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燕的笑容僵在脸上。

“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命令我做事?!”

别说现在楚流玥已经脱离了楚家,什么都算不上,就算她现在还是楚家的大小姐,也没有这个权利!

“陆飞燕,这里乃是学院,不是陆家!你在耍什么大小姐脾气!?”

白琛见多了这种场景,一点也不感冒,直接硬声硬气的开口。

“你要是想耍威风,那现在就回陆家去!”

陆飞燕被训斥了一番,这才收敛了一些。

可是让她给楚流玥打下手,那是绝不可能的!

“白琛老师,楚流玥不过是今天才入学,虽然和我们是同届,但这些事儿怎么也轮不到我们来做吧?”

白琛冷笑。

“她虽然是第一天来,可实力和天赋却是比你们都强了不知多少!在天麓学院,实力为尊!何况,不过是让你们帮忙拿点东西罢了,你们就这般不情愿?还是老师的话,在你们这不好使了?”

陆飞燕几人可不敢真的顶撞白琛,见实在是躲不过去,只好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陆飞燕瞥了一眼马车。

一个无依无靠的穷酸破落户,能有什么好东西?

她还担心脏了手呢!

楚流玥走过去,一个黑色雕花木盒被拿了出来。

淡淡的幽香弥散开来。

白琛深吸一口气,觉得那一股香气瞬间充斥了五脏六腑,通体舒畅。

他眼睛一亮:

“这是绿梅木!?”

“白琛老师好眼力。”

听到“绿梅木”,陆飞燕皱了皱眉。

其实刚才楚流玥将这木盒拿出来,她就闻到了那一股似有若无的梅花香气,心中猜测可能是绿梅木,可又不太肯相信。

只因这东西珍贵无比,只在极寒之地生长,三年长一寸,熬过百年才能有绿梅盛放。

普通人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一次,更别提拥有了。

“燕儿,你那手钏,似乎也是绿梅木雕刻的吧?”

旁边一个女子忍不住低声问道。

陆飞燕脸色有些发青。

当初她考上天麓学院的时候,母亲为了奖励她,特地买了一个绿梅木的手钏。

她喜欢的很,经常戴在手上,所以身边关系好的人都知道。

这手钏当初不知引来了多少人的羡慕。

可现在,楚流玥居然直接拿出了一个绿梅木雕就的木盒!?

单单是这用料,就得是那手钏的好多倍了!

“她这木盒,得不少钱吧?”

另一个女子喃喃。

“你们懂什么?绿梅木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别看这木盒大,说不定只是用一些便宜的边角料做的!”

陆飞燕没好气的说道。

楚流玥挑了挑眉。

“原来陆大小姐见过绿梅木,那这样我就放心了,这东西就你来拿着吧。”

陆飞燕一愣,就感觉手上一重,楚流玥已经将东西放在了她手上。

触手温凉细腻,甚至能隐隐感觉到上面的纹理,香气也比之前更加浓郁。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正瞧见那木盒上面精致雕刻的梅花,栩栩如生。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难掩鄙夷。

“果然是穷出身,没见过什么世面。这绿梅木因为生长极慢,又常年处在冰雪之地,所以质地清凉厚重,有静心凝神之作用。可一旦破坏了其中纹理,在上面胡乱雕刻一些东西,便会使得其中气韵快速消散,最终成为一块糟木!你这绿梅木,算是被彻底糟蹋了!”

楚流玥被她说了一通,却没有半分懊恼之色,反而笑了起来。

“人人都说陆家富可敌国,陆大小姐还真是懂的不少。这绿梅木贸然雕刻,的确很容易损坏,不过,若是用绿梅压榨成汁,浸泡一月,便不会有这种问题了。”

陆飞燕一下子结巴了起来。

“什、什么?!绿梅…汁…浸泡!?”

绿梅木尚且如此难得,何况盛放的绿梅?

就算是她也没见过!

“若是陆大小姐不信,可仔细看看那梅花,正因为有那绿梅汁的作用,花蕊才是绿色的。”

陆飞燕慌忙低头看去,果然瞧见那梅花中,泛着淡淡的绿色!

那处的香气,也格外浓郁清冽!

陆飞燕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这东西…这东西当真算得上是珍贵至极了!

单单是这绿梅木的盒子就得百万白银,若是再加上那绿梅汁…

“你、你——”

陆飞燕心中震惊,却不肯认输,只得强自嘴硬道:

“我说你这么宝贝这东西!只怕这已经是你全部身家了吧?!居然连上学院也要随身带着…”

“这是我用来装茶的盒子,自然要带来。”楚流玥淡笑道。

陆飞燕一噎,随后冷嗤。

“茶?你又有什么好茶?”

能配的上这绿梅木盒的茶,楚流玥怕是也没有!

楚流玥轻轻点了点头:

“我的确没什么好茶。不过是随便放了一些花茶,闲来没事泡泡脚罢了。”

陆飞燕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脸色青白交加,好不精彩!

楚流玥居然让她给她拿泡脚的东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