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身穿白色描金流云锦袍的男人,缓步而来。

他身材颀长,肩宽腰窄,一行一动间,衣摆上似有暗光流动。

此时阳光正好,然而他的周身却似乎萦绕着一股清冷气息,如雪山之巅不可攀附。

一双剑眉斜飞入鬓,鼻梁挺直,星目灿烂深邃,最美的夜空也不及其万千。

只要看上一眼,便能轻易的让人沦陷其中。

绯色的薄唇掀起微微的弧度,便恰是正好,本是显得有些薄情的唇,因着中间的一颗唇珠,增了几分暖色。

他的眸是这世上最静谧灿烂的星夜,他的唇却是这人间最暧昧诱惑的春色。

温润如玉,却又清冷尊贵,眉宇之间带着淡淡的疏离,令人不自觉的心生仰望。

所有人都安静了一瞬。

这位自从回来,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余下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第一次见。

可谁也没想到,这位传闻中神秘孱弱的离王殿下,居然生的这般模样!

一些女子已经悄然红了脸。

容修对那些目光视而不见,径直朝着最里面走了过来。

楚宁率先反应过来,惊喜万分的上前:

“离王殿下!您今日怎么有空前来?”

在楚宁看来,离王殿下几次救自己女儿于脱离困境,实在是他们父女二人的大恩人。

在所有人都瞧不上他们父女的时候,只有离王殿下施以援手,所以他心中对离王自然是不同的。

听闻这段时间,离王一直抱病在身,拒绝了所有的拜帖。

他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但还是出于礼节送上了请柬,谁知他居然真的亲自来了!

楚宁心中自然又惊又喜。

容修轻轻颔首,笑道:

“楚宁大人高升,乃是喜事。近日本王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便想着来凑凑热闹,沾沾喜气。不过今天有些事情耽误着来晚了,楚宁大人不会介意吧?”

楚宁连忙道:

“不介意不介意!殿下能来,我和玥儿高兴还来不及呢!”

容修眉梢微挑,目光终于落在了一旁的楚流玥身上,似有若无的扫过。

“哦?流玥小姐也这般想?”

听上去,这语气倒是客气的很,谁能想到这家伙头一天晚上还赖在自己房间不走!?

楚流玥暗自腹诽,既然你要演戏,那本小姐配合就是!

她福了福身:

“爹爹所想,便是流玥所想。殿下能来,实在是蓬荜生辉。”

容修瞧着她这敷衍的样子,嘴角笑意微深。

众人瞧着这一幕,都心生惊讶。

离王殿下什么时候和楚宁父女二人认识了?而且看起来关系匪浅。

不然的话,离王殿下为何拒绝了那么多拜帖,却偏偏今天出现在这里?

这位七皇子殿下身份尊贵,又代表着皇室,虽然前些年极少在帝都,但刚一回来就封了离王,可见陛下对他的喜欢。

楚宁什么时候和这位攀上了关系?!

“离王殿下,里面请。”



今天来的人虽然多,但却没人比离王的身份更高,所以他来了之后,自然是上座。

也就是和楚宁楚流玥在同一席。

同样在这一席上的,还有严阁。

“殿下请坐。”

“楚宁大人不必客气,本王客随主便就是。”

楚宁对容修很是敬重,但容修却并没有什么架子,这让楚宁心中对他又生出了几分欣赏。

楚流玥看他和楚宁相谈甚欢的样子,忍不住暗自撇嘴。

自家爹爹可真是被容修的表面欺骗的彻彻底底!

“玥儿,还不给殿下倒茶?殿下帮了咱们几次,咱们还没有好好谢过殿下。”

楚宁说道。

楚流玥心思一动,伸出手去,却避开了茶壶,拿起了旁边的酒壶。

清澈的酒在半空划出一道线,流入酒杯,清冽的竹叶香扑鼻而来。

“这是上好的竹叶青,殿下可以试试,肯定会喜欢。”

楚宁一愣,不赞同的拦住她:

“玥儿,殿下身体刚刚痊愈,怎么能喝酒?”

楚流玥眨了眨眼睛,看向容修:

“殿下,我瞧您今天穿的单薄,怕您受风,特地为您倒酒暖暖身子。您不喜欢?”

容修瞧着她眼睛晶亮,显然是故意为之。

“本王的身子,确实吃不得太多酒…”

楚流玥眉头一挑,就要将酒壶拿走。

容修却忽然抬手,轻轻的压住了她的手腕。

触手温凉,却似乎有火从那处燃烧起来。

“不过,既然是流玥小姐亲自倒的酒,本王怎能拒绝?”

只是一下,他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仿佛真的只是拦了她一下。

楚宁并未看出不对,有些无奈的笑道:

“小女任性,殿下莫怪。”

容修薄唇微掀。

“无碍。”

早已习惯了。

楚流玥心中轻哼,目光一转,发现旁边的严阁居然还站着。

“严二爷,您怎么不坐?”

严阁尴尬的一笑。

“不不、我、我腰有点不舒服,我站着就行!”

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和主子坐一席啊!

------题外话------

白天不定时更新,稍微晚一些可以一起看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