,可不好走啊!”

楚流玥坚持的点点头。

“多谢孙老,但我心意已决。师父,您没意见吧?“

叶老欲言又止。

其实他已经隐隐猜到,楚流玥或许是真的不需要玄师的老师,就好像她在天医的修行上,境界莫测,当他的老师都绰绰有余。

“你想做什么,师父怎么会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叶老大手一挥:

“登记名册拿来!”

很快就有人从屋中走出,拿来了一本厚厚的册子。

封面写着几个鎏金大字:

“天麓学院。“

叶老将手放在那册子上面,随后松开,书页竟是自动翻动起来!

楚流玥站在旁边,能清楚的看到那些书页上写着的名字。

学生的名字都是黑色,老师的名字都是红色。

翻到最新空白的一页,终于停下。

叶老神色微凝,伸出手指,在书页上一笔笔的划下名字。

“叶之庭。”

一抹灿烂的金色光芒,熠熠生辉!

他的名字,竟是金色的!

很快,楚流玥就看到名字下方,自动浮现一行字迹。

“天麓学院第六十五任院长!“

------题外话------

今天木有嘉庚~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