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一番波折,总算突破成为了真正的武者。

  楚流玥心中松了口气。

  此时已经是深夜,外面的雨终于逐渐停了下来。

  楚流玥看着被自己不小心打碎的大门,开始思考是不是还有在这里睡觉的必要。

  忽然,容修神色微动,抬眸看向门外。

  夜色深沉,将一切暗潮遮掩。

  片刻,他道:

  “既然雨已经停了,我就先告辞了。”

  楚流玥很是意外:

  “殿下不是说要在这里留宿吗?虽然雨停了,但这会儿您出去,只怕也容易受风吧?”

  听她故意揶揄自己,容修不由勾了勾唇角。

  “这书房已经不能住人,难道玥儿想要和我同宿一间?”

  楚流玥低哼一声。

  对容修的调侃,她现在基本上就装作没听到。

  “殿下来去自由,请便!”

  “改日再来看你。”

  容修说着,便抬脚离开。

  雪雪留恋不已的看了楚流玥一眼,又连忙跟上。

  “殿下,外面有积水,您——”

  楚流玥正想要提醒他,却忽然瞳孔一缩。

  容修的脚落在水面之上,如同羽毛飘落,竟没有沾染半分脏污!

  仔细看去,才能隐约瞧见,他的脚底距离水面,有着一道狭窄的缝隙。

  ——他竟是凌空而行!

  这是五阶武者才能做到的!

  楚流玥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

  容修如今的年龄似乎才十六七岁,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这样惊人的等级!?

  羸弱?

  只怕所有人都低估了这位神秘的离王殿下!

  楚流玥从来没有小看过他,但也实在是没想到,他居然已经是五阶武者!

  这样的天赋,就算是在天令皇朝,也已经算得上出色!

  就在楚流玥震惊无言的片刻,一人一兽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

  后半夜,楚流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看到床边放着的黑色大氅,她才猛然回神:容修竟是忘了将这东西带走。

  楚流玥嫌弃的撇撇嘴,最后还是将大氅收了起来,打算找时间送回去。

  大约是因为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她躺下后很快就沉沉睡去。

  …

  容修离开宅子,径直从青石板路上走过,而后拐过转角。

  一人快速上前:

  “见过主子!”

  来人正是燕青。

  “出了什么事。”

  容修淡声问道。

  “主子,川穹刚才传来消息,说九幽塔有了异动!”

  燕青擦了擦额头的汗,喘着气说道。

  如果不是事情紧急,他怎么敢在这种时候联系主子?

  但是这事儿实在是拖不得!

  川穹是天麓学院的老师,虽然资历颇深,但平时很是低调。

  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容修的人。

  天麓学院地位超然,哪怕是皇室也不敢随便做什么,谁也不会想到,常年在外的容修,居然早早在天麓学院埋了眼线!

  川穹在学院多年,从来没有和他们有过联系,这次是第一次!

  燕青怎敢怠慢?心急火燎的就冲过来了。

  现在,他只能暗暗祈祷没有打扰到主子了…

  “嗯。”

  容修点了点头,没有半分意外之色。

  “让他继续监视就是。”

  燕青吃了一惊:

  “主子,您…您早就猜到了?”

  九幽塔是天麓学院极其重要的存在,主子怎么会预料到它会在今天产生异动?甚至…早早安排了川穹?

  雪雪在一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仿佛有些不耐烦。

  容修看了它一眼,忽然问道:

  “最近四公主在做什么?”

  燕青连忙道:

  “四公主这段时间一直闹着要去狩猎场,甚至不惜砸下重金,听闻她还约了帝都的不少世家子弟前去,说要狩猎高等魔兽。时间,就定在明天。”

  容修淡淡“嗯”了一声,看了雪雪一眼。

  “务必让四公主玩得尽兴。”

  雪雪舔了舔爪子,冰蓝色的眼中泛着冰冷的光!

  “主子,您的大氅——”

  主子出门一向都是披着大氅的,怎么这会儿不见了?

  容修回头看了一眼,黑青色的屋檐在暗沉的夜色中,模糊了轮廓。

  “明天来拿就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