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臻好久没能回过神来。

区区一个珍宝阁,到底有什么好忌讳的?

她贵为曜辰国的四公主,如今成了这般模样,难道连追责的权利都没有?!

“母后,那珍宝阁…到底有什么背景?父皇竟是如此护着他们!?难道他连女儿的生死都不顾了吗!”

容臻实在是难以理解!

“之前太子哥哥也是!珍宝阁抢了他精心维护的狩猎场,可最后却不了了之!”

“你也知道连太子都不能轻易拿那珍宝阁如何了!”

皇后打断她的话。

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女儿,她心中如何能不恨?

所以哪怕早知道陛下对珍宝阁不一般,她刚才也还是去求了。

但结果还是不出所料。

陛下根本没有要惩戒珍宝阁的意思!

“何况,你之前想去那狩猎场,珍宝阁屡次婉拒,最后是你坚持,他们才破例答应。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如今你意外受伤,又能怪得了谁?狩猎场那么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是自己坚持要去追那畜生,才最终坠落山崖的!就算是要追责,又有什么理由?”

皇后也是恨铁不成钢。

这件事情容臻根本不占理,如今成了这样子,只能认栽!

容臻被说的哑口无言。

但她一向骄傲自负,怎么肯认错后悔?

“就算是这样,他们一点错都没有吗!?那女儿以后怎么办?!”

难道,真的从此成为废人一个?!

她如何受得了!?

皇后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情绪:

“臻臻放心,母后不会不管你的。若是那几位也没有办法,咱们再想别的法子!很快,天令皇朝的使臣就来了,说不定,他们能有办法…”

容臻眼睛一亮:

“当真?”

皇后勉强笑了笑。

“天令皇朝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你也知晓一二。说不定…他们真的能有办法。到时候,母后一定会帮你的!”



是夜。

楚流玥回到家中,等了许久,楚宁才回来。

楚宁简单的将事情和她讲了一遍,摇头叹息。

“可惜,四公主以前的天赋的确不错,不然陛下也不会那般骄纵。从此后,怕是…”

想想上次在太子的寿宴上,容臻还对玥儿百般刁难,当面嘲笑玥儿是废柴。

谁知一转眼,玥儿成了人人艳羡的天才,而她却从此成了废人。

他们父女二人当初不知受了多少欺负,那时候,谁能想到今天呢?

楚流玥淡淡笑了笑。

“世事无常。欠下的,总是要还的。”

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容臻自己作妖,怪不得旁人,怎么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来。

不过,她却莫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

冥冥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一切。

可她并不知道那到底是谁。

“对了,爹爹,那伤了四公主的魔兽,可是找到了?”

“没有。那是一头极厉害的高等魔兽,连跟在四公主身边保护的人都不是它的对手,甚至,他们似乎连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都还不知道。陛下虽然下令彻查,但估计难度不小。这段时间,爹爹可能会比较忙,你自己诸事小心。”

楚宁说着,有些犹豫。

“这两天风头正盛,那些人不会做什么。但等过了这段时间,只怕是…我会派人暗中保护你。”

那些人,自然是指的楚家和太子的人。

他可不信他们会善罢甘休!

楚流玥笑的眉眼弯弯。

“爹爹不用担心,等着两天的宴席结束,学院就又开始上课了。您如今刚刚上任,又赶上了这些事情,肯定忙得很。所以我打算这段时间先住在学院,您觉得呢?”

楚宁松了口气。

他竟是差点忘了这件事。

和外面比起来,天麓学院当然安全许多。

“你做决定就好,爹爹自然是同意的。”



“你要住学院?”

楚流玥刚刚回到自己房间,就觉察到了一股熟悉的清冽冷香。

抬眼一看,果然是容修。

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轻柔却又蕴含着某种力量。

楚流玥对他的到来毫不意外,这位主藏得深的很,她目前拿他是没什么办法的。

不过,他要来,她走不就行了?

楚流玥点点头,将他的黑色大氅从柜子里拿出来递过去,笑眯眯道:

“所以以后殿下还是不要来了,好好在您的府上养身子才是正经事。”

容修看了一眼大氅,接了过去,唇角微挑。

“想不到玥儿对本王的身体如此关心。”

楚流玥耸了耸肩。

“您如今得罪了太子殿下,怕是您的日子,也不好过呢。”

太子分明将他看做眼中钉,宫中寿宴那天她就看出来了。

如今他又站在她这边,太子心中只会更加恼怒。

容修闻言,忽然俯下身,凑到了她的面前。

二人之间的距离忽然拉近,呼吸相闻。

楚流玥正要后退,却看他眼底映出两个小小的自己,目色深深,仿佛有暗潮涌动。

他低沉的嗓音,如微风拨乱琴弦。

“他放弃了你,本王谢他还来不及。”

------题外话------

今天五更~

明天明天明天~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