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中快速闪过一个想法:那天在太子寿宴上,他果然是故意的。

但...为什么呢?

“殿下,您——

楚流玥正打算问个清楚,容修却已经直起身。

“今日你忙了一天,本王就不叨扰了。“

他僵大氅披在身上,转身离开。

高大的黑色背影,很快消失在浓墨一般的夜色中。

楚流玥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手指蜷了蜷。

刚才...容修靠的那么近,她的心脏竟是忽然跳得快了起来。

按理说,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冒犯”,可是对于容修的靠近,她却似乎...并不厌烦。

隐隐的,她心底似乎笃信,容修并不会伤害她。

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份莫名的信任,到底从何而来。

经历了上辈子痛心彻骨的背叛,她以为自己不会再对任何人亲近起来。

可是无论是楚宁,还是容修,都似乎能让她逐渐打消心中戒备。

楚流玥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什么缘由,索性也就放弃。

她像是往常一样,盘腿坐在床上,继续修炼,吸纳天地元气。

完成了一个周天之后,她才躺下休息。

...

后面两天,凤凰楼的庆贺还在继续,但容修却并未再去。

这让一些原本打算趁着这机会和离王攀上点关系的人很是失望。

不过他身份贵重,能来一天已经是极为难得,后面不来也是正常。

不少人想要从楚流玥这里打探点消息,但都被楚流玥三言两句打发了。

众人只能隐约猜到或许是楚宁和离王殿下有点来往,但具体的,却是怎么也问不出来了。

言谈之间,楚流玥和离王殿下似乎并不熟悉。

这倒是也能猜到,以离王的身份,能和楚流玥有什么交集?

哪怕她现在考上了天麓学院,又是武者玄师的双料天才,没有了世家的支持,她和离王之间也有着巨大的鸿沟。

倒是楚宁,新上任禁卫军总统领,实打实的陛下心腹,更有来往的价值。

不过这两天楚宁忙着四公主的事情,也没在凤凰楼露面,让不少人心中遗憾。

几件事情叠加,众人对楚流玥的关注倒是少了很多。

好在严阁这两天一直都来,帮了楚流玥不少忙。

也正是这一点,压下了一些人躁动的心思。

不管怎么说,楚流玥都还是有珍宝阁撑腰的,不好招惹。

...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就到了学院上课的日子。

这是楚流玥考上学院之后第一天正式上课。

学院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显得热闹许多。

楚流玥从马车上下来,立刻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原本喧闹的大门口,立刻安静了许多。

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其中神色各异。

“小流玥,你可算来了!”

随着这兴奋的声音响起,一个人朝着楚流玥快步走来。

竟是白琛。

“白琛老师。”

楚流玥见了礼。

白琛高兴的看着她:

“我可是等了你好一会儿了!你怎么才来?”

“学生住学院,有不少东西要收拾,所以来的晚了一些。”楚流玥解释道。

白琛嘿嘿一笑。

“你的住处早就安排好了,随我来就是!”

楚流玥点点头:

“那真是麻烦白琛老师了。”

“麻烦什么!你如今可是学院里炙手可热的人物,有不少家伙都想抢这个机会呢!不过他们都没抢过我,嘿嘿!“

楚流玥的天赋大家有目共睹,她选择修行玄师之后,还没有选择跟哪个老师。

玄师那边的老师个个都兴奋的不行,谁不想要这么个天赋惊人的徒弟?

今天是楚流玥入学第一天,这样套近乎的大好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白琛虽然对自己没有抱什么希望,不过他是从心底里喜欢楚流玥,所以也乐得来。

“这马车上都是你的行李吧?”

“是。都是一些日常用的东西。“

”那我先找人帮你——“

白琛一句话没说完,旁边就突兀的传来一道讥讽的女声。

“这是哪儿来的破马车,居然也敢停在学院门口?”

这声音有些熟悉。

楚流玥眸光微转,就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陆飞燕。

她站在远处,捂着鼻子,目光嫌恶的看着楚流玥的马车,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这马车是用糟木做的吧?怎么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她的目光从楚流玥的身上扫过,冷笑一身,故意抬高了声音,和身边几个人说道:

“你们瞧瞧,那马匹的毛色班杂,一看就是低劣品种。但凡上的了台面的世家贵女,怎么会用这种马车?”

她身后几个女子也跟着附和。

“燕儿,她如今已经不是什么世家贵女了,当然不能和咱们比。”

”就是、天才又如何,不也一样穷酸?真是笑死人了!“

白琛脸色一沉,正要发作,却被楚流玥拦下。

“白琛老师,我知道马车不能进入学院,但我带的东西有点多,不知您能否叫几个人来帮忙?“

白琛一愣:

“当然可以!”

楚流玥看了笑作一团的陆飞燕等人,微微一笑。

“那就你们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